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身体写作及其他

者已死。结构主义大师罗兰-巴特(Ronald Barthes)于1976年向世人宣布:The Death of Author. 简而言之,不管作者意图如何,文本只有在原作者身上才具有[一义性],文本一旦呈现与读者互动的遭遇中,读者以自身的思考和文化脉络,创造意义,作品的终极意义不再重要。作者已死成就了读者之生。不过理论往往是灰色的,作者不会轻易地束手就擒,稍微改变一下叙事模式,就令读者不敢妄言。传统小说的叙事者多以全知全能者出现,偶也由主角和配角担当叙事者,而后现代小说中,叙事者身份便不再那么纯粹。

交互式文学。科技的发展使得文本有了新的表述语言,非文字、超文本、多媒体、时空错杂等,颠覆传统的创作与阅读方式给予双方自由的表达空间。作者好像真的“死”了,价值支点和统一人格都被取消了,人的行为完全出于“真我”。写作中的人格主体身份概念模糊,代之以“飘移的主体”— 无限可塑性。读者享有充分话语权的时候,对“真”“假”的判断也会出现偏差。突然想到了《黑客帝国》,不愧为史上最具哲学意味的电影。

身体写作。耶稣《福音书》中提到,引出内在的你,你将得救,不引出内在的你,留在里面的将毁灭你。女性主义倡导解放政治、情欲等,甚至连性别界限也在慢慢消融。法国女性主义学者西苏(Helene Cixous)在她的《美杜莎的微笑》中说,由于父权制文化一直占统治地位,妇女没有自己的语言,她只有自己的身体可资依凭。因而她主张“身体写作”、“躯体写作”。女性“通过身体将自己的想法物质化了;她用自己的肉体表达自己的思想

女性长期缺乏话语权,在网络盛行的今天,她们有机会将心理、生理、生存空间、思想主张等暴露出来。以往幽闭封锁的女性世界,具有极大的神秘性,对现在这个世界来说,终于难以抗拒了。

但“身体写作”正在越来越明显地祛除属于上半身的词汇,知识、思想、哲理、文化、传统、诗意等,而迈向更加张扬、叛逆和颠覆的“下半身写作”。《上海宝贝》的作者卫慧说道,“任何时候都相信内心的冲动,服务灵魂深处的燃烧,对即兴的疯狂不做抵抗,对各种欲望顶礼膜拜。”

卫慧、九丹、木子美…….这些人给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当身体写作越发被视为色情文学的时候,事实上,它在远离真正的女性主义文学。

躯体神话。身体写作可以看作古老的身体神话在现代的复活,因为身体神话一开始就离不开身体的想象。比如,洪水神话的一个起源的解释是远古人排尿的生理需求通过梦幻而演绎成洪水。再比如,创世神话中天地的产生往往是天父地母的结合而成,希腊神话中宙斯的老婆赫拉就是大地神,中国有女娲与伏羲结合,印度《罗摩衍那》又有湿婆和乌玛女神产下山脉的故事。

至于现代,人们的寿命都在曾加,但身体所受的压迫和危害也是与日俱增,大气污染、全球变暖、核子爆炸等等,从中东的人肉炸弹、非洲的恶性病毒再到中国的非典,都是现代的身体神话版本。

其他。突然为那些孜孜不倦、废寝忘食撰写博客的朋友找到了一个理论依据— 这就是一种身体创作和身体神话。还是西苏的一句话,“写作乃是一个生命与拯救的问题。写作像影子一样追随着生命,延伸着生命,倾听着生命、铭记着生命。写作是一个终人之一生一刻也不放弃对生命的观照的问题。”

尽情地解放吧,挥洒自己的身体吧!

Technorati 标签: ,,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8/03/28/about-body-writing-and-others/

Discussion

March 2008
M T W T F S S
« Feb   Apr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