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7

关于《不是我,而是风》

剛剛讀完D.H 勞倫斯遺孀弗莉達的回憶錄《不是我,而是風》,感覺心里很亂,本來應該好好沉淀一下自己的感情,但我還是想把這些紛飛的思緒見諸筆端,說到那兒就是哪兒吧。哦,不是我,而是風。弗莉達以平實、傷感的口吻回憶著她和勞倫斯相知相愛到最后眼睜睜看著勞倫斯撒手人寰的全部過程。這部回憶錄中有很多勞倫斯的親筆書信,對了解勞倫斯生平、創作、思想,以致喜怒哀樂等等都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勞倫斯出身于工人階級,父親是一位礦工,嗜好酗酒,不敬宗教,常常和工頭發生摩擦。母親是一位優雅知性的女人,一口流利的Queen’s English, 但是仍然同其他礦工妻子一樣出于社會底層。 這樣的家庭背景影響了勞倫斯的一生。勞倫斯畢業于諾丁漢大學,接受了師范課程的學習,他的第一個職業就是老師。17歲的時候勞倫斯感染了嚴重的肺病,他的身體就是那時垮掉的。25歲那年他招到沉重打擊,敬愛的母親去世,而后他又得了一場肺病,從此他再也沒有返回講臺。(注:或許這一段簡介是必要的,來源為 A Preface to D.H. Lawrence by Gamini Salgado)

烂英语(2)

實在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題目,權且就用這個了,看看我們身邊的這些應用英語,真是夠爛的。Engrish其實和Chinglish 含義有相通的地方,Chinese+English=中式英語,當然是一種爛用的英語,而Engrish泛指一切爛用的英語。以下是我乘坐成都公交時用手機拍的圖片,他們的英語報站已經偏少了,可能自己都覺得是一種噪音污染。圖片上寫的是:(手抖,效果不清晰) 和諧包容、智慧誠信、務實創新 (成都公交的口號) 翻譯:harmonious and comprehensive wisdom and honesty verily and innovatively 分析:老實說這個英文我完全看不懂,widsom 和honesty 前面的兩個形容詞很顯然做定語,跟口號要表達的內容十萬八千里,兩個副詞又沒有相關聯的動詞,如果是一道翻譯考題,毫無疑問的零分。非要翻譯的話,用它們相對應的名詞為好。 愛護車內衛生,請勿吸煙。

Wilbur

簡析:小小蜘蛛巧奪天工,飛越”天塹”構建新居。細膩的紋路,金屬的質感,黑影俠客使出”縱云梯”似的上乘輕功。也如悠閑的詩人,胸中藏有絕妙好辭,輕揮珠筆委婉道來…… 注:本圖片來源于全美2005年度最佳攝影博客-悄無聲息,文字為本博添加。 Wil·bur, Richard Purdy. Born 1921. American poet whose works, including Things of This World (1956), adhere to formal conventions of rhyme and meter. 影像指拍摄对象留在胶片上的正像或负像。被摄体通过摄影机镜头形成光学图像,聚焦在摄影机里的胶片上,通过曝光形成潜影,再经过冲洗,在胶片上形成由银粒或染料组成的被摄体负像,负像经过复制在正片上便得到正像。负像和正像都叫影像。

我永远不会忘记

这张父与子冲浪時其樂融融的照片攝于我幾天前的一次假期。這位父親對兒子全身心的愛讓我動容,感懷。他愛的方式讓我憶起我的父親。這封給父親的信寫于幾年前。 親愛的爸爸: 我只是想衷心感謝你和媽媽帶給我的美妙童年。好多時候,我都想重回童年,再次重溫爸爸給予的愛、熱情、歡笑和安全感。雖然我們小時候家里很窮,我從未有任何失落。父愛給我的遠勝于金錢所能買到的東西。 我永遠不會忘記在德班 [南非(阿扎尼亚)东部港市] 我被水母狠狠地蜇了一下,您把我緊緊抱在懷里 我永遠不會忘記六歲時我被推進手術間,那只嚴重斜視的左眼將接受校正手術時,您流下的熱淚 我永遠不會忘記您帶我去林克斯菲爾德初級學校上學的第一天,從您微笑的面頰滾落的一滴淚珠

耶稣在日本颐养天年?

如果有人告訴你,耶穌死了以后安葬在日本,你的第一反應定是”腦袋進水了吧!?”。誰都知道耶穌受難、復活和升天都在圣城耶路撒冷,跟日本八竿子打不著。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哪怕這聽起來是天方夜譚。瞧瞧這群日本婦女身著和服 (Kimonos) 莊重且有節奏地圍繞著一個墓地轉圈,拍手,舞動,口中念念有詞, “Nanyadoyar, Nanyaonasareno!” 她們認為此墓地安葬的就是上帝之子- 耶穌基督。 她們口中的念詞是翻譯不出來的,即使在日本語當中,這些話也屬于胡言亂語。當地人(日本北部的新鄉村Shingo) 深信耶穌沒有死在Golgotha(耶穌殉難地,位于耶路撒冷附近),而是輾轉來到了日本新鄉,并娶了一位日本女子-美由子(Miyuko),育有三女,終年106歲。一位八旬老翁甚至稱自己為耶穌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