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admin has written 273 posts for 道天如是觀◎西岸

一把刀一条狗

开局一把刀,一条狗,装备全靠捡,大抵Google旗下的DeepMind的AlphaGo (阿尔法老师)就是这样上路的。 DM 几乎都是老外,前半生连围棋都没有听说过。其中一个台湾博士,会点皮毛,有着茶馆里观棋连嘴都插不上的棋力。后期有个欧洲冠军,职业二段,不过人们有理由怀疑他的证书是淘宝上买的。 一群战五渣,也想搞围棋!你以为鸡窝上插个竹竿就是帝国大厦吗? 阿尔法老师笑了,AI日新月异,岂是你们天天看点手机科技新闻能够明白的? 渐渐的欧洲没落二段已经远不是对手。要不要搞点大的?对阵韩国李世石九段如何?普通人会惊掉下巴:小李飞刀,例无虚发。他独创的僵尸流,可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想杀他的孤棋,往往被反攻倒算。 对阵李老师那日,棋界万人空巷(说的好像人很多似的,其实人真不少。不过比贵国关注娱乐明星吃了睡了睡了吃了的迷粉们,当然是少多了。)

走得太远

站在生活此地对远方的眺望,犹如追逐远方时如影随形的孤独和虚妄,现实中我们已经走得太远,远到我们来不及回忆。2013年,外婆去世。我脑海里构思了一篇很长的文章来纪念一手把我拉扯大的亲人,可真要提笔时身边有无数的事情冒出来,写文章,一件越来越显得“退居二线”的事情就不那么重要了。很多时候,一个人在心中或许就够了。 既然写文章不再重要,更新博客一个道理,可有可无了。2014年,我想着过几天写点什么,可过几天最后变成了整整一年没有更新。和我同时期的博友也大多闭门闭关了,依稀记得好像昨天我们还在热火朝天地讨论建站、虚拟主机、域名解析、内容为王、话题广告等等,今天偌大的会场散会了,人们各自散去,有些人连名字也叫不上来。

老友不一定万岁

青春,恍惚中一卷而过,但那些跃动的日子我们一起欢笑一起悲伤,记忆总会在人生某个角落/某个回眸中不期而至。记得,即使我们已回不到当初。 那年,我不顺路地去探望一位小学女同学,我们保持了长久的友谊,大学都在时不时通讯,工作后联系少了。她不在家,她父母亲亲切接待了我。言谈中对她的现状表示担忧,说了很多,其实就是与男朋友的生活经济压力较大。自己没法说什么,总不能贸然支持她和男朋友分手。后来我留下了电话号码,我还是希望和她聊一聊的。不过,她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那时候我工作忙碌,也没有去多想。也许是她境况不佳让她不好意思再与我联络。可这么想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我也只是混得下去而已。反正很多年都没有她的消息。前不久一个非常的巧合我得到了她的联系方式,她结婚了,还是原来那个男朋友,刚刚做母亲,各方面看来不错。和她联系上,我很开心很激动,但我惊异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而且似乎很多话题都无法再提起。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再随便和她联络已经算是一种打扰了。 唯有在心里为她祝福。

西游降魔篇——回来也许更重要

在影院观周星驰的《西游降魔篇》,耳中不时传来观众放肆的笑声,我基本没笑,这些笑点实在太低。1994年《月光宝盒》,1995年《大圣娶亲》,刘镇伟执导周星驰主演的无厘头西游记毫无疑问的是经典,乃至神作。在我这个朋友圈当中,我就算看得不是很多了,不过,至少也有二三十遍吧。里面的经典台词已经完全纳入我们的日常话语体系,会的,才是朋友。《西游降魔篇》能让人记住的台词不多,然而,18年后,当年的搞笑大师如今已经成为满头白发的中华英雄式的天才导演,一脉相承的西游记回归,这也许更重要。 《西游降魔篇》的故事架构非常清晰:唐僧与三位徒弟的际遇,降服他们上西天取经拯救众生。他自己也需要突破还差的“一点点”:明晰所谓的大爱——撕心的小爱——真正的大爱,并证悟挂碍到无挂碍的辩证关系。

魔幻物种

远离博客的日子也没有认真微博,其实琐碎的话语片段也不存在认真与否。很多人把微博当成一个阵地,所以才会如此“认真”地去防守巩固。对于一个已经将PR,PV,alexa等彻底抛之脑后的过客来说,存在或记录已经风轻云淡。 闲时想去公园划船散心,被告知某会期间一律封船。不知道这种关联是如何发明的,一条电子信息就够了,还用得着见面?真要与女神见面了,至少得看看照片吧。放心,不划船,人家宾馆。 今天尾号限行,只有打的。司机满嘴吐槽,廉价烟一口接一口,PM很糟。想把后窗打开,才发现把手都被卸了。这算哪门子创意?再来五百年不遇的大雨,怎么逃生啊! 好吧,回家了。才发现拥有独立假设blog, SNS, Microblog的资深玩家来说居然也成了数码“弱势群体”。打开google的学术检索多次被重置,收个gmail 难比登天。工作电邮转向yahoo国际,差点儿被逼去使用qq电邮。哪天出国,如果跟国际友人联络还用国内邮箱,这脸可丢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