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2018-02-22|
704 Views

春剪切换的角度

绿叶伸出利爪,悉悉索索

身体倏地被抚摸

有时丝雀会把雨季嵌入眼睛

或者,凝云冰冷地在地面落脚

澹霞消尽,影子缓缓地走过

城市比平日飘渺许多

斜倒的共享单车听不到掌心的呼唤

两条狗已在为白天的境遇而诉说

因为木然,所以得拥有一节绿皮火车

挨着坐下时没有膝盖

惺忪只为打败没落的仪式感

锈迹斑斑地驻足在不期而至的湿冷中

堂吉珂德托起下巴

絮叨的桑丘和毛驴,假装

在陌路中构思空间

以梦为风车巨人试图见证一个深藏地下的理由

不经意的闪光,把绵羊留在黑暗中细数

想一个人为她着色,不然

混入龙卷风,明明遁形却为什么

化身为螺纹质地的天天、月月、年年

既然稀薄往北吹,关上窗帘

又拉开,望见二月醉醺醺地驶向南方

你可以发表评论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或通过RSS 2.0订阅这个日志的所有评论。
Previous Entry:
Next Entry:
No Comment
Your Comment

你需要 登录 后才能进行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