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无语

This category contains 51 posts

火星人

火星人,具有人形,但往往言行举止、思维方式和地球人相去甚远。 越发觉得本朝人是外星人:古时候有愚公移山,他以为凭借子孙后代就可以挖掉山脊,可知由于地壳作用山只要隆起哪怕一毫米,就够他的祖宗十八代没日没夜忙活的了,而此纯白痴竟被评为“先进个人”,可怜的识时务的智叟却被后世屡遭羞辱,这和后来什么诸如“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大干快干,赶英超美”等等梦人呓语如出一辙。当代又有什么“周正龙拍虎”,以及某新闻发言人说“我们的Internet是极其自由的”。——您先解释Alexa排名世界前几位的都和本朝火星人人无关的事实。 那年我请美国友人Mac吃本地特产香辣兔头,他满脸疑惑地看我吃得啧啧冒油的样子,他很弱地问:这也能吃?我郑重地告诉他: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所有活物,我们都能吃,也都敢吃!他的脑袋立马摇得像巴郎鼓,我想,他一定认为自己来到了火星。不巧,之后的“果子狸事件”竟把全世界折腾得鸡飞狗跳。而我们的特点是:风声过后,该怎样还怎样。

站点变更启示

终于还是来到这一刻,亲手要将Scottie.cn埋葬 那如风的往事历述自己梦中凌乱的脚步 即使忧郁的回眸那么婉转,或又摆出一副酷酷的派头 真诚的笑颜却仍然抓不住你最后一丝发梢 当辛勤的谷歌、百度小机器人来访时 哥已经随风而去,空余下白云千载空悠悠的寂寞与哀愁 怒吧,放一把火将这里烧得片瓦不留 叹吧,哥也喜欢你,但别迷恋哥,哥的宿命注定是传说 满腹也抱怨的玉米商、煮鸡商们耸耸肩:别——怪——我 我,可能也是吃了上顿就没有下顿的主 不怪你,玉米和煮鸡,但干嘛要三天两头威胁带着恐吓,哥给你送供奉,哥还有错吗 半夜心急火燎地被人叫醒,赶快自查;有时哥都快哭了:让我们数到三,表哥!原来,这也是忌讳的。 哥无法容忍被拦路抢劫以后,还要举着牌子被上半身和下半身双向查验 哥是忧郁的文艺青年,不是满嘴唾沫星子准备改造地球的人,没那气魄

国足神灵附体

昨晚出门的时候知道国足开场5分钟搞定韩国一个头球,心想,结果还不是一样:韩国反击,2:1 或者 3:1逆转取胜。想不到归来时看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比分,中国3:0痛宰韩国。网上一个经典段子是这样说的: 据说有人在路上打电话给友人报喜,竟需要做不厌其烦的解释工作——是的,赢了,真的,3比0!对,是中国赢的,不是韩国,不,不是女足,是男足,你问对方?对方也是男足! 如果你是看球的,不管是真球迷还是伪球迷,你不快乐是可耻的。32年国际A级比赛被韩国踩在脚底当一块没用的擦鞋布,多少球员、教练和球迷的青春被蹂躏。2002年我们撞大运去了一回世界杯,怎么就无法咬韩国一口呢?讲概率,总该捞一把了吧?!32年居然就是无法做到。牛皮老是哄哄,确是最强一代的范志毅、郝海东们不是也无法做到吗? 这一刻,已经堕落到十八层地狱的国足奇迹般地反弹。韩国媒体甚至惊呼:我们犹如在和巴西作战。

命贱乎?

今天早上9点过就听说了成都动物园附近的9路车自燃,印象中这是本市第一次发生如此的惨剧。就如同在每一次灾难面前,生命似草芥,似露水,除了拖行30余米带血的脚印,人还能留下什么? 从小到大,作为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我都算一个标准的“通勤者”,经常乘坐公交,因为方便。前几年,成都公交推出一系列改革举措,比如刷卡乘车,改进车型等等。特别是改进车型,几乎一夜之间就淘汰了双层巴士,新引进的都是豪华空调大巴。据说,这和成都要树立城市形象有密切关系,毕竟双层巴士看起来很土(但双层车的安全系数更高)。不过豪华大巴有一个重大隐患:车窗都固定,如遇紧急情况,车门无法打开的话,那里面的乘客几乎无法逃生。今早上的自燃惨剧恰恰印证了这一点。 更为要命的是,由于上下班高峰,每辆公交车都清一色地满载超员,乘客全部都是前胸贴后背,好多人就直接被挤在车门处。不出事则已,一出事肯定是大事。我曾经写过一篇日志 About taking bus and more 说的就是乘车恐惧,美国友人MAC和我一起挤车时说,(因为拥挤不堪)It’s horrible! 他来自一个美国小地方,觉得成都很时尚很现代,不过到处都是车水马龙,他内向的性格还稍许有些惶恐。

靠边站

要不是印度孟买转瞬成为人间地狱,估计我很难打开电视收看CCAV。虽然有无数个新闻渠道了解此事,但至少家里的大屏幕彩电画质比较有保障。不过还是发现了那个已颇为熟悉的掌故:所有的视频都来自于国外媒体。原来不长记性,不思进取竟然如此顽固。难怪TV拍成了AV,幸好还没有女优。 话说03年的伊拉克战争可谓奇闻不断,世界几乎所有知名媒体全情投入,有坚守巴格达饭店的,有随美军北上的,报道呈现全方位、立体化态势,蔚为壮观,甚至让人觉得这不是战争,这是基督教长征宣传队。口才冠绝中东的前伊发言人萨哈夫滔滔不绝地在组织一次次超现实主义的新闻发布会, “我们是故意让他们进城的,因为这样才能更方便我们消灭他们,我们已经把他们的退路堵死了。”“也许,爆炸声打扰了你们。你们是伊拉克的贵宾和朋友,但伊拉克必须对付这些外国来的恶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