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老友不一定万岁

青春,恍惚中一卷而过,但那些跃动的日子我们一起欢笑一起悲伤,记忆总会在人生某个角落/某个回眸中不期而至。记得,即使我们已回不到当初。 那年,我不顺路地去探望一位小学女同学,我们保持...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交谊舞钩沉

简单说来,交谊舞就是男女青年面对面,手握手,男手把着女腰,女手搭着男肩,随着音乐漫步的舞蹈。舞蹈起源于祭祀,但交谊舞的内在符号是身体的冲动。 我就读的小学旁边有一个电影院,那里有一...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KTV不完全史记

约莫子夜时分,几个黑影鱼贯而入街角的那一方霓虹,每个人进去的时候都悄无声息。里面,微弱的灯火摇曳出点点忐忑的欲望;甜美的waitress一扬手,“先生这边请”,他们来到了402号房...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有多少经典可以重来

青春真的会一卷而去,你再无资本可以挥霍,留下的只能是亦甜亦苦的回忆。于是,当兰博背着空空的行囊终于踏上返乡的旅程之时,我只想说,take him home, give him pe...
阅读更多
速写主义

英雄归来兮,别离兮

时隔二十多年,《第一滴血》系列再现银幕,而我们熟悉的战神、孤胆英雄雄— 兰博(史泰龙主演)也再次归来。当兰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割掉贼人的首级,捏碎喽罗的喉咙,手持穿甲炮砍瓜切菜似地...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