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7

柏林

我們都還記得初到一座陌生城市的感覺。胸中有一股莫名的熱流在涌動,面臨未知因素的好奇以及種種恐慌。從碎石柏油馬路的材質直達猛犸似的摩天大樓,你探索的欲望被點燃,那些犄角旮旯還有多少神奇的玩意兒?過去你很滿足于這種感覺:打開自家前院就可以漫步于傳統與現代之間,每一處建筑都在訴說著一個動人的故事。如今一切都變了,偌大的城市,鋼筋混凝土建構的森林正在吞噬著許多美好的回憶。光怪陸離中,你開始迷失自我……對西蒙尼來說,這個城市就是柏林。 注:西蒙尼-薩巴帕迪(Simone Sbarbati 為德國知名攝影家);文字內容為筆者自行添加。 ps: 非常羨慕那些能拍出精美圖片的朋友(比如美好藥店,Luftbaby),配上感性的文字,總能讓浮躁的心安靜下來。

大鹏金翅鸟

近日拜讀了河西先在《書城》(2007年6月)撰寫地《金翅鳥》一文,深為佩服。該文天地縱橫,深入淺出地分析了大鵬鳥的傳說、神話,以及在佛教中的重要地位、母題和文化解碼等。唯一遺憾的是受制于篇幅,其中母題和文化解碼部分偏少了一些。筆者喜歡神話、宗教(主要是圣經),小時候就看過《西游記》、《封神演義》、《山海經》等。讀大學時借的第一本書是《一個喇嘛王國的覆滅》。我沒有如此高的功力可以彌補以上的缺憾,這篇日志至多算讀書筆記吧。 大鵬金翅鳥在佛教天龍八部護法神當中排名第六,名謂迦樓羅,两支翅膀张开有336万里!以龙为食,可除掉毒龙,每天要吃一龙王和五百条小龙,到命终时诸龙吐毒,无法再吃,于是上下翻飞七次,飞到金刚轮山顶上命终。因为他一生以龙(大毒蛇)为食物,体内毒气极多,临死时毒发自焚。肉身烧去后只余一心,作纯青琉璃色,是為佛教至寶。大鵬金翅鳥法力無邊,佛經用其來比喻佛祖的至高法力。《智度論》寫道:”譬如金翅鳥王普觀諸龍命應盡者,以翅搏海令水兩辟,取而食之。佛亦如是,以佛眼觀十方世界五道眾生。”另外,《金剛光焰止風雨陀羅尼經》中,佛在摩珈陀國布道逢暴風雨,說制伏風雨害之惡龍的壇法神咒(似乎效果不佳)後金翅鳥王從寶座上起身,重復說該法咒,結果暴風雨立停,由此可見一斑。

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NB!

絕大多數情況下我是不會轉載什么的,不過在hoofei那里看到這個視頻,我快要瘋掉了,這是我有史以來看到過最牛B最不可思議的事情!會畫畫的人可能不少,畫的好的人不多,能夠用windows 自帶畫圖編輯器畫出達芬奇的蓋世之作《蒙娜麗莎》的人,你覺得這世界上能有幾個?大家來看看熱鬧,一定要堅持4分45秒,然后回去”頭撞南墻”,亦或上街”提刀砍人”……. 人们常说,疯子与天才只是一线之差。日前,一项最新的研究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这项研究涉及了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刘易斯·卡洛尔以及画家劳瑞等21位世界知名的艺术家,研究结果向人们揭示了“疯子”与“天才”之间缺失的一环。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6月11日报道,都柏林圣三一学院的精神病学家、同时也是艾斯伯格症候群(Asperger’s syndrome,一种影响人们社会关系但对人的智力没有影响的精神疾病)研究专家的迈克尔·费茨杰拉德教授对历史上一些最具想象力的艺术家进行了精神病学分析之后,他提出,在“疯狂”与“伟大”之间确实存在着某种联系,即患有艾斯伯格症候群的人能够拥有超常的艺术创造力和高超的数学天赋。

伊朗印象

這里遍地石油與黃金,然而干燥的大地,呼吸中有股嗜血的味道。狂熱的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人們手拿古蘭經高呼著”霍梅尼”的名字,他們正在秘密地生產核子飛彈,發誓要進行”圣戰”將美帝國主義徹底擊潰,將以色列從這個地球上抹掉……不要誤會,我沒有在寫小說,其實這是我腦海里關于伊朗的全部印象。如今這個神秘的國度到底如何?伊朗人民過著怎樣的生活?想像的翅膀再飛也飛躍不過霍尔木兹海峡。好在美國 《新聞周刊》的記者麥克-海爾什給我們講述了他眼中今日的也是曾經的波斯灣帝國。 好的,開門見山:讓我們把西方那些關于伊朗最荒唐的漫畫甩到一邊去吧。首都德黑蘭不是一座兵營,沒有要和終極撒旦-後化身為喬治-小布什進行圣戰的打算。事實上在這而呆了兩天我近距離觀察了兩個伊朗士兵。一個駐守在警戒塔上,在華氏95度的高溫下懶散地注視著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另一個不當差的則在德黑蘭的市中心購物。不夸張地說,這個地方是一片熙熙攘攘的景象。

唐穎这事儿

關于前亞洲錦標賽冠軍唐穎(化名)退役後擺地攤,拒當官員情人的傳聞現在已經是甚囂塵上,很多網站都在轉載這條新聞(连新華網都上了呀)最新的動向是當地有關部門出面澄清此事兒子虛烏有。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我姑妄說之,您姑妄聽之。 1. 首先回答一個問題,請不加思索,”你對二奶怎么看?” 估計多數人都會說,”不怎么看,沒什么”。這也許就是我們這個社會在道德觀念上轉變的真實寫照,你可以說”變質”或類似的話。 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不知道”二奶”的词源如何,反正社会词典中有其”重要”的位置。由此可见,当地跳出来辟谣实在是不智的舉動。潛臺詞是否要說,我們這里民風淳樸,路不拾遺。跟個凈土似的!?還說他們還可以當面對質,對什么質?唐穎敢嗎?還要不要混了。再說,那些”Yin 光四濺”的官員會乖乖地承認嗎?SB. 統計數據就懶得去找了,因為一抓一大把。幾乎所有的貪官污吏都有圈養”二奶”的編年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