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写主义

This category contains 36 posts

无意义或意义

北京奥运加强安保,昆明公车遭炸弹袭击,我的电脑极不配合地中了未知木马病毒— 音效完全失灵。不要过分解读,这几者没有任何联系。对恐怖主义必须采取坚决的打击,歇菜的电脑还可以被“妙手回春”— 重装。这么想,这么做,我也稍微释然了,虽然这都得花费时间。 电脑毛病被搞定,可上传工具CuteFTP和Windows Live Writer安装一直有问题,不断出现的报错提示简直让我抓狂。真不想弄了,可这俩家伙好歹也追随我多时,鞍前马后的,我不想“残忍”地“蜚鸟尽,良弓藏”,再者,我干嘛要认输?终于安装成功,原来CuteFTP是汉化程序有缺陷,而Window Live Writer 是缺一个关键程序更新。时间耗费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我突然感到,劳神费力就为了整博客?难不成它当饭吃了?我真把它当垃圾扔了天会塌吗?

周瑜的光荣与梦想

对于像我这样的“三国迷”来说,不可能若无其事地走进影院去观看一部三国类的影片。《见龙卸甲》之所以让我反感最大原因是该片“恶意”地对经典中的三国刀砍斧凿。何以为史,何以为经典?诸葛军师羽扇纶巾,轻描淡写中御敌,难道你要篡改让孔明先生拿一扫把,或哭丧棒吗?历经千年的三国故事,时至今日再天马行空的导演编剧你也无法轻易地逾越扎根于民间的三国英雄模式。问题是,干嘛非要逾矩,老老实实就拍不出好看的电影吗? 记得我在写《见龙卸甲》的观影感时,一位网友留言“那只是三国演义,小说,想说的只是当时的社会,而不是真正的三国,真正看过三国志的都知道三国演义里赵云其实是马超,马超才是那个白衣少男,17岁出战。5虎将最牛的也是马超。”此友还是没有分清楚《三国志》和《三国演义》的区别。基本上官修史书看重成王败寇,西晋陈寿的《三国志》尊曹魏为正统;而作为文学作品的《三国演义》更推崇道德价值,依托刘关张桃园结义的忠义故事,三国中偏弱的蜀国便逐渐有了正统之位。 如果说曹魏、蜀汉都有文字,或为后人所推崇以外,为何单东吴几乎没有呢?合理的解释是曹魏“挟天子以令诸侯”,蜀汉刘备以皇叔之名笼络人心尽忠义之举,而东吴一直都是以一种割据一方的军阀形象出现,名不正言不顺— 三国中最晚称帝建国的也是东吴。《三国演义》将最大的精神和智慧化身诸葛亮推上神坛,却把赤壁之战实际的指挥者周瑜人为地降级了。

非典型超人

Hancock出笼后,《时代周刊》影评人Richard Corliss怀着顶礼膜拜的心情号召影迷将该片视为威尔史密斯自1996年以来的又一部大作,公众应该广泛参与的威尔嘉年华。 不错,威尔是票房神话,他从来都擅长塑造另类英雄,心地善良而痞子气十足,正如同剧中汉考克清晨睁开惺忪的双眼,抱起皇冠威士忌,咸猪手伸向一名过路的高挑裙装美女借机揩油,被“回敬”了一句“You Asshole”收场。而下一分钟他将以错综抛物线的轨迹去拯救地球,最后还因大面积破坏公共设施被洛杉矶警方骂得狗血淋头。 在越来越越处于“后好莱坞明星”的时代中,布拉特皮特鲜有佳作问世,汤姆汉克斯老态龙钟,梅尔吉布森甘居幕后,威尔此片上映正值美国独立日(Independence Day),大有一种新美国电影超级英雄的意味。但是在大片越发频繁使用高科技的好莱坞,《全民超人》真的是扛鼎之作吗?

《功夫熊猫》让中国元素飞舞

Kung Fu Panda几乎让我笑的喷饭,自打5.12以来我几乎忘记什么叫笑。你的明白?在一个生活和心态被搞得七零八落的地方,真正开心一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影片的主角是阿宝(Po),原产地肯定为中国的大熊猫— 注定是一部让国人无法回避的影片。很震惊的是,影片的中国元素表现的是那样精到,那样亲切,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部没有几个国人参与的美国好莱坞大型动画片。 故事的缘起是类似于在天下武道大会挑选一位龙之武士(Dragon Warrior) 抵御强大的敌人。中国文化中,龙为至尊,意为君临天下,无数君主都自称真龙天子。大熊猫由于珍稀,被视作国宝,世界范围内独一无二。由一支大熊猫来秉承武道至尊,可谓珠联璧合,构思何其巧妙。

《见龙卸甲》让我精神恍惚

看罢《见龙卸甲》,我突然想哭— 心想这后现代式的电影都是嘛玩意儿啊。非得将经典送上刑场,刀砍斧凿;非得将传统抹杀,五马分尸。一代电影精英们,以笔作刀,推翻话语权威,使得伟大的正统叙事土崩瓦解,还剩下什么?荒诞、反讽、亵渎、杜撰、张冠李戴、自作聪明,貌似宏大严肃命题,实则却以最不严肃的方式表达。 影片在票房上看来只赚不赔,不过导演别忘了— 《三国演义》是如何地深入人心和浸入这个民族的历史文化。而忠义、英俊、勇猛、多智的一代名将常山赵子龙千百年来都被人传颂。《见龙卸甲》捡了一个大便宜。 该片可视作《赵云传》,回顾其人生发迹到最终的失败,而常胜将军的失败是刻画的重点。典出《三国演义》第九十二回赵云在凤鸣山被魏八将所困,叹曰:“吾不服老,死于此地!”后为张苞和关兴所救。当然这里我们不能过分纠缠于古典著作,不过在诸如后现代随心所欲的叙事和大量《三国》改编动漫的造势之下,我们熟悉的一切还是被极度粗鲁地颠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