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This category contains 142 posts

Windows 7 安装手记

Windows 7来了,她优雅华丽,气质过人,还迷恋XP的你想当然地认为Windows 7华而不实,然而在我看来,故事却不是这样的:XP本来就是针对CPU单核,随着CPU多核的出现,以及显卡功能的越发强大,等等,XP有心无力。我的电脑是AMD双核,2G内存,DELL品牌机,预装的是Vista Home,使用过程中几乎无任何不好的体验。有一次由于误操作造成系统问题,只好选择重装,可听说Vista 安装过程繁琐漫长,就降级到了XP。对比是明显的:运行许多大型软件(如Office)和游戏(如Warcraft 3)时XP无任何优势(甚至还慢一点),多线程操作XP表现也一般。尤其不爽的是,XP下玩Warcraft 3 (AMD处理器),非得打上处理器补丁,不然时间一长鼠标会四处飘移不受控制。 我个人的经历实际证明了XP的确老态龙钟,它无法适应电脑硬件发展的需求。人是向前看的,我的选择只有Windows 7。 以下是安装手记:

关于《废都》

大概十多年前读过贾平凹的《废都》,原谅我小,既看不到思想性也读不出艺术性,贾平凹那欲言又止的“□□□□(此处作者删去××字)”成为那时最深刻的记忆。哥儿几个都在偷偷地读这本书,上课时用它来掩盖教科书,表面特专心学习的样子;让他们借,谁都不肯,于是我自己也想办法搞到此书,当然是地摊上的盗版了。现在看来,当年我们的劲头其实和阅读叱咤风云的《少-女-之-心》手抄本不遑多让。 而今,《废都》解禁了。新版发行方,作家出版社社长助理刘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不是解禁,请不要用‘解禁’这个词。”是不是“解禁”真是不用想的,90年代初能出现这样露骨的描写?!列举一段: 庄之蝶与唐宛儿,立于床边行起好事。□□□□□□(作者删去三百七十九字)这妇人沾着动着就大呼小叫,这是庄之蝶从未经历过的,顿时男人的征服欲大起,竟数百下没有早–泄,连自己都吃惊了。

失去

1. 不是谈恋爱,但此篇却要以恋爱作为引子。我这辈人,当青春期出现第二性征,男的茬拉胡子,女的青春痘(不完全罗列)对于恋爱普遍有纯真的期许:喜欢看到会心的微笑,靠近时呼吸急促双颊绯红,“有机会真想拉一下她的手”,等;在一个电话都不普及的年代,贺年片、手绘书成为唯一可能的远距离交流方式。大概有两个代表性的电视剧:稚嫩点推《十六岁的花季》,放学后的自行车场,跟踪追击,或者拔掉她的气门芯,充当乐于助人的好学生;成熟点数《东京爱情故事》,将爱情升华到永恒的高度,学会安静地走开并怀着一腔真挚的祝福。不过短短数年,这种爱情的立场,已经被“大人的事小孩子做”以及拜金式爱情一扫而空。虽然时光总要流逝,但其实心灵失去了一个年代,一个纯真的年代。

非一般的主旋律

编剧兰晓龙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的团长我的团》是一部主旋律电视剧。这位两杠两星的我军中校似乎忘记了主旋律之定义。从抗日战争这个层面上讲,那应该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或微观之身体多处血窟窿,还不忘摸索出一小匝钱,叮嘱自己的战友,“这是我下个月的党费。” 别看《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成天傻乎乎的,可他最终还是从一个绝对草根做到了士兵的极致— 即便在特种兵中他仍然是佼佼者。将个人奋斗,信念无限放大,于是成就了许三多。剧中虽然没有什么说教,但我党我军一贯正确的培养和引导,战友无私的帮助,也不能不说是许三多成功的因素。从一开始播出时代悄无声息到最后成为年度风云人物,难道还不是主旋律?

Hope for Christmas

“圣诞记录可以简单,也可以复杂”这是我在2007年的圣诞节写的一句话。今年,内心经历了一次极度的失落,以至于觉得整个世界完全是漆黑一片。而后开始默默的祈祷,每日晚间虔诚地阅读《圣经》。终于慢慢地走出了阴霾。(约翰福音8:12)耶稣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以后,只要这个博客还存在,每年我都会记录和圣诞有关的话题。 早年上《宗教人类学》课程时,我向刘教授提了一个十分弱智的问题:打麻将糊牌时念“上帝保佑”算不算信仰?刘教授笑了,他说这叫投机主义。我突然觉得“唯物主义”是否很残忍?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是,宗教是迷信的,是毁人的。那么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是否由于宗教信仰而堕落至极呢?人,真的只有身体(物质)吗?世界范围内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并没有本质不同,但见得此间频繁且麻木地超越底线,试问:信仰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