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乎快乐

快乐学似乎和成功学一样滥市,看唐骏顶着西太平洋大学野鸡博士的草头吹嘘着“把所有人都骗了是能力”诸如此类的成功秘笈,你愿意就臣服吧,不鄙视你,这本来就是一个颠倒的世界。快乐似乎要简单许多,比如,我的博客换了一个主题,感觉挺酷。如果这就是快乐,那快乐有无限化的趋势。

最近在看台湾作家郭强生新作《夜行之子》的介绍,小说有个很扎眼的标签——同志,故事着力表现了这些“特殊”人群在异国他乡,在不同阶层的困境和挣扎,以及台湾的各种大认同。郭强生在首页写下了这样的警句:如果不能面对悲伤的真相,快乐其实都是假的。然也。

本人也属于社会底层范畴,只不过还没到非得上访遇着大光头带着老粗的一根金项链以为是黑社会职业打手结果却是“警察叔叔”的境地。每日大把光阴耗费在通勤上,青春基本属于虚度,悲哀都来不及,又有什么真正的快乐?

几年前一部小说同时改为一部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和一部电影《没事偷着乐》,都是社会底层的刻画,内容几乎一样,表现形式却迥异。《贫嘴》中,梁冠华饰演的张大民的生活其实充满荒诞和绝望,家中一贫如洗,妹妹不幸病逝,老弟被人带了绿帽,母亲老年痴呆……但张大民一张突出的贫嘴消解了生活中难以忍受的种种不幸,社会底层小人物用小温情超越了大苦难。但感觉很憋屈,因为普通老百姓随遇而安、得过且过、乐天任命的精神被人为地渲染,进而不真实,或者说观众在小搞笑中感受到的是大忧伤,你无法因为张大民的贫嘴而真正快乐起来。反观电影《没事偷着乐》,冯巩领衔的一大帮子喜剧明星基本上演绎的是一场生活正剧,而且它干脆至始至终就没让你觉得特别逗乐,虽然冯巩卖力地在表现自己的相声功底。

小人物逗乐的极致是情景喜剧《闲人马大姐》,马大姐傻乎乎的对白每隔一两分钟就让你开心一次,然而筒子楼、居委会大妈絮絮叨叨似的计划经济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对领导的高度认同和服从,一点点甜头就不知道姓啥,几乎从不麻烦组织和政府,这种笑声反而像是一种嘲弄。

真正好看的艺术作品当然还是小人物的刻画,他们一地鸡毛似的生活与我们心有戚戚焉。可怎么看,他们,或者我们,笑声像是被挤出来的,基本都属于穷开心的类型。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0/07/23/about-real-happiness/

admin

Hello, the Matrix.

25 Comments

  • 听说了唐骏的事情,基本没有关注,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假文凭,我内心居然是习以为常的。可能是社会现象让我麻木了吧…
    btw.这又是一篇好文章。“如果不能面对悲伤的真相,快乐其实都是假的。”
    大爱啊!
    +1

    • @墨颜 @墨颜, 也许虚假的事情太多了,大家有时候的确比较麻木。那句话是台湾作家郭强生在小说首页记下的,非常实在。

  • 学习了,欢迎回访

  • 这时代大家都算苦中作乐吧,人都要活下去。

  • 乐对在这个剥削的社会快于社会底层小人物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或许只能苦中作乐!

  • @查克,@Evacuee: 憋屈的事情太多,价值观、道德观呈现异常混乱化的趋势,人们的确难以真正开心颜。

  • 真正好看的艺术作品当然还是小人物的刻画,他们一地鸡毛似的生活与我们心有戚戚焉。可怎么看,他们,或者我们,笑声像是被挤出来的,基本都属于穷开心的类型。
    —-老大的分析给人很多思考!细细品味!

    • @阅网博客 @阅网博客, 不敢当,有空多交流。

  • 我还是选择让自己尽量开心一点。

  • 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都不会例外的。

  • 那几部电视剧都没有看过(⊙o⊙)…

  • 真正快乐不易,大家彼此彼此吧。

  • 快樂就是寵物狗追尾巴玩的玩意兒。

  • 我们都在无奈地简单化着快乐。

    • @虫儿 @虫儿, 如果一切都能简简单单的,也感觉快快乐乐的,那真是太好了。

  • 忘记是谁说的了,真正的乐是很快就过去的,所以才叫快乐。

  • 晚上也去当当淘点书看看

  • 真正太穷的人很难快乐吧,我觉得。

  • 理论上来说,照唐骏那个职业、层次和他去新华都时承诺的来看,“把所有人都骗了是能力”的确对他来说所言不虚。

    忽悠公司上市,不就是要去骗所有人吗。呵呵。

  • 很简单的,身体健康就是一种快乐。

  • 快乐一缕心态,是一种满足,是一个习惯。

  • 很强大,支持下

  • 快乐有时可以很简单,可是却又有那么多的人活得不那么快乐

  • 快乐需要有自身的觉受,而不是想法。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