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间有道

This category contains 19 posts

雪域求法记

迈克-胡特(Michael Hutt)在评价戈尔斯坦的学术名著《喇嘛王国的覆灭》时说,”如果你一生只愿读一本关于西藏的书,那么你就读戈尔斯坦这本吧。”厚达800多页的该书我已经阅读了两遍,不过我发现它还是不容易为大众接受,因为其过于专业化、学术化。如果读者不是对西藏怀有非常浓烈的兴趣,估计很难坚持下去。那在翻阅《雪域求法记— 一个人汉人喇嘛的口述史》之后,我想说,这可以是一本关于西藏(宗教、文化、历史等)的首选之书。 看看口述者的来历,邢肃芝-碧松法师-洛桑珍珠格西仁波切,这样复杂的身份很难被厘清。邢肃芝,来自江南水乡的富庶家庭,自小身体欠佳,算命先生断言非得送进寺庙才可存活。九岁便出家为僧,法号“碧松”,而后机缘巧合对藏传佛教产生浓厚兴趣,历经磨难进藏成为一名汉人喇嘛。仅仅如此似乎还不足以证明他有多神奇,其实早在汉地佛教界他就已经是当时佛教学会会长太虚法师的秘书,他在西藏三大寺(哲蚌寺、甘丹寺、色拉寺)考取的是藏传佛教最高学位“拉然巴格西”(至少相当于佛学博士后),有史以来只有两位汉人有此成就,也怕是后无来者。真神奇得无以复加了。

印刻文学生活志

初识INK是在外文书店的一个港台杂志展览上,很容易地被吸引。干净的封面、精美的纸张,当然最重要的是细腻、深邃、悠扬的文笔,“眼前一亮”不足以形容那时心情,应该是“开窗放入大江来”。文字皆为繁体,别说,源远流长的老祖宗遗迹是比一纸泛政治的国家规定来得亲切许多。简体是方便,不过也轻易地割裂了历史文化的传承。 时间所限我只粗略地翻阅了部分文章,而后虽然可以订购《印刻文学生活志》,但每一期近百元的高昂价格也不得不让我退避三舍。只能通过其官网http://www.sudu.cc/保持关注。很大的遗憾是编辑抠门,每期只发布其中一篇文章的全文,其余仅有目录。更大的不满是就这样一个怡情、哲理的文学杂志,尽然被那个可恶的GF网HeXie了。其实所读甚少,我还没有资格来谈及这本杂志。不过我至少可以在自己的博客中记录一点点和它有关的意识流。

为什么凝视动物?

约翰-伯格(John Berger) 在其影像阅读代表作之一的《看》(About Looking)伊始提到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Why Look at Animals? 除了去动物园,似乎我很少会关注动物,凝视它们的眼睛。比如,在街上看到一条德国牧羊犬走进时,通常我会选择脸朝向另外一个方向。不过狗好像可以阅读我在试图掩饰内心的恐惧,往往都会凑上前来,把我打量! 约翰-伯格说道,动物看人时,眼神即专注又警惕。它看其他种类的动物,当然也有可能如此。动物并非在看人时才有这种眼神。但是唯有人类才能在动物的眼神中体会到这种熟悉感。其他动物会被这样的眼神震撼,人类则在回应这眼神时体会到了自身的存在。 在钢筋混凝土构筑的都市森林中我们已经很少见到动物(原始与野性)的影踪。午后,那些被驯化的服服帖帖的家养宠物们都和人一样睡起了午觉,退化的超强的听觉与视觉使它们也对这次8.0级强震毫无警觉。当然,这不是它们的错。

关于书

这些地方我没有去过:馆藏超过2500万册书的亚洲最大图书馆—中国国家图书馆;梁文道深情怀念的那个在喧嚣都市甘于寂寞的“二楼书店”;几十家鳞次栉比的书店排列在街道两侧的日本神田书店街;还有被誉为人类文明世界太阳的亚历山大图书馆……这些地方我去过:巷子拐角的地摊书;十几平米且散发出一股新鲜发霉味道的打折书屋;还有从小到大的所有学校图书馆,街道、区、市、省的各式书店……去过和没去过的,它们的共通点只有一个字— 书。 小时候家里经济很一般,我没有办法购买喜欢的新出的连环画和小说,更多的时候只能去地摊和二手书屋— “坏”习惯至今不改。我像一个勤劳的拾荒匠,乐此不疲地大浪淘金。“捡到”宝贝的时候,我总是迅即付钱,出门三步并作两步,生怕那个傻乎乎的老板突然开眼。

弥尔顿的撒旦诗篇

Human,Undead,Orc,Night Elf, 爱玩魔兽的你一定对四大种族了然于胸了,可他们有什么文学渊源吗?很容易想到托尔金的《指环王》:阿拉贡当然是人族的代表,不死的化身应该是那个乘坐堕落飞兽宣称自己”I will not be killed by man”的强大的戒灵,相貌丑陋的兽族成了魔王索伦的爪牙,而没有埃尔德隆、爱雯、莱戈拉斯等高等级精灵的协助,人类必将沦陷。然而,“把传统史诗及传奇故事的模式与我们今天称之为奇幻与科幻的东西结合在一起,以真正前所未有的宏篇巨制讲述人类故事”的第一人却是诞生于400多年前英国伟大文学家— 弥尔顿(John Milton,1608-1674)。 近日在阅读弥尔顿的代表作The Lost Paradise时有了不少新奇的发现。 首先,弥尔顿的生平为世人熟悉,人们对他的了解甚至超过了莎士比亚。西方文学界追捧他蔚然成风,《失乐园》、《圣经》和《天路历程》并列英语里拥有最多读者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