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相对无语

所以荒诞

捧起加缪的《西绪弗斯的神话》,他告诉我:

一个能用歪理来解释的世界,还是一个熟悉的世界,但是在一个突然被剥夺了幻觉和光明的宇宙,感到自己是一个局外人,这种放逐无可救药。

理智尝试把一切弄清,现实却异常混乱。

原来,这个世界,因为荒诞,所以荒诞。

据说周正龙振振有词地还要上山找虎,不要怪他,平生第一次逮住机会做演员,哪怕“过把瘾就死”,也要投入地再来一次。

可惜其他配角、编剧、道具、导演,全都在幕后,要不然《正龙拍虎》真可以由中影公司立项了。

这个城市似乎越来越缺乏浪漫的邂逅,人们躲在一个个的铁壳,瞅准一个狭窄的缝隙,车水马龙中绝尘而去。

每逢Rush Hour,那些投资千万、上亿的市政设施便会对着这些铁甲怪兽一筹莫展:

错时上班、禁止左拐、高架桥…… 这一切都随着每日一千余辆的轿车增长化为无用。

以后,每过一处红灯,歇脚、喘气、泡杯茶、看一会儿书,将不再是幻想。


不过,以此看,拥堵的问题反而便彻底解决了,谓之物极必反。

一介草民从晨七八点钟开始,就进入了一个“战场”

且住,也许草民并不恰当,屁民才更加合适。草民尚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而屁民就像英文中break wind一样,只能响一声,很多时候,还悄无声息。

倒是江苏睢宁告诉我们还有一个选择——你的,要做,大大的良民。侵华战争中,日本把与皇军合作的百姓称作“良民”。

本来都很低级别了,都很无所谓存在与否了,突然间随时随地要被官员们打分评级,定期曝光,想起幼儿园老师给乖娃娃发红花,给不听话的孩子打手心。

要是,这些屁民就是小孩子,那该多好!

自从经济差异出现后,人类最根本的追求是——平等,于是,最大的谎言仍然是——平等。

对于本世纪之前的多数作家来说,现实生活无论多么不尽人意、多么复杂,总归是可以分析的。

所以,巴尔扎克才提出:严格摹写现实;进一步研究产生这些社会现象的多种原因或一种原因,寻出隐藏在人物和故事里面的意义。

对于卡夫卡、加缪、约瑟夫-海勒这些现代作家来说:主宰社会和人物命运的,是一种无法理解的力量。

比如,《城堡》中的城堡、《诉讼》中的法庭、《第22条军规》中那条军规,这些都是不可思议的。

看罢几多书籍,打开某日报,某人写道:你享受着五千年以来前所未有的自由……

随后我去了趟洗手间,那里不再荒诞。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0/03/29/coz-the-world-is-absurd/

Discussion

March 2010
M T W T F S S
« Feb   Apr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