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纸

希望题目不要把你吓到,其实这是一个日语单词,てがみ(te a mi) 。

先说一件趣事:一次到成都西南书城闲逛的时候,看见一个身材比较矮小,约莫30多岁的日本人(从语言上可以判断)在和书城服务生交谈。他似乎想买一样东西,服务生根本听不懂日语,彼此只好开始用英语交流。不过双方鸟语都很烂,几乎无法有效地传递信息。服务生非常想帮忙,急得差点用上了"你的说明白的"之类的抗战日语。那个展区是外文书籍区,服务生居然基本上不会英语,不知道是如何到了西南书城工作?日本人也令人大失所望,国家如此发达,国民教育水平如此之高,成天嚷着要"脱亚入欧",可英语如此生硬。说不明白,那就写下来,日本人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手纸"两个字。从服务生张大的嘴巴可看出端倪:这日本人有病吧?!我们这里是书店,高雅的地方,怎么会出售"便纸" 呢???哎,他哪里知道"手纸"原来是书信的意思啊!凭着半吊子的日语以及还算不烂的英语,呵呵,该我出马了……那时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我们修二外,虽然完全无用,但保不齐就是某年某月某日为和一位老外一丁点交流准备的。幸好我认识"手纸"。

现代社会中,书信已经快绝迹了,还记得上一次接到某位朋友的书信是什么时间吗?电子邮件当然迅速、便利,天堑变通途,彼此不会觉得遥远。但你不会有手捧友人娟秀字迹的信纸,阅读散发着一股淡淡墨香的字里行间的感觉了?物以稀为贵,好多时候,我真是希望有人可以不用电子邮件而是用写信的方式和我联络。去年接到西安一个学会的论文征用通知,本来想电邮联络的,突发奇想,我也用一次书信回复吧。心动不如行动,可家里没有信封、信纸和邮票,附近原来一个小文具店因为生意惨淡早关门了。我只好乘车到离家三站远的家乐福超市,可没有邮票卖。那天天气很热,半天都等不来公车,我一咬牙打的又去了邮局。最后一切搞定,我"给多了"(成都话: 付出得多了;英语:You pay too much for something)后来论文很快地发表了,我不知道跟我用书信联络有没有关系?

上一次接到友人的书信是大概五年前的事情了,随信还附了一张精致的卡片,谈谈生活,聊聊近况。心中涌动着一股暖流……

Technorati :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7/08/03/writing-letters/

admin

Hello, the Matrix.

11 Comments

  • 很有意思,第二外语还是挺管用的

  • 关于书信,说到心槛上了。
    关于英语,阁下很有卖弄之嫌!呵呵!

  • [Comment ID #517 Will Be Quoted Here]
    “路见不平,拔嘴相助” 😎

    我是外院英文专业毕业的,这种事情对我来说很平常 😆

  • “手紙”?哈哈…让我想起了标日(初级)的純子。

  • 唉~外语不行的人漂过~~漂过~~~

  • [Comment ID #519 Will Be Quoted Here]
    说起来都很惭愧,那本《标准日本语》我至今都不敢说弄得很熟,关键是的确没有什么用处,我准备以后学学法语或者拉丁语,还更有意义一点

  • 能帮当然是要帮一下的,可惜我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过说道书信与电子邮件我到是感觉破多,因为需要我使用电子邮件比IM软件还频繁,应该说我的生活离不开电子邮件,原因就是他的高效。只是这种使用很麻木。相反书信虽然很慢,慢到我几乎不用了,不过偶尔写上一两封,字里行间也会透露出一种别样的悠然。科技在发展,有些东西会从主流退居下来,但是他们不会灭绝,因为他们依附着一种时代的情感。不知道我们的下一代还会有这种感觉不?呵呵。

  • 我这一辈子,只写过两封正式的信,一封是爷爷叫我写给爸爸的,另一封是爸爸叫我写给爷爷的 😐 。
    有次想写信追女孩子的,同学说这很老土,没写成,也没追成,呵呵~

  • @ govo

    我成长的年代互联网还没有普及,所以我们联络都是通过书信的方式。我保留了两大包的信件

  • 不是tegami吗?

  • 拼写是te ga mi 但是读音应该是te a mi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