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写主义

This category contains 36 posts

马拉多纳

无烟乐队很High地开场,颂扬导演库斯图里卡为“电影届的迭戈-马拉多纳”:这是一个天才向另一个天才致敬。 库斯图里卡指着家乡贝尔格莱德的废墟告诉老马,那是“西方”干的;而老马则说,美国坐视南斯拉夫分裂、厮杀,因为那里没有石油。他的T-shirt上写着“布什,战犯”,他绝不会与查尔斯王子握手——那是一双沾满鲜血的双手。 血管里共同流淌的左派因子让两位天才惺惺相惜、一拍即合。要是切格瓦拉还在,他们定会成天聚会,要么在古巴,要么在委内瑞拉。 用影像叙事,用足球比赛建构反主流,反资本主义文化。 球王绝不仅仅是“上帝之手”和“世纪进球”。86年世界杯马拉多纳对英格兰的卓越表现/表演,实质上给了马岛战役后受挫的阿根廷民众一剂强心剂。在政治军事上无法和资本主义列强抗衡的小国,终于在足球场上快意恩仇。马拉多纳毫不迟疑地指出:足球比赛是战争!

很火车

火车似乎能传递一种难以名状的审美符号,身在其中,整个人不由自主地会被吞噬…… 未名小站,套着红袖箍的列车员忙不迭地让喧闹的人群退离黄色警戒线,人们终于迎来在污浊空气中彼此的告别。 推开窗户,向熟悉的人群挥手告别,道一声珍重,此一去海角天涯。 汽笛响起,列车缓缓驶发,有一个人默默地站在角落,焦急地摩挲着衣领,嘴里似有千言万语。 他突然迸发出一种想要挣脱的力量,接着准备穿越警戒线,可是被拦了下来。 最后他绝望地伸出一支手,试图抓住空气中残留的某种味道…… 这是我的大学同学,一个沉默、内敛的人,后来他追着火车又跑了一里多,只为一个心爱女孩的远去。 第一次感觉月台/火车会让人发疯,离别的滋味贯通五脏六腑。 也经历过离别,可遗憾地是没有一次发生在火车站,人生的残缺大抵如此。 我在思忖:为什么“很火车”?也许有以下几点:

“垃圾”的合理性

平时忙起来连轴转,第一个忽视的是博客;睡到自然醒投奔特悠闲阶级时,第一个想把玩的还是博客。区别的是,忙与悠闲不成正比,自然更新忒慢,这个就是我和博客之间矛盾关系的真实写照。 当下网络文化(Youtube, Wikipedia, Facebook, Twitter,etc)催生的一大批无责任感的业余人士,乐此不疲地生产大量缺乏实质内容,甚至错误信息的网络垃圾。作为一个blogger,更是一个独立的WP User,我时常感觉自己被各种各样的垃圾信息包围,甚至透不过气来,不可否认的是,我也在制作垃圾。 不过,现在有一些新的感觉。中文独立博客圈的式微除了技术上的门槛以外,还和本朝无休止地各种苛刻的管理条例密切相关,什么备案、拍照,动不动就威胁拔网线之类,能活到现在,博主们已经非常不易了,也许再苛责其创作内容有点要求过高了。

血与沙:震撼的历史原味

StarZ频道的新剧《斯巴达克斯:血与沙的传说》(Spartacus: Blood and Sand)一经推出便技惊四座:古罗马圆形露天竞技场的完美再现,角斗士们挥舞长剑短匕——血肉横飞的惨烈场景,少不了古罗马不受约束的情爱生活,极大地满足了观众对那段历史的零距离想象。关于古罗马和角斗士历史再现的影片数不胜数,其中不乏精品,不过电影制作有时间限制,另外在向公众推出时还要考虑接受程度,所以观众往往会感到意犹未尽;而《血与沙》完全没有以上局限,导演编剧尽情的发挥自己那段历史的解读。 当厚重历史重新呈现的时候,眼球的震撼是第一感觉,然而不经过眼球观众也很难达到进一步的心灵震撼。对于剧评而言,似乎逃不过情色与暴力的二维架构,不过,这里本人更愿意筛选一些相关的文化历史,以期跳出相对感性的认知。

习惯

灯下,一支蛾子鼓起最后的力量,扑向昏黄的光芒 翅膀扑腾起凝固的时间,余下刹那的喧闹 分明看到了一种存在的孤独,记忆中它们总是成群结队,嬉戏 远处,虫鸣在忧郁的故事中扮演一个被遗忘的旁白 这一夜枕着声音的模样 早已模糊的夜的眸子,告诉你时光在低吟中翻涌 彼岸的瞬间,这个季节,过去的,走不在故事续集的前面 歌者想做一个观众,那样,他便会习惯于倾听 如果我们都是局外人,在某个物是人非的路口 那些停留过的,还有那些匆匆走过的 坐着,站着,只要看着,都好 新年第一场雪,就将期望掩埋。难道,来年会开花吗?它一样会慢慢变老 越来越习惯这样的感觉:将陌生的往事化作现代的抒情,在迷失中找到自己 当讲故事的人渐渐熄灭的时候,近在咫尺的记忆飘如天空的叙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