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乱弹电影文化霸权

这是一个很大的题目,只能往小了说,你不妨理解为乱弹。

赵国庆“5元票价狂人”赵国庆先生如果活到现在不知该笑还是该哭?他期待的“观众回到影院”似乎已基本实现,如今看电影成了一种普遍的大众文化需求,而且代表着时尚和前沿。但当初以低价挑战中影集团,试图打破集-权和垄-断的努力则是彻底宣告失败。中影老总韩三平的《建国大业》其实是一统天下的文化诏书:剑锋所指,千军万马,莫敢不从。

以张艺谋和陈凯歌为首的第五代导演曾对中国电影话语进化做出过巨大贡献,但他们越来越屈服导致集体性文化失语,也暴露了自己在叙事方面的基因缺陷。比如,《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无极》等。这些影片共同的特点是以所谓宏大、统治进行大而空的精英叙事,以华丽、奢靡来遮掩情节的支离破碎,影片中不断出现可笑的常识性的逻辑和哲理错误。

张艺谋在《千里走单骑》中显示了一种回归生活本真的自我微调,但是这种道路他并没有坚持,当他被委任为OG开幕式总指挥的时候,他在国家意志叙事方面已经无法自拔了。恶俗的《三枪》只能说是他艺术之路越发贫瘠的集中体现。

据说陈凯歌又准备拍新片了,宣传语中还是“大成本、大制作、大明星”等陈词滥调。陈凯歌和中国其他导演是有不同的,他出身豪门,是知识精英和资本精英的联合体。但他深陷娱乐资本狂飙的后现代狂欢,并且愈演愈烈。人们无法老是吃鲍鱼、海参,是会拉肚子、胃溃疡的。

冯小刚的“贺岁”系电影,以关注小民普通生活而深入大众,其睿智、幽默,带点小坏的对白带给观众极大的心理满足,刮起一股清新之风。但是,近年来越发受到创作困扰,在一个极端浮躁的社会中,文学的萎靡必然导致剧本的缺失,《非诚勿扰》凸显了这种弊端。冯小刚如果也向“大而空”低头的话,中国电影将越发同质化。

13亿中国人看3个电影导演的故事,这不是一个传说。人们在抱怨文化垄断和霸权的同时,却又欲罢不能地泰然接受。

这场豪门盛宴受到了所谓“票房”的数据支撑,使得不少人高调继续他们的娱乐资本竞赛。可是仔细观之,此票房完全建立在“一次性消费”的脆弱基础之上,当名导们的电影出炉之时,整个文化机器便为其服务,少不了行政体系的直接参与。庞大的人口基数,有限的屏幕资源,只要观众一走进影院,好像你有选择,但事实上你的选择是经过筛选的选项,无论你怎么选你都是“被选择”,于是,盈利目标一般都能轻松实现。依赖于疯狂豪奢的媒体宣传,加上巨大的人口资源,影片质量高于不高也都退居二线了。简言之,此票房比较畸形。

可惜独具魅力的香港电影,他们无法拒绝资本狂潮的侵蚀,放弃自我的同时,即使能获得不错的票房,却越发像内地电影。

再说一下《孔子》。商业社会言消费,但是普通观众的朴素情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代表,被消费。我不会看《孔子》,不意味着我不关注儒家文化和读一点《论语》。

电影是心灵自由的放逐,如果没有多元化文化的发展之路,艺术的枯竭是显而易见的。

注:插图为赵国庆先生。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0/01/25/about-cultural-hegemony-of-chinese-movies/

Discussion

January 2010
M T W T F S S
« Dec   Feb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5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1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889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12-8 4:09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