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间有道

This category contains 19 posts

从活佛的封号说起

一直以来,我都对西藏很感兴趣。还记得郑钧那首《回到拉萨》吗,曾有多少人为他炫目的音符而感动;读大学的时候阅读的第一本书是《喇嘛王国的覆灭》,以后还陆续看过《DL喇嘛传》,《班禅喇嘛传》和《藏传佛教》等书籍,说实在,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西藏那博大且神秘的胸怀在吸引着每一个探寻而又好奇的心灵。不过和很多人要去西藏游历观光不同,我对其宗教文化和历史更感兴趣。经常和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研究生的同学”师爷”提起一件事儿:那年大学毕业他接到了西藏大学的教职录用通知书,如果他去的话,现在肯定是那里的权威了。很遗憾,由于种种原因他放弃了,此事还差点被系部书记上升到”破坏民族团结”的高度。如果他真去的话,无论如何我都要到西藏去拜访他,顺带旅旅游 🙂 其实,西藏,终究有一天我是要去的,不是旅游,是朝圣!

右手与左手

去年研习宗教人类学的时候,自己进入了一个全新、神奇且陌生的领域,在川大Prof. Liu的指导下查阅了一些书籍增长了不少见识,我想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些有趣的知识,算是读书笔记吧。 可能国人小时候都有这种经历:如果你天生喜欢用左手吃饭一定会为长辈所训斥,必须让你纠正这个”坏毛病”。似乎没有人去关注这个问题的背后,不过法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涂尔干的学生赫兹(Robert Hertz) 却长期深入地通过宗教学和人类学的角度去认知这个问题,他于1909年发表论文《右手优先:宗教级的研究》,显示其卓越的原创性研究成果,他很有可能成为比肩其老师的思想家,然而1915年他参加一次世界大战成了炮灰,年仅34岁。这篇论文后为尼达姆年1973译成英文《右与左:论二元象征分类》,从而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关注。

大鹏金翅鸟

近日拜讀了河西先在《書城》(2007年6月)撰寫地《金翅鳥》一文,深為佩服。該文天地縱橫,深入淺出地分析了大鵬鳥的傳說、神話,以及在佛教中的重要地位、母題和文化解碼等。唯一遺憾的是受制于篇幅,其中母題和文化解碼部分偏少了一些。筆者喜歡神話、宗教(主要是圣經),小時候就看過《西游記》、《封神演義》、《山海經》等。讀大學時借的第一本書是《一個喇嘛王國的覆滅》。我沒有如此高的功力可以彌補以上的缺憾,這篇日志至多算讀書筆記吧。 大鵬金翅鳥在佛教天龍八部護法神當中排名第六,名謂迦樓羅,两支翅膀张开有336万里!以龙为食,可除掉毒龙,每天要吃一龙王和五百条小龙,到命终时诸龙吐毒,无法再吃,于是上下翻飞七次,飞到金刚轮山顶上命终。因为他一生以龙(大毒蛇)为食物,体内毒气极多,临死时毒发自焚。肉身烧去后只余一心,作纯青琉璃色,是為佛教至寶。大鵬金翅鳥法力無邊,佛經用其來比喻佛祖的至高法力。《智度論》寫道:”譬如金翅鳥王普觀諸龍命應盡者,以翅搏海令水兩辟,取而食之。佛亦如是,以佛眼觀十方世界五道眾生。”另外,《金剛光焰止風雨陀羅尼經》中,佛在摩珈陀國布道逢暴風雨,說制伏風雨害之惡龍的壇法神咒(似乎效果不佳)後金翅鳥王從寶座上起身,重復說該法咒,結果暴風雨立停,由此可見一斑。

搞到D.H.Lawrence的几本E文书

要做关于D.H.Lawrence的专题研究,收集资料却成了个难题,特别是原版书籍。本来有好几个购书网站可以利用的,但还是缺我要的。没想到支付宝龙卡解决了其中一本。在淘宝网上找到了the cambridge to companion to d.h.lawrence,成都的所有书店都没有这本书。(两星期到货) 今天下午在四川外文书店闲逛,居然发现了劳伦斯的多本原版书,其中三本还是我急需的:the complete poems of d.h.lawrence, the selected works of d.h.lawrence, the plumed sperpent, 真象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赶快付银子走人,有卡,还打9折,这些书也是成都其他书店买不到的,当然也包括川大书店。要的朋友赶快了,每一种书存货只有两三本。精神食粮这个表述是相当准确的。 D.H.Lawrence 在整个英语文学界名声显赫,不过译介到中国後在不少国人心目当中成了情色作家的代名词,不说肤浅吧,肯定是偏见。我原来主要的研究是哈代,不过这一次结合原型批评等理论要对劳伦斯展开自己的探索。 哦,劳伦斯大师,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