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关乎快乐

快乐学似乎和成功学一样滥市,看唐骏顶着西太平洋大学野鸡博士的草头吹嘘着“把所有人都骗了是能力”诸如此类的成功秘笈,你愿意就臣服吧,不鄙视你,这本来就是一个颠倒的世界。快乐似乎要简单许多,比如,我的博客换了一个主题,感觉挺酷。如果这就是快乐,那快乐有无限化的趋势。

最近在看台湾作家郭强生新作《夜行之子》的介绍,小说有个很扎眼的标签——同志,故事着力表现了这些“特殊”人群在异国他乡,在不同阶层的困境和挣扎,以及台湾的各种大认同。郭强生在首页写下了这样的警句:如果不能面对悲伤的真相,快乐其实都是假的。然也。

本人也属于社会底层范畴,只不过还没到非得上访遇着大光头带着老粗的一根金项链以为是黑社会职业打手结果却是“警察叔叔”的境地。每日大把光阴耗费在通勤上,青春基本属于虚度,悲哀都来不及,又有什么真正的快乐?

几年前一部小说同时改为一部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和一部电影《没事偷着乐》,都是社会底层的刻画,内容几乎一样,表现形式却迥异。《贫嘴》中,梁冠华饰演的张大民的生活其实充满荒诞和绝望,家中一贫如洗,妹妹不幸病逝,老弟被人带了绿帽,母亲老年痴呆……但张大民一张突出的贫嘴消解了生活中难以忍受的种种不幸,社会底层小人物用小温情超越了大苦难。但感觉很憋屈,因为普通老百姓随遇而安、得过且过、乐天任命的精神被人为地渲染,进而不真实,或者说观众在小搞笑中感受到的是大忧伤,你无法因为张大民的贫嘴而真正快乐起来。反观电影《没事偷着乐》,冯巩领衔的一大帮子喜剧明星基本上演绎的是一场生活正剧,而且它干脆至始至终就没让你觉得特别逗乐,虽然冯巩卖力地在表现自己的相声功底。

小人物逗乐的极致是情景喜剧《闲人马大姐》,马大姐傻乎乎的对白每隔一两分钟就让你开心一次,然而筒子楼、居委会大妈絮絮叨叨似的计划经济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对领导的高度认同和服从,一点点甜头就不知道姓啥,几乎从不麻烦组织和政府,这种笑声反而像是一种嘲弄。

真正好看的艺术作品当然还是小人物的刻画,他们一地鸡毛似的生活与我们心有戚戚焉。可怎么看,他们,或者我们,笑声像是被挤出来的,基本都属于穷开心的类型。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0/07/23/about-real-happiness/

Discussion

July 2010
M T W T F S S
« Jun   Aug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