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ugust, 2007

海归该拿多少钱?

海归该拿多少钱?其实这是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难道群情激昂、七嘴八舌就可以改变海归的收入?RSS订阅中看到芒人摸象博客发了一篇题为《留学生真会三千块钱打发自己? 》的日志,博主以反诘的语气清晰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靠。说到立场,笔者也想表明一下:我有不少亲戚、朋友和同学在海外。我心目中,海归从来都是通体散发着耀眼的金光,他们有很强的自理能力、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应该受到相应部门的器重。然而现实中,似乎一切没那么简单。 其实就业环境已经大为改变。大概七八年前,当时国内的硕士就可以直分住房,获得一笔不菲的研究启动资金,而博士更不消说了,老婆就业,子女就读都一并解决。如今,连我们这样一个原来连硕士都不睁眼看一下的单位,每年硕士生的自荐资料堆成土坡,台上火星撞地球般玩命地PK为求一职,倒是我们胃口高了,与时俱进,准备向博士靠拢。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娇子中的娇子,清华北大的高考状元们毕业去卖菜、修理自行车…… 海归们又怎能”独善其身”?

限时快递[2007-8-28]

博客有些时日了,它打开了一扇认识自己,认识他人和认识世界的窗户。每每想着博客之间多做一些交流和互动,羡慕诸如CBN和臭豆这样的聚合。不过邀约几位志同道合的博友搞联合要做的准备工作头绪繁琐,无法一蹴而就,再加上自己杂事太多,这个想法也只好暂时搁置。Never say never. 或许真的会有那么一天。 经常发现有这样的日志:Links for 2007-00-00 [del.icio.us] 网摘似的日志,给其他博友推荐阅读。诚然这些都是可借鉴的文章,但我想还是首先挖掘比较熟悉的博友的日志显得更有意义。比如我的友链差不多有50个,更新速度虽有差异,但还挑选不出几篇有趣、有意义或有闪光点的文章以飨众人吗?于是就开了一个新的分类:限时快递,主要选材来自于这些我既陌生又熟悉的博客友人。话题不限,时间为最近几周,篇幅为5-10篇,不定期更新,入选尺度以我个人体验为准。(排列不分先后)

危险的同学会

偶读北大怪才孔庆东的一篇特写《20年前的醉侠》,不禁感慨良多。老孔以其生花妙笔描绘了同学20年再聚首,忆往昔峥嵘岁月,而如今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文末钱理群老师寄语中文系83级:”同学聚会要有一颗平常心。”老孔让博友们理解这句话的意思。顺着这个思路,竟然得到一个诡异的结论:同学聚会-危险。 算来可以搞小学、中学(初中,高中)、大学等各个阶段的同学会,眼花缭乱。别离数载,十数载,每个人都自觉或不自觉地发生着化学变化,平等这样一个基点早就不复存在。某国经常这样教育学生:人都是平等的,工作是社会分工不同,劳动不分高低贵贱。基本上扯淡得无以复加。哦,当年的确是平等的,吃肉要肉票,买米要粮票,穿衣要布票,我们纯情得Like a Virgin.多年以后才发现,班上的瘪三成了副总,拽;阿娇做了二奶,媚;老比的肚皮比西瓜还圆,恶心;死鱼就会到处借钱,我操;而自己东不成西不就,他奶奶的……除了无法不时刻计算着经济上的差距,天壤之别的生活品质,更要命的是大家思想很难碰撞,你说着地球语,他吐的是火星文。当真是cast pearls before swine.好多时候,除了那张面容你还认识以外,近前的其实是陌生人。

为什么鱼在圣经大洪水中得以幸存

洪水神话是一个世界性的神话母题,中西方都有非常著名的神话故事。我国广为人知的是大禹治水和女娲伏羲的故事,而西方当然首推《旧约-创世纪》中的诺亚方舟。(Noah’s Ark) 起初,上帝震怒于人类自诞生以后,逐渐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终至恶贯满盈,遣洪水要灭亡人类,但又心存怜悯,便选定义人诺亚一家留下,造方舟避祸并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笔者发现:进入方舟的动物为飞禽、走兽和昆虫,上帝独独忘了稍上鱼儿!可鱼儿在滔天洪水当中安然无恙,为什么?曾经就这个话题请教多位读过《圣经》的朋友还有教授《圣经》文学的老师,结果是一无所知。在参阅多种资料后,有了以下一些观点: 地壳剧烈的运动(包括火山爆发)致使深渊的泉源崩裂(fountains of the great deepth) ,大量的矿物质溶入水源,淡水变成咸水,换句话说,我们认为大洪水之前的水质徧淡。

武侠小说登堂入室有何不可?

今年9月武侠小说泰斗金庸的名篇之一《雪山飞狐》(节选)将正式进入北京市中学语文教材,曾经被视为“俗不可耐”的武侠小说终于有了名分。这是对金大师文学文化功力的肯定,也是对无数武侠迷废寝忘食的肯定。 我当然是一个武侠迷。小学时热播大江南北的《射雕英雄传》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武侠的魅力,记住了非常古怪的名字—金庸。中学时武侠小说在同学中已经相当普及了,James因为姓张便及其恶心地宣称自己是张无忌,他暗恋的女生因为名敏,就自然成了赵敏;李雄几个衰人也说自己是什么光明左使,黑暗右使,四大护法王,而我一时半会找不到特别合适的名号,总不能说自己是段誉吧,急得抓耳挠腮,后来干脆说自己很像令狐冲,却被人笑掉大牙。我靠,你们都能对号入座,我咋就不行呢?然而,读武侠小说却是离经叛道的,轻则被视为不误正业,重则老师直接来家访。不过魔力难挡,上课时把语文课本的塑料方面撕下来包住小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悄悄地在被窝里打起了手电……就这样,金庸、梁羽生、古龙、温瑞安、上官鼎、萧逸等,基本上来者不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