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老友不一定万岁

青春,恍惚中一卷而过,但那些跃动的日子我们一起欢笑一起悲伤,记忆总会在人生某个角落/某个回眸中不期而至。记得,即使我们已回不到当初。

那年,我不顺路地去探望一位小学女同学,我们保持了长久的友谊,大学都在时不时通讯,工作后联系少了。她不在家,她父母亲亲切接待了我。言谈中对她的现状表示担忧,说了很多,其实就是与男朋友的生活经济压力较大。自己没法说什么,总不能贸然支持她和男朋友分手。后来我留下了电话号码,我还是希望和她聊一聊的。不过,她从来没有给我打过电话。那时候我工作忙碌,也没有去多想。也许是她境况不佳让她不好意思再与我联络。可这么想我自己都觉得好笑,我也只是混得下去而已。反正很多年都没有她的消息。前不久一个非常的巧合我得到了她的联系方式,她结婚了,还是原来那个男朋友,刚刚做母亲,各方面看来不错。和她联系上,我很开心很激动,但我惊异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而且似乎很多话题都无法再提起。突然觉得自己以后再随便和她联络已经算是一种打扰了。

唯有在心里为她祝福。

老黄是我哥们。从小玩到大,而且很多兴趣爱好重合,比如电影、音乐、足球、台球等。老黄毕业于财经类重点大学,书法好,成绩不错,幽默风趣,能将大话西游台词倒背如流,可因为家里没关系,进不了银行。他四处投简历四处面试,总算找到一份房地产公司的工作,待遇还行,工作第二年就买了辆车。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比较漂亮的物质女,他感觉钱不够花了,经人介绍跑去赌球,这样来钱快。以下的故事就和那些什么《故事会》一模一样了:

他越陷越深,从几百元的投注到几千元几万元,然后存款汽车全部输掉,以至于不得不卖房抵债,而且他四处找人借钱,几乎是找每一个他认识的人借钱。可怜老父老母只好在亲戚那里借宿,即使这样,他还是没能摆脱魔爪—— 最后,他人间蒸发了。某次,从同学聚会那里听到这样一个黯然神伤的消息:他,自杀了。而那物质女友,早消失得无影无踪。谁都救不了老黄,他亲手把自己埋葬。而他一步一步被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彻底吞噬还是让人唏嘘不已。暗地里我有点迁怒于将赌球介绍给他的其他几位同学,后来我逐渐疏远了这些人。

不知道老黄有没有墓碑,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我还存有他的手机、座机、qq号码,当然再也无法联系上。

光阴拉著流水,命运伴著风水,老友不一定万岁。我们太脆弱太渺小,只是那些滋味会阵阵袭来,轻易地撕裂我们的胸膛。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13/10/27/old-friends-are-disappearing/

Discussion

October 2013
M T W T F S S
« Feb   Feb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4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0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662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9-6 3:17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