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无语

This category contains 51 posts

苍蝇馆子

大抵从古至今的儿歌都有这么一句,“小手洗得干又净,吃了东西不生病。”不过等心智基本成熟了才发现:这事儿放在国内就得打折扣。因为手洗得再白,吃的不净,却又意欲何为?说几个笔者的亲身经历,不倒各位的胃口,就两件,多乎哉?希望您不要接下句,不多也。 几年前到重庆市石柱县公干,长途颠簸没有抑制住“犯上作乱”的口水,一到当地赶快和同事找家普通馆子(饭钱是有标准的,多余部分自担)找座位坐下。虽说和成都相聚甚远,可基本上还属于川菜序列,大家忙不迭地点菜只等大快朵颐。菜上得很快,可准备使筷动嘴的时候才发现这筷子不一般:油腻腻,黑秋秋,就像从来没有洗过。质问老板筷子脏了,老板振振有词:我们洗过的,但不用洗洁精,化学对身体不好;况且这店里油气重,时间长了筷子就这样。我等自然不满意此种说辞,非要老板换卫生筷。老板不乐意了,各位打听打听,本地馆子从来都不用一次性筷子,你们真的以为那玩意儿干净吗?城里人就是瞎讲究。得,忧郁的神经自然敌不过肆虐的馋虫,总不能用手扒饭吧,只能以最古老的开水洁净法浸泡筷子聊以自慰。后来我才知道,石柱县是全国知名的贫困县之一,文明的春风刮得稍微慢一点。

约翰逊的个人秀

无意中,小巨人抢了老谋子的好戏,而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却好像有意要在OG会旗移交仪式上唱一回独角戏。他踱步入场的时候,总感觉他晃晃悠悠,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要么就是刚刚小酌二两。头顶老母鸡般的杂乱发型,身着一副乡镇企业老总似的西装,手不时地伸进兜里,也许是在找打火机之类的东西— OG规则不知道能不能在场上吸烟?不过他还是不忘挥手示意,东找找西看看— 亲爱的伦敦老乡你在哪儿?看台上的英国首相布朗如坐针毡,这个二愣子又要出什么“糗”呢?{注:以上叙述基本符合事实}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他到台上后和罗格主席寒暄几句,握了一下手,而他忽略了与北京市长握手致意;会旗舞动几下后,他凭手劲单手把会旗传递给了一位工作人员。 在一个极端重视细节,恨不得将误差缩小到毫米的中国的场合,约翰逊是一个十足的粗人,他几乎彻底颠覆了英伦绅士的他者形象。国内互联网上骂声一片,英国本土如英国广播公司、泰晤士报、每日邮报、观察家等各大媒体也竞相报道。这其中您一定得看约翰逊自己的说明Beijing Notebook. 我简直有点大开眼界,国内估计没有这样的市长级专栏作家,其文笔功力何其了得,行文流畅、叙述生动,俏皮中不乏尖酸与讽刺,再者他“国际玩笑”也敢开,

秋雨式

重庆读书的时候,不喜欢雨天,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重庆的雨具有腐蚀性,撑开伞,唯恐避之不及。 哪怕是浪漫的秋雨,过早谢顶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此秋雨和彼秋雨并不一定划等号。 携几卷经书,好为人师,誓做大师的秋雨在青歌赛上以全能先知的姿态盖过众多参赛选手。其实很纳闷:如果说文学文化还行的话,那么伦理学、心理学、艺术、外语、IT,等等,怎么全懂啊?若说上下五千年就诞生这么一位大师中的大师也不为过吧。 大师不过瘾还要做大仙,云,“有佛学大师告诉我,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很多大腕都有明确的宗教信仰,曾多次发表宗教思辨作品的秋雨是否也是在自我暗示呢? 仿佛看到了秋雨在做法,“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基本上,方生术士玩弄的皆是幻象,民众顶礼膜拜的却是虚无。民间有一法谓之“叫魂”。此法除了可以找回收到过度惊吓的人都魂魄以外,却也被不少心术不正的人滥用,有吸魂的恶念。

我在想什么?

那之后,我喜欢发愣,游离的双眼不知道在看什么,虚空的大脑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切都没变吗?重新收拾好的房间,整齐的案头,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工作就工作? 还是变了,到处都是[地震],收音机、电视机、网络、报纸,铺天盖地,人在此中无处可逃。更为清晰的是,我体会到了鲜活的恐惧和痛苦,彻骨一般。 生死的哲学,人类的宿命,找不到准确的表达,但一切所谓的哲理都在残酷的事实面前显得虚伪和肤浅。 生,好象是从石头缝里蹦出的;死,却是有血有肉的漫长折磨。 那些瞬间就被[豆腐渣]工程摧毁的花一般的笑脸,此前他们是朗朗读书声,捉迷藏的嘻嘻声,逝去的是青春和希望。再看一下他们的脸庞,一柄尖刀生生地在剜我的心。 有太多的人正经历着我无法想象的苦难,甚至无助地走向终点,我还能做什么? 我得麻醉我自己。

我看汤唯被封

汤唯,我并不感冒,身材一般,长相一般,演技一般,想起她的三角眼都有些让我发毛。这种演员,一抓一大把,好不容易逮住机会一脱扬名,正做着国际巨星的春梦呢,谁想冷不丁地就被绰号“光电总急”的机构给封了。还是法制文明社会了,也不能总拿腚当头使吧,得到的解释是,“对事不对人”。 何谓“对事不对人”?得探究一下。事,当然是《色-戒》这部电影,照官方的说法去理解,《色-戒》低级趣味,充满黄色内容,最为可气的是明显带有美化狗汉奸的意味。— 手起刀落,那些民族主义者取得了意识形态的完胜!可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以上揣测属实的话,首先该封的这部电影,而我们知道任何一部要在大陆上映的影片都必须经过“光电总急”的层层审查,《色-戒》又是怎么逃脱审查的呢?而且,该片上映至今已愈四个多月,网络讨论铺天盖地,有关各方赚得盆满钵满,现在才旧事重提是否有“得了便宜卖乖”之嫌? 好了,这些都不提,全当《色-戒》该封,可汤唯一人能扛起所有罪名吗?一部电影的基础是原著、剧本和导演,张爱玲选集中要不要删除这部小说,写剧本那厮该不该勒令封笔,而大导演李安是不是被要求五年之内都不允踏入大陆拍片呢?更不要说扮演汉奸的梁朝伟,狗汉奸都演得那么唯美,真得千刀万剐了。汤唯,小丫头片子,要她背起一口铺满烟灰的锅,很冤,比窦娥还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