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vie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赎罪:虚构中给他们一个美好结局

对自己而言,判断一部电影好看与否,最简单的一条标准是是否愿意再看一遍;进而判断一部电影经典与否,则是否愿意去读原著。很显然,《赎罪》完全符合这些特质。 乡间古老的庄园,偌大的草坪,倾泻着绿水的喷泉点缀其间,悠久的实木家具装饰,人物浓重纯正的Queen’s English,有着优雅贵族的做派亦不乏复杂的心理活动,这是喜爱英国文学的我再熟悉不过的故事场景。 电影就是从1935年的一个典型的英国庄园开始的。13岁便能写剧本的文学少女Briony暗恋姐姐Celilia的情人Robbie,出于早熟期特有的嫉妒心理,不可节制的幻想,她没有多加思索地作伪证指责是Robbie所为,Robbie因此入狱,Celilia也与家庭决裂。五年后以从军为代价获得自由的Robbie参加了二战,他与Celilia的邂逅坚定了双方爱的信念:战场中归来再不分开。而Briony成为一名军队护士,她一直活在深深的自责中,期待与姐姐和罗比重逢向他们忏悔,完成自我的赎罪。

Sicko(精神病人)

想必大家听说过Michael Moore 这个人吧。美国友人Mac还在中国的时候就给我推荐过他的作品- 《华氏911》。对,就是那个成天抗着摄像机没事儿”整蛊”人的大胡子大胖子,爱他的人很多,因为他能够以独到、幽默且调侃似的视角在审视着身边的美国,无情地给权贵或制度灌上一盆狗屎;不过他骂别人该死的,很多人也还击他狗日的,反摩尔的网站,书籍比比皆是。最有名的网站当属摩尔观察,书籍则为麦克摩尔是一个又大又肥又蠢的白人 (Michael Moore Is a Big Fat Stupid White Man)。很搞的是,摩尔观察这个网站竟然得到了摩尔的支助。简单地说就是该站长吉姆的老婆身患精神病,他再也没钱维持这个全球点击量最高的anti-michael moore的网站。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张支票,又过了几天,他收到一则电话留言- 原来暗中帮助他的正是麦克摩尔本人。

我从《投名状》里看到了什么

投名状是一部大片,创下华语电影拷贝记录,一呼百应,如同刚刚过去的《色-戒》。我承认我们还是需要大片,但其实这本身就很扯淡。都冲着大片去,我花钱了,我显摆了,我小资了,我灵魂得到震撼了,很搞。电影总归是艺术的一种表现,可又有谁去关注诸如,《三峡好人》、《图雅的婚事》之类的小制作影片呢? 三个土匪纳下《投名状》,说什么“外人乱我兄弟者,必杀之;兄弟杀我兄弟者必杀之”,整一出“桃园结义”。但与刘关张传世的异姓手足情实在有天壤之别,更多的是尔虞我诈,兄弟阋墙— 至死方休。可以共患难,却无法共享福,这在中国历史上也太普遍了。不如再看一看柏杨先生写的《丑陋的中国人》。如果导演要着力刻画人性复杂一面的话,是否需要3亿元来表现就很值得怀疑了。

查维斯要做电影了

酷爱《毛泽东选集》的拉美铁三角之一乌戈-查维斯最近又有动作:将国内具有53年历史的加拉加斯電視臺(RCTV,該國最早的私人廣播電視臺)吊銷營業執照,讓其關門大吉,并且委最高法院也拒絕該臺的法律申述。查韋斯常指責RCTV,因為該臺在2002年支持對他的短暫政變。查韋斯還說該臺充斥暴力與色情的內容。取而代之的將是委內瑞拉的社會電視臺(Telesur)該國官員說新頻道將有助于媒體的民主化進程,加強言論自由。 查韋斯的興趣還不止于此。委官方證實將投資1800萬美元開拍關于杜桑-盧維圖爾(Toussaint Louverture, 1743-1803)的電影,杜桑領導了1791年混血種人和黑奴在海地北部對法國殖民統治的武裝起義。查韋斯推崇反殖民主義電影以及聘請其親密伙伴美國黑人影星、民權精英丹尼-格洛弗(Danny Glover)擔綱執導完全在情理之中。佛羅里達議員Connie Mack痛斥丹尼充當查韋斯"爪牙",在這些人心目當中,查韋斯不過是美國老對頭Fidel Castro的"走狗",丹尼當然會將這些批評權當放屁。有趣地是他是Telesur股東之一,并且四處奔走相告說查韋斯受到布什總統不公正的待遇。

重讀黑客帝國(2)

To be or not to be 莎翁古訓猶言在耳,其實這是個選擇的問題。正如同黑客帝國當中的neo一樣,morpheus領導的”敵后武工隊”將兩枚著名的藥丸放在了neo的面前:紅色(探尋事實真相),藍色(繼續無知無畏地活著)。我們知道他的選擇,這樣劇情才能發展下去。或許是黑客探究事物本質的天性,作為the one 的潛意識?反正他要看一下這個”兔子洞”到底有多深? 像Plato洞穴故事一樣,neo從無知中的解放是及其痛苦的,這是身體與精神上的雙重痛苦。至少在初期他幾近崩潰。難道真相真值得我們付出如此多?說來荒誕,如果沒有neo,人類最后據點zion對抗機器烏賊的史詩般地斗爭如同兒戲!一切最終還要由neo來解決。也就是說,單靠morpheus等哪怕是頂級黑客也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 既然無法對抗命運,干脆就順服它。這是cypher的選擇。他通過選擇無知闡明了不要真相要虛幻的吸引力。他活在現實中目睹的是人類躺在粘稠容器里被攝取生物電能的可悲生活。隨時都面臨被agents消滅的恐懼中,他發現徹底改變的可能性幾乎微乎其微,于是他再也無法承受,繼而成了叛徒,要換取的是將記憶抹去身體重新接駁the matrix. 與smith 對話中留下一段經典臺詞:我知道這塊牛排并不存在。我知道當我把它放到嘴里的時候,the matrix就會告訴我,牛排多汁,好吃。九年以后,你知道我明白了什么?無知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