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admin has written 254 posts for 道天如是觀◎西岸

“垃圾”的合理性

平时忙起来连轴转,第一个忽视的是博客;睡到自然醒投奔特悠闲阶级时,第一个想把玩的还是博客。区别的是,忙与悠闲不成正比,自然更新忒慢,这个就是我和博客之间矛盾关系的真实写照。 当下网络文化(Youtube, Wikipedia, Facebook, Twitter,etc)催生的一大批无责任感的业余人士,乐此不疲地生产大量缺乏实质内容,甚至错误信息的网络垃圾。作为一个blogger,更是一个独立的WP User,我时常感觉自己被各种各样的垃圾信息包围,甚至透不过气来,不可否认的是,我也在制作垃圾。 不过,现在有一些新的感觉。中文独立博客圈的式微除了技术上的门槛以外,还和本朝无休止地各种苛刻的管理条例密切相关,什么备案、拍照,动不动就威胁拔网线之类,能活到现在,博主们已经非常不易了,也许再苛责其创作内容有点要求过高了。

血与沙:震撼的历史原味

StarZ频道的新剧《斯巴达克斯:血与沙的传说》(Spartacus: Blood and Sand)一经推出便技惊四座:古罗马圆形露天竞技场的完美再现,角斗士们挥舞长剑短匕——血肉横飞的惨烈场景,少不了古罗马不受约束的情爱生活,极大地满足了观众对那段历史的零距离想象。关于古罗马和角斗士历史再现的影片数不胜数,其中不乏精品,不过电影制作有时间限制,另外在向公众推出时还要考虑接受程度,所以观众往往会感到意犹未尽;而《血与沙》完全没有以上局限,导演编剧尽情的发挥自己那段历史的解读。 当厚重历史重新呈现的时候,眼球的震撼是第一感觉,然而不经过眼球观众也很难达到进一步的心灵震撼。对于剧评而言,似乎逃不过情色与暴力的二维架构,不过,这里本人更愿意筛选一些相关的文化历史,以期跳出相对感性的认知。

作协的豪门盛宴

一名作家让人记住自己靠的是文字,而不是衣着光鲜、头发油得连苍蝇都站不住地出席什么宴会。但本朝的作协们入住了豪华的索菲特五星级大酒店,给个机会就招摇过市,我很纳闷:难道他们自己捐出了稿费?或者,吃喝也纳入了行政支出? 他们是分级的,一级、二级、三级……削尖脑袋准备定级。原来级别可以决定文笔,江湖地位从此确立。不过,翻翻履历,不知道他们最近又出版了哪些有内涵和深度,为人称道的作品。 是否住过总统套房已经不重要了,记者们并非在书房里冥想,至少他们摸清楚了这些人住的地方,抱歉,应该说是下榻的地方。道歉不够,还得开除,原因写得很清楚:polictially sensitive. 文人墨客好附庸风雅,搞点什么茶会、沙龙、论坛之类的精致活动,但他们与国家意志无关,而此间组织色厉内荏的声明只会让人联想到他们高不可攀。

所以荒诞

捧起加缪的《西绪弗斯的神话》,他告诉我: 一个能用歪理来解释的世界,还是一个熟悉的世界,但是在一个突然被剥夺了幻觉和光明的宇宙,感到自己是一个局外人,这种放逐无可救药。 理智尝试把一切弄清,现实却异常混乱。 原来,这个世界,因为荒诞,所以荒诞。 据说周正龙振振有词地还要上山找虎,不要怪他,平生第一次逮住机会做演员,哪怕“过把瘾就死”,也要投入地再来一次。 可惜其他配角、编剧、道具、导演,全都在幕后,要不然《正龙拍虎》真可以由中影公司立项了。 这个城市似乎越来越缺乏浪漫的邂逅,人们躲在一个个的铁壳,瞅准一个狭窄的缝隙,车水马龙中绝尘而去。 每逢Rush Hour,那些投资千万、上亿的市政设施便会对着这些铁甲怪兽一筹莫展: 错时上班、禁止左拐、高架桥…… 这一切都随着每日一千余辆的轿车增长化为无用。 以后,每过一处红灯,歇脚、喘气、泡杯茶、看一会儿书,将不再是幻想。

等待审判

地穴动物。住在地洞中的小动物,固然远离世间的纷争,但也对生存境遇充满警惕和恐惧。“即使从墙上掉下的一粒沙子,不弄清楚它的去向我也不能放心。”这个地洞就是现代人处境的象征性写照。清早,推开窗户,世界向我敞开。但身体和灵魂却被赶进纸张成堆、索然无味的办公室例行工作。按照尺子的直线生活,并且人人都是一个迷宫,唯一靠谱的是能靠在椅子上喘息。卡夫卡就是地洞中一个小老鼠: 我最理想的生活方式是带着纸笔和一盏灯待在一个宽敞的、闭门杜户的地窖最里面的一间里。饭由人送来,放在这间最远的、地窖中的第一道门后。穿着睡衣,穿过地窖所有的房间去取饭将是我唯一的散步。然后我又回到我的桌旁,深思着细嚼慢咽,紧接着马上又开始写作。 这是与世俗化的外部世界激烈抗争的内在生活方式。地穴动物战战兢兢的心理起伏成为那些毫无安全感的小人物们精神特质的夸张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