//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几根白发

青春期身体出现第二性征,男孩儿开始长胡须,却怕女生飘逸的笑。 — 哦,好专业!请原谅,其实我的《生理卫生》学得蛮差。当年学《生理卫生》,我们男生和女生都自觉分开,关键性的章节好像还会被删减,很多人始终涨红着脸……青春总会一卷而去。当然,我不用再担心她们的笑,不知道那时是否也是会心的笑?这是“老”的好处之一。

不过,一切都在数周前改变了。那天,一位女同事突然很诧异地对我说,“你有好几根白头发啦!”我下意识地回答,“白发是男人成熟的标志。”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当我回过神儿才发现,白头发不是那么好玩的,它几乎只会记录人的衰老,尤其在中国这样的国度。我突发奇想,为什么不去古代诗词当中找找关于白发的灵感,给自己壮壮胆?有关白发的诗歌很多,列举一点比较有名的:

“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辛弃疾- 《清平乐-村居》]

“白发三千丈, 缘愁似个长? 不知明镜里, 何处得秋霜!” [李白-《秋浦歌十七首·(其十五)》]

“空悲切,白了少年头。”[岳飞-《满江红》]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李白-《将进酒》]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贺知章-《回乡偶书》]

“戚戚感物叹,星星白发垂。”[谢灵运-《游南亭》]

原来如此。 历代墨客骚人面对白发无不凄凄惨惨戚戚。《华尔街日报》曾专门八卦似的探究了一下中国权力场浓郁的[黑发情节],白发不光有岁月和生命力在无情流逝的问题,似乎也与工作能力匮乏密切相关。“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倒在沙滩上”。弗雷泽爵士伟大的学术著作《金枝》曾描写了原始人对于如何保持国家繁荣的独特做法:比如希卢克人相信国王的生命和精神与整个国家兴旺相一致。王如果病了,老了,牲畜将生病停止繁衍,庄稼在田里烂掉,人们也会死于瘟疫。于是消灾的唯一办法是乘王还健在的时候将其杀死,使他从先辈继承的,那精力充沛未被老病减弱的神灵再由他年轻的继位者传承。可惜,充斥大量神话巫术的《金枝》没有收录来自中国的故事,否则此大部头还将更加伟大。

有趣的是,似乎全世界只有中国才会如此迷信“黑发”的魔力,西方自不必说,文化接近的我们的亚洲近邻并不会把白发视作洪水猛兽。还有更奇特的,啤酒肚一度被视为“草包”,但是如今却焕发了青春,因为它等同于地位的象征。

想着就很恐怖:几根白发证明我未老先衰,远离啤酒肚的我原来是没钱没地位,怪不得漂亮MM现在懒得搭理我呢。得,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坚决地撤掉那几根白头发!始料不及的是,这白发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了— 它总要找机会冒出来!

今年国家破天荒地允许“五四”放半天假的时候,我却已经蹿过了28岁的上限,这个社会很残忍地认定我辈已经老了,我是否该退休或者自生自灭了呢?整理书架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本英文书,沃尔特•皮特金的Life Begins at Forty.靠,都说老外面相老,皮肤不好,可人家四十岁才开始真正的生活啊。那天同学有个聚会,碰到了初中开始就患“少年白”的老友Yang,他现在有车有房,金领人士,白发依然,人送绰号:华英雄!我激动地准备给他一个熊抱……

Technorati 标签: ,,,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8/05/08/i-am-a-little-gray-haired/

Discussion

May 2008
M T W T F S S
« Apr   Jun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5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1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889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12-8 4:09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