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乱弹电影文化霸权

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只能往小了说,你不妨理解为乱弹。 “5元票价狂人”赵国庆先生如果活到现在不知该笑还是该哭?他期待的“观众回到影院”似乎已基本实现,如今看电影成了一种普遍的大众文...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2012

人类有一天会不会玩完?这是一个严肃的命题。人口爆炸,过度地向自然索取,必然带来环境气候等综合生存要素地不断恶化。据调查,对于未来人们的悲观预期远超乐观。导演罗兰·艾默里奇从来就没有...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Windows 7 安装手记

Windows 7来了,她优雅华丽,气质过人,还迷恋XP的你想当然地认为Windows 7华而不实,然而在我看来,故事却不是这样的:XP本来就是针对CPU单核,随着CPU多核的出现...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关于《废都》

大概十多年前读过贾平凹的《废都》,原谅我小,既看不到思想性也读不出艺术性,贾平凹那欲言又止的“□□□□(此处作者删去××字)”成为那时最深刻的记忆。哥儿几个都在偷偷地读这本书,上课...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失去

1. 不是谈恋爱,但此篇却要以恋爱作为引子。我这辈人,当青春期出现第二性征,男的茬拉胡子,女的青春痘(不完全罗列)对于恋爱普遍有纯真的期许:喜欢看到会心的微笑,靠近时呼吸急促双颊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