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me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Many Happy Returns of the Day

你不一定知道这句话。 (一)今天,手机短信一片空白,平凡一日,又将是忙碌的生活和工作,没什么特别的。去了同学录,最近的一条留言是今年5月份。想起大学毕业,一群人抱头痛哭,在月台追着火车跑,指着天上的星星发誓同学会每两个月搞一次,电话通信不断。东西南北,天各一方,时空疏远了感怀,慵懒的不止我一个。手触键盘却一个字也敲不下去,即便这样,唯一清晰的是:我们都不会忘记。 (二)我试着微笑一天。遇上一个晨练的老外,很自然的”Hello.” 他怪异地看了我一眼,“我们很熟吗?”公车上,身边还有一个座位。一清纯的MM四处张望,我冲她挥手,示意这儿坐。她矜持地瞥了我一下,“你有什么企图?”单位和一同事照面,没来由地咧着嘴笑了,她说,“什么事儿?平时不是很酷吗?”Okay, 明天开始,继续装酷。 (三)晨,母亲给我电话,怕我迟到。一如小时候上学那会儿母亲打着手电照亮楼道,直到我安全出门。成长不一定美妙,它以父母的苍老为代价。

我和体育

心血来潮,突然想说一下我和体育的互动。开博至今好像很多话题都涉及了,作为超级体育迷的我竟然没有谈论它?! 对很多东西我都会抱着玩的心态,反而达到了某种高度。比如说,足球。从小学就开始踢球,中学加入校队,大学系队,工作以后职工队,一直都是铁打不动的先发球员,能胜任除守门员以外的任何位置。唯一遗憾的是高中没有去考二级运动员,错过了高考加20分的"恐怖"待遇; 又比如说,围棋。上小学之前就开始学棋,练习不到三个月,就已经被评为一级棋士,而后代表学校参加了成都市多项围棋比赛,最佳战绩为成都市拉练赛第二名,成都市"幼芽杯"第九名。老师让我继续练习下去,我偷懒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当时快六年级了,一心要上重点中学的我无法兼顾二者。人生很难预料,我的教练冯老师(成都市棋院教练,原全国少年冠军)一直认为我是可造之才,还经常给我开小灶,我的棋力在那段时间是进步最快的,事实上离开棋校以后,我的水平就停滞不前了。不过现在也至少有业余三段左右,丢翻一般人是没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