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老友不一定万岁

青春,恍惚中一卷而过,但那些跃动的日子我们一起欢笑一起悲伤,记忆总会在人生某个角落/某个回眸中不期而至。记得,即使我们已回不到当初。 那年,我不顺路地去探望一位小学女同学,我们保持了长久的友谊,大学都在时不时通讯,工作后联系少了。她不在家,她父母亲亲切接待了我。言谈中对她的现状表示担忧,说了很多,其实就是与男朋友的生活经济压力较大。自己没法说什么,总不能贸然支持她和男朋友分手。后来我留下了电话号码,我还是希望和她聊一聊的。不过,她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那时候我工作忙碌,也没有去多想。也许是她境况不佳让她不好意思再与我联络。可这么想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我也只是混得下去而已。反正很多年都没有她的消息。前不久一个非常的巧合我得到了她的联系方式,她结婚了,还是原来那个男朋友,刚刚做母亲,各方面看来不错。和她联系上,我很开心很激动,但我惊异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而且似乎很多话题都无法再提起。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再随便和她联络已经算是一种打扰了。 唯有在心里为她祝福。

交谊舞钩沉

简单说来,交谊舞就是男女青年面对面,手握手,男手把着女腰,女手搭着男肩,随着音乐漫步的舞蹈。舞蹈起源于祭祀,但交谊舞的内在符号是身体的冲动。 我就读的小学旁边有一个电影院,那里有一个空坝,露天空坝就是舞池。每次在电影院玩的时候,其实是想浑水摸鱼——逃票看电影,我都会注意到舞池旁边的一块木板标识:禁止贴面舞!八九岁,我也知道贴面是啥玩意儿,但是我很费解:大白天跳舞,为什么还怕别人贴面?最近我才发现,几十年过去,原来贴面舞属于社会主义反三俗的内容,当然“天上人间”进行的肯定是高雅活动。 于我,交谊舞初印象是低俗的,它应该只属于超哥、超妹,而我是红花少年、三好学生。 第一次正儿八经接触交谊舞是高三的一次班会活动。比我小半岁但心理年龄绝对大我三岁的女副班长让我们开窍:以后读大学不跳交谊舞连女朋友都交不到!虽然我们也有些跃跃欲试,但毕竟害羞不敢站起来当出头鸟。最后她“抓瞎”地让我来配合扫盲,其他同学哄笑,而我像一个木桩。我完全不敢正视她的眼睛,女副班长很粗鲁地捏住我的右手往她的腰肢一放。音乐响起,只感觉自己在团团打转,难不成这就是交谊舞的秘笈?虽然隔着衣服,但还是感觉的到女副班长细皮嫩肉,令双方难堪的是我不时都会踩她的脚。舞曲终时,女副班长告诉我:你缺乏艺术细胞。

KTV不完全史记

约莫子夜时分,几个黑影鱼贯而入街角的那一方霓虹,每个人进去的时候都悄无声息。里面,微弱的灯火摇曳出点点忐忑的欲望;甜美的waitress一扬手,“先生这边请”,他们来到了402号房间。老熙正在拨弄着他价值近万元的多普达智能手机,眼睛一瞥,彼此会意一笑,“都来了!Are you  ready? Action!” 这当然不是underworld在接头,只是一次老友间的K歌聚会。 在看似色彩斑斓的城市生活中,仔细厘清其中的娱乐休闲方式,无外乎麻将、电影、K歌和泡吧。麻将容易让人伤肝、伤胃、伤和气,和同性去看电影实在是滑稽至极,那泡吧呢,震耳欲聋的音乐,歇斯底里的摇头舞,实在和一帮比较成熟的男性有些距离。老熙总爱炫耀,靠,当年我“操哥”(四川话,酷哥)的时候,这帮小屁孩都还在开裆裤哩。如今,我已告别娱乐圈了。 准确地说,这一代见证了KTV在城市中的兴起。早年谭咏麟谭校长有一首著名歌曲《卡拉永远OKAY》,此曲真是long long ago, 唱的就是年轻人K歌时的心情,包厢成了受伤心灵的避风港湾。后来导演路学长把它演绎了一下,并邀请著名影星葛优主演,就成了一部很后现代的电影《卡拉是条狗》,不过谭校长没有收取他们的版权费。

有多少经典可以重来

青春真的会一卷而去,你再无资本可以挥霍,留下的只能是亦甜亦苦的回忆。于是,当兰博背着空空的行囊终于踏上返乡的旅程之时,我只想说,take him home, give him peace, rambo is back… 兰博已年逾花甲,而我也告别了生涩的青春;《第一滴血》系列是一个热血男儿的成长见证,其实我根本不需要再去讨论到底剧情、表演该如何。 一位台湾作家无不感叹地回忆道, “我曾經是藍波迷,事實上,誰不是呢?……當然他老了,不論再怎麼鍛鍊身體,抵擋不了歲月風霜蝕刻了臉上的縐紋與鬆弛,不變的是,口齒不清近乎呢喃自語,冷漠空洞的眼神。…..我不能怪史特龍,雖然他讓藍波這角色的性格愈來愈平板、愈來愈不深刻,因為,藍波是他的化身,是他讓藍波的第一滴血如此鮮明、精彩地飛濺在影史的大銀幕上。 最後的結局如此無趣而毫無創意,沒關係,我們都愛藍波,將軍不需陣中亡,錦貂不必沙場醉臥。” 一个经典就此谢幕!那一瞬间,我试图去抓住那些经典影片不朽的印迹,拾掇记忆中的珠贝。因为现实总让人郁闷,无论是刚经历了损失天文数字的雪灾就忙着凸显什么先进事迹,还是陕西林业厅故弄玄虚— 几张根本无多少技术含量的照片公安部当然不会接手鉴定,想起这些扯淡几乎让我作呕— 当然他们的用意在我身上应验了。只有那些曾经的经典可以让人偷得浮生半日闲,借一米阳光。

英雄归来兮,别离兮

时隔二十多年,《第一滴血》系列再现银幕,而我们熟悉的战神、孤胆英雄雄— 兰博(史泰龙主演)也再次归来。当兰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割掉贼人的首级,捏碎喽罗的喉咙,手持穿甲炮砍瓜切菜似地将缅甸匪徒清理干净的时候,血腥、暴力、杀戮……你还能回忆起什么?我想到儿时观看《第一滴血1》的热血澎湃— 我也想成为一名英雄!而兰博是如此的年轻,身手敏捷,壮硕有力,他与一群人,哦不,是一支部队,甚至是钢甲部队在作战,他是一个人在战斗! 严格意义上来说,最新的《第一滴血4》在剧情上较为苍白。《第一滴血1》毫无疑问是最经典的,它将战争带给人的心灵创伤与卓越的游击战争完美融合,第二集与第三集多了些泛政治化的说教意味,而第四集将政治色彩大幅减低,回归暴力动作片的本真状态。从过程上来讲,兰博的使命完成的过于轻松了,在观众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匪徒们全都一命呜呼,而且根本没有一个像样的反派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