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若无,实若虚

典出《论语-泰伯篇第八》:曾子曰:“以能问于不能,以多问于寡。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承认自己的缺点,不足,至少在内心中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于人前,那就不一定了。《四书五经》阅读已经进行了半年左右,近期停滞,疫情破坏了节奏。对古人,对古典文化,对古文本身,至少我学生时代的那种感觉已经回来了。但是 ,我很难做到纯熟,时间精力都有问题。

博客主机再度续费,每到这个时候,会有一种强烈的自我暗示:哦,我又回来了,我该写点什么了。这世界只有特别理想主义的人,才可能真正欣赏独行的风景吧。慎言,我不觉得自己现在是一个理想化的人,不是的。我特别理想化的时候,应该是写诗的自己,我看得到那时的自己,只不过现在保持着距离。疫情的好处是,每个人都开始思考生命,思考存在,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关联。人文知识分子已经在这场战役中彻底消弭了,但很多时候是他们被”闭嘴“,不代表他们没有态度、观点和解读。

今天我正式关闭了朋友圈,没闲情逸致再去关注谁吃了耍了,一个同质化如此严重的微言微语,而且人们还得考虑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点赞是否面面俱到,滴水不漏。虽然那里有我的兄弟姐妹,亲戚朋友,还有同学同事,你们好好玩好好晒,我有点忙。

疫情期间,我自己最大的问题是信息过量摄入,我甚至去看了《柳叶刀》关于新冠病毒研究的英文原版论文。什么都知道,但反而就可能越来越惶恐。所以,我开始努力调整自己。有一段时间,根本无法靠阅读书籍来让自己安定,但我还是有依靠—— 纪录片视频。纪录片的好处很明确:有知识,有内涵,节奏平稳,语音舒服。我几乎只看一种纪录片:Tibet.

人们或许有一顿的理由去Tibet,但不属于那里的外人还是很难真正的理解。我当然不敢说自己也理解了。举个例子:牧羊人、牦牛、羊、藏獒、帐篷,还有风吹草低,圣湖雪山等等,外人读到的是醉了,太美了,亲近自然。而事实上牧羊人生活极其艰苦,天气条件非常恶劣,历史上他们缺医少药,野外生存都是身体和基因的自然淘汰。如果城市的人明白这一点,眼睛便不会只看到阳光美景了。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令人咋舌的藏医,连石头都可以入药;侵入民众每一个细胞的宗教信仰,生命就是一场轮回的宗教仪轨。比如,僧人会精心制作坛城,以数百万计的沙粒描绘出奇异的佛国世界,而这样唯美的画卷,人们只能短暂地欣赏,他们很快就会把坛城毫不犹豫地破坏扫除。人生端的是无常、幻化、不执着、空性。还有,天葬,把自己的肉体作为最后的布施。

有些时候我想说点什么,有些时候我不再想说什么。虚虚实实,Who cares?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20/03/10/an-artificial-and-real-world/

admin

Hello, the Matrix.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