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速写主义

没灵感

瞧,灵感这玩意儿多重要,没它,第一句过去就上气不接下气。西岸老不更新,除了得打拼混口饭吃,没灵感也是重要原因。讲笑话不错,可幽默细胞还不足以把大家逗乐。得,您顺着链接看郭德纲的最新相声《你压力大吗》,不乐回来找我。话说这郭德纲是真俗气,小偷小摸地痞流氓包圆,可大众审美从来就没有脱离低级趣味。TVCC春-晚是高雅,不过他们的相声你笑吗?

寻思这不行,我写回忆录吧。但在看了钱老的《写在人生边上》的一段话又打消了我的念头:

在创作中,想象力常常贫薄可怜,而一到回忆时,不论是几天还是几十年前、是自己还是旁人的事,想象力忽然丰富得可惊可喜以致可怕。

也一把年纪,那种碎碎念式的呓语写作,的确不再属于我了。

什么都玩不转,干脆来说灵感本身吧。大约灵感是文艺(宗教)过程中无意识因素的综合,古代巫师、诗人在灵感来潮时进入一种恍惚、迷狂的状态,达到与神的交流。缪斯神附体诗人写出好诗,这是柏拉图在《斐德若》篇提出的观点。而巫师通灵神的旨意,比如茜-藏噶厦政府和DL本人无不以乃穷寺的神巫晓谕为准。

那咱们普通人如何“通神”或者召唤灵感呢?据说许多作家写作都有些刺激物和仪式,比如酒精、鸦-片等麻醉意识,从而进入迷幻状态。德昆西(T.De.Quincey)无不夸张地说,借助于鸦-片,一个崭新的经验世界将被开放供人写作之用。明白了吧,古代诗人为什么都是海量,而现代文艺载体(写作、音乐、美术甚至包括体育)和大-麻等毒-品都有不解之缘。

据说现代作家有不少的诱发创作仪式或行为,祷告之类就太普通了。席勒的写字台必摆上一个烂苹果,巴尔扎克要穿上一件僧袍,马克吐温则喜欢躺着写作。有一次,英国文豪劳伦斯在写诗时难以继续,看一下与他暧昧的爱丽丝-戴克斯的精彩描述:

萨利,我和伯特(劳伦斯的昵称)有过##。我是出无奈。他住在我家对面,他在苦苦思索写诗,难以终篇,因此我把他带上楼去,献出了我的贞-操。他下楼来,很快完成写作。

至于清代大才子纪晓岚更是每日在温柔乡里搞专业创作。“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瞧古人这娇滴滴似的欲言又止。

总结陈词:我没有灵感是很正常的!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9/02/12/i-have-no-inspiration-to-write/

Discussion

February 2009
M T W T F S S
« Jan   Apr »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  
Statistics
    • 日志数:255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1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889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12-8 4:09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