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admin has written 272 posts for 道天如是觀◎西岸

火盆

朔风野大 残枝黄叶被卷落,刮成一场 飘飘洒洒的雨,为夜归人带来 欲言又止的忧郁洗礼 于是,暮色必然是阴谋 时钟被冻住,白天成了 光与影的受难者 渴望火,来破解 这希区柯克式的迷局 一个火盆突兀地出现 在人迹罕至路灯昏暗的后巷 那个商贩粗暴地将劈柴扔进火堆 升腾的烟雾直熏双眼 黑夜注定有缝隙 那是光和热进来的地方 身不由己地前倾 手指仍旧不停地哆嗦,不关心 周围的人在聊着什么 突然想和你说话,那不过 是瞬间的愿望,闪念就像飞蛾扑火 猛地扎进去,一下子失去影踪 火盆外的世界渐渐冰冻 只有一个例外,手里的烟还活着 此刻远方的你是不是冷得不想睡 如果火中有栗子,取两个吧 大的赠予你,小的还是留给你 剩下的凄冷与我只是习惯性地将寒意做成了寒衣 有一个疯狂的梦想:将这个火盆打包快递给你 不担心是否有人承运,而是唯恐 这团火到你面前已经化为了灰烬 明早的太阳永似隔得很远 将随风逝去的灰烬,带不走一小片  

我想静静

举头望月 除了雾霾就是心乱 你说你的家乡此刻星光灿烂 就在地图一路向北 那定是敞亮的所在 昨晚莫名十字路口 挥手跟你道别 你的名字快被我遗忘 我想一个人静静 一个不寻常的入眠注定要苏醒在 一个寻常的翌晨 从熟悉到陌生 再从陌生到远离 愿景是钢筋森林里的老邻居 我们相逢在狭窄的电梯 目光交织但确飘逸而过 来不及整理思绪 电钮指向各自的楼道 我们有的只是大千世界小住的一瞥 我想静静一个人 就在昨天 载着希望的列车开往我们的原点 一场大雨阻断了你的归期 虽然我们的距离只有九站 别等了 那些无谓的站立 那些固执地翘首春暖花开 必然会经历下一场暴雨 思念有种种 窖藏在忧郁中 若心太浓 孤独便将星空埋葬 让我光鲜地离去 带着几多最后虚空的满足 我珍惜寒风送给我的一身寂寥 但我知道 我想你,静静

下雨了

下雨了 她找我借伞 我说:不借,但可以一起打 她说:你有病 下雨了 她找我借伞 我说:可以借,但我想和你一起打 她说:我有男朋友 下雨了 她找我借伞 我说:借与不借,是个问题,你看着办 她说:我再也不理你,除非你送我100支千纸鹤 下雨了 我拿着装满千纸鹤的玻璃盒等她 手机传来她的短信: 谢谢你的等待,抱歉,我已经离去 我好希望第一次遇见你时 就和你共撑一把伞 不管你信不信 下雨了 虽然我已经全身淋湿 但我没这么伤心 等我痊愈了 我就恢复成 那种没爱过你的样子 除了,种在我心底的千纸鹤还在永远地飞腾

从遗书看《深海利剑》男主角卢一涛的心理轨迹

对于《深海利剑》的分析已经不少了,观点角度各有不同,颇为有理。不过,有个片段似乎尚未被有效讨论。这就是遗书。遗书出现在卢一涛等人随801艇进行极限测试前夕,要求所有队员亲手撰写遗书,遗书被军方严格管理和保密。如果队员平安归来,遗书由他们自行销毁。 遗书的定义,无需赘述。潜艇出航具有很大的未知性和危险性,不过该剧并未交代这是否是卢一涛等人第一次书写。假设这不是第一次书写,那么这个片段的分析价值严重不足,因为队员早已经习惯这种纸上的“生死离别”,他们会相当从容。从后续剧情来看,推翻。这是他们第一次书写遗书。 面对葬身大海的可能,平时藏着掖着的话可以倾述了,来不及表达的也该说了。卢的遗书留给母亲,表明自己乐观,早觉得生命已经很赚,无怨无悔—— 吕艇长牺牲自己使他得到了生还的机会。姜耀韩冰洋留给新婚妻子,鹿宁席澜留给父亲,尚堂留给了金子晴。(尚作为高级军官应早写过遗书,在不认识金以前推测他的话留给家人或前女友)

《长航》(金子晴口述 @第25章-大结局)——电视剧《深海利剑》续写

(二十五)唯有爱(大圆满结局) 旁白:今天,阳光明媚,一碧万顷。卢一涛随航母编队返航,金子晴手捧着蓝色妖姬站在人群当中,清风微拂她洁白的裙衣,她在盼望着,盼望着。。。 口述:摄氏26度的午后,我站在廊桥上,这恬适的喧嚣渐渐淹没在心的空灵。 淡咸的海风卷过来一阵阵清脆的鸥鸣和汽笛声—— 点儿,线儿,风把声铸成圆的,方的,长的,短的。 尽是灿烂的,敞亮的,倾泻在波涟里,澄蓝而凝匀。 海的明净穿透了我的心田,鲜艳,缱绻,流水,流水,流入我无尽的似生的梦寐里。 轻轻地呼唤那将要靠岸的战舰,你再快一点,你再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