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利剑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从遗书看《深海利剑》男主角卢一涛的心理轨迹

对于《深海利剑》的分析已经不少了,观点角度各有不同,颇为有理。不过,有个片段似乎尚未被有效讨论。这就是遗书。遗书出现在卢一涛等人随801艇进行极限测试前夕,要求所有队员亲手撰写遗书,遗书被军方严格管理和保密。如果队员平安归来,遗书由他们自行销毁。 遗书的定义,无需赘述。潜艇出航具有很大的未知性和危险性,不过该剧并未交代这是否是卢一涛等人第一次书写。假设这不是第一次书写,那么这个片段的分析价值严重不足,因为队员早已经习惯这种纸上的“生死离别”,他们会相当从容。从后续剧情来看,推翻。这是他们第一次书写遗书。 面对葬身大海的可能,平时藏着掖着的话可以倾述了,来不及表达的也该说了。卢的遗书留给母亲,表明自己乐观,早觉得生命已经很赚,无怨无悔—— 吕艇长牺牲自己使他得到了生还的机会。姜耀韩冰洋留给新婚妻子,鹿宁席澜留给父亲,尚堂留给了金子晴。(尚作为高级军官应早写过遗书,在不认识金以前推测他的话留给家人或前女友)

《长航》(金子晴口述 @第25章-大结局)——电视剧《深海利剑》续写

(二十五)唯有爱(大圆满结局) 旁白:今天,阳光明媚,一碧万顷。卢一涛随航母编队返航,金子晴手捧着蓝色妖姬站在人群当中,清风微拂她洁白的裙衣,她在盼望着,盼望着。。。 口述:摄氏26度的午后,我站在廊桥上,这恬适的喧嚣渐渐淹没在心的空灵。 淡咸的海风卷过来一阵阵清脆的鸥鸣和汽笛声—— 点儿,线儿,风把声铸成圆的,方的,长的,短的。 尽是灿烂的,敞亮的,倾泻在波涟里,澄蓝而凝匀。 海的明净穿透了我的心田,鲜艳,缱绻,流水,流水,流入我无尽的似生的梦寐里。 轻轻地呼唤那将要靠岸的战舰,你再快一点,你再慢一些。

《长航》(金子晴口述 @第19章至第24章)——电视剧《深海利剑》续写

(十九)飞奔 旁白:金子晴手里紧紧抓住卢一涛的书信,生怕滑落,她飞奔向司令办公室,在喧嚣人群中她只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嘭嘭地跳动。。。 口述:为何我的眼泪在飞,一直在飞?它们飞出一朵朵盛开的花,刻在脸上,长在心里,感念世界曾经那样残酷待我却还是为自己留下最后一片心的净土。 期待曾经就像模糊的夜的眸子,告诉自己时光在低吟中翻涌,彼岸的瞬间,过去的,永似走不到故事续集的前面。 过往,我成了生命中的局外人。在某个物是人非的路口,那些停留过的,还有那些匆匆走过的,坐着,站着,我只能看着它们流逝。。。 而今,讲故事的人不再熄灭,那近在咫尺的念怀终究在点滴蒸发前,载入希望的快乐之舟,聚源成溪流,奔涌向海子。 涛,我要加快脚步,奔向无处不在的你。。。 涛,我有些倦了,牵着我的手,让我找到回家的路。。。 (旁白:金子晴终于赶到了司令办公室,司令看着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很疑惑)

《长航》(金子晴口述 @第13章至第18章)——电视剧《深海利剑》续写

(十三)菲雨(3) 旁白:金子晴狠狠地挂掉电话,但她感到很无助。 口述:敢情那些传说都成真了?“舞花飞雨,涛声拍岸” 咦,我脑袋什么时候钻出这样的破词小调? 但现在看来,菲雨利用工作之便,接近卢一涛是明摆着的事实。装配新型导弹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各个岗位密切配合。那他们不是天天泡在一起了? 还拉着卢一涛听浪漫主义爱情交响曲,菲雨完全是有备而来。 不过,刚挂断电话我就后悔了。远航期间通上电话何其困难,思念就像一只神秘的沙漏,每时每刻都在悄悄地落下,却又回落我的心里,周而复始,永不停息。我这次没好好给他说话,下次又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我不想说了。心情这么糟糕还能说什么?下一次再打电话,我第一句就说,“祝你们幸福!”

《长航》(金子晴口述 @第7章至第12章)——电视剧《深海利剑》续写

(七)短信 旁白:海上航行赶上了春节,大家喜气洋洋,舰队难得地靠岸修整,金子晴终于有机会和卢一涛直接联系了。 口述:这一天好期待。除了问候父母,还能抽空和卢一涛发几个短信。我感觉他无时不刻不在我的身边,但是又好像分别了很久很久。 大年三十这一天一大早起来,我精心地打扮了一下,卢一涛虽然看不到我的样子,但是他可以体会我此刻的心情。心中有点忐忑,他会和我说什么呢?上午9点,他的短信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