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7

用image headlines做超酷标题

讓我一個文科生來寫技術文章這本來是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情。我想起在川外讀大學的時候,學校開了一門選修課程叫《微積分》,考試的規定很奇特:隨便你翻書,討論,看筆記,只要不問老師就行。就這樣敢選這門課程的同學還微乎其微。很自然,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是文科生,成天ABCD,外加風花雪月,這些高精尖的東西還是留給同在沙坪壩的重慶大學的同學吧。:razz: 不過今天應zEUS同學的需求,還是要勉為其難一下,把我這個博客日志文章標題的做法給可能的讀者講述一下。插件原下載頁面是英文,哎,zEUS同學比較懶一點。呵呵,他馬上就要投身改革開放,建設祖國的洪流之中了!要說明的是這個插件我是在日志一文博客當中發現的,謝謝他的推薦與幫助,他的博客很酷!

本博友情提示

本博今日遭遇了建立博客以來最為古怪的事情,其他的朋友都能看到我的博客,唯獨我自己不能,但是我可以訪問其他幾乎任何的網站,你覺得神奇不?最終的回復說是線路問題。現已修正。 本博已經是驚弓之鳥,還是首先從自己身上找問題吧。于是進入wordpress的后臺,手動一條一條地把一些senstive comments進行清理。當然不會刪除大家的留言,留言是交流,是學習,可以找出自己的不足,鞭策著本人前進。我只是把那些關于頭文字G的相關評論做了技術處理,全部都以問號來代替,還請各位海涵。哎,有好多這樣的評論,耗費我一個多小時,累得夠嗆。所以這里本博無可奈何地對大家說,留言時請 不要涉及那些sensitive key words, 真地哪一天風云突變,大家都沒得玩了。如果您真地不小心留下了諸如此類,我也只好手動來處理了。還要對shn同學說聲抱歉,雖然不一定是key words 惹的禍,但我此刻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希望可以早日解封。 最后要開罵一下。我在WP中國論壇留下了關于老外抄襲Hoofei模板問題的自己的評論,當然這個事情早已經過去了。無論是反方還是正方大家都是人民內部矛盾,沒什么大不了的,下来還是朋友。比如對Yskin,我仍然是尊敬的。今天清理評論的時候,發現那個老外給我留下這樣的話(當時沒注意):Andiz | andiz@amsterdamn.org | Hi there Scottie,

这是一个说再见的季节

今天中午Eric給我打電話,本周六他將動身前往上海去做一個高級中學的外教,大概三個月左右。然后去浙江,仍然做一名中學外教,還要負責該校英語老師的美國當代文化的培訓工作,在那里可能至少要呆上一年。在這些地方他都能拿到較高的薪水,衣食無憂,怪不得電話那頭的他充滿期待,他的中國之行繼續,精彩人生拉開帷幕。很顯然,他再次回到成都的機會已經很小了,不過我們倆經常都會用到一個表達,Never say never. 他邀請我加入了他的facebook的朋友列表,這樣只要我們還要上網,無論天涯海角,彼此的聯系就不會中斷。電話要掛的時候我告訴他,Eric, you are my good friend. 下午去理發。發型師譚羅告訴我,他很有可能要離開這個理發店,因為他想趁著年輕,自己出去闖一番天地。他還有好多夢想:開一家高級理發店,去香港接受進一步的美發培訓,開公司,涉足其他的領域……我臉上陪著笑但心里非常失落,譚羅是我長這么大以來遇到過的手藝最高超的發型師,事實上他就是該店近20位發型師的翹楚。

疏漏,事故,丑闻?

今天一上网就看到了一则爆炸性的新闻:安徽高考文科综合科目统分有误 分数线重新划定。安徽省教育厅给出的说法是:由于计算机疏漏,漏掉了第39题,致使成績要重新統計,分數線也要重新劃定。目前國家教育部已派人來安徽省指導工作 (指導?還是徹查?) 安徽省教育厅和省教育招生考试院对因工作失误给广大考生和家长及社会造成的不良影响,诚恳致歉,并表示以此为鉴,深刻吸取教训,认真举一反三,切实做好录取工作,确保高考公平公正。 意思就是說:一場疏漏,糾正過來,下次注意,不會再犯。高考牽一發而動全身,承載了無數個家庭,親戚朋友,子女的幾乎全部希望。漏掉一道大題的分數(這道題總分32)對很多學子來說就意味著人生從此徹底改變,一分都會壓死人,他們的心臟夠強壯嗎? 他們會覺得這件事稀松平常,就象沒發生過?[哎,豬肉雞蛋剛剛降了一點,分數線又漲了,老百姓的生活不易啊]

意大利摄影师西蒙尼来访

网络真的很神奇!就在我昨天發了一篇名為《柏林》的日志後不久,文中提到的意大利知名攝影師西蒙尼-薩巴帕迪(Simone Sbarbati)竟然找到了我的博客而且還留了言,足令我驚異地無話可說。我納悶了:他是如何找到這個地方的呢?思前想后,故事可能是這樣的:西蒙尼昨天閑來無事兒,在搜索引擎當中輸入自己的名字,結果發現了一位中國的博客提到了他,很自然地他點開了那個鏈接。我的博客被收錄得很快! 😆 用Google 搜索選擇中文網頁,這篇日志排在第二(如果選擇中國網頁,排第一)不知道這位老兄會不會用百度,如果是的話,也排在第一。 我是在一本線上電子雜志看到的西蒙尼的部分作品,沒有更多的介紹。我只知道他酷愛柏林,作品多以黑色呈現。該日志的文字介紹其實我根據這些圖片描繪出自己的感受,也不知道符不符合作品的主旨。西蒙尼給我留言以后,對我竟是一種考試。如果自己一點都闡釋不出其作品的意蘊,那顯然就很丟臉了。 🙁 自我感覺還表現地可以,各位感興趣的話請參見該日志後我的英文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