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写主义

硬写

博客再不更新不是长草的问题,而是全面沙化的现实。不过这份压力并不能决定是否动笔,就像我们都会买一些可能根本用不着的物什,仅仅供观赏,或纯粹拿来遗忘。别说人生该如何丰富,其实大把的时...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年终札记

想想炫富真是某些人的天性—— OG、SB、AG等大型活动系列只见一茬又一茬的烧钱游戏。人们对有钱人多而不少都有些尊敬或敬畏,此间自然是做到了。至于什么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生活水准、房...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请看电视

世界杯号角今晚正式吹响。更新一下吧,要不然这里真要长毛了。 比起电脑的小屏,电视总归要大一点、清晰一点,虽然央台搞一家独霸,看不到詹俊、黄健翔、大眼的现场,暂且忍了。这世界,有钱人...
阅读更多
相对无语

作协的豪门盛宴

一名作家让人记住自己靠的是文字,而不是衣着光鲜、头发油得连苍蝇都站不住地出席什么宴会。但本朝的作协们入住了豪华的索菲特五星级大酒店,给个机会就招摇过市,我很纳闷:难道他们自己捐出了...
阅读更多
相对无语

所以荒诞

捧起加缪的《西绪弗斯的神话》,他告诉我: 一个能用歪理来解释的世界,还是一个熟悉的世界,但是在一个突然被剥夺了幻觉和光明的宇宙,感到自己是一个局外人,这种放逐无可救药。 理智尝试把...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