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不完全史记

约莫子夜时分,几个黑影鱼贯而入街角的那一方霓虹,每个人进去的时候都悄无声息。里面,微弱的灯火摇曳出点点忐忑的欲望;甜美的waitress一扬手,“先生这边请”,他们来到了402号房间。老熙正在拨弄着他价值近万元的多普达智能手机,眼睛一瞥,彼此会意一笑,“都来了!Are you  ready? Action!”

这当然不是underworld在接头,只是一次老友间的K歌聚会。

在看似色彩斑斓的城市生活中,仔细厘清其中的娱乐休闲方式,无外乎麻将、电影、K歌和泡吧。麻将容易让人伤肝、伤胃、伤和气,和同性去看电影实在是滑稽至极,那泡吧呢,震耳欲聋的音乐,歇斯底里的摇头舞,实在和一帮比较成熟的男性有些距离。老熙总爱炫耀,靠,当年我“操哥”(四川话,酷哥)的时候,这帮小屁孩都还在开裆裤哩。如今,我已告别娱乐圈了。

准确地说,这一代见证了KTV在城市中的兴起。早年谭咏麟谭校长有一首著名歌曲《卡拉永远OKAY》,此曲真是long long ago, 唱的就是年轻人K歌时的心情,包厢成了受伤心灵的避风港湾。后来导演路学长把它演绎了一下,并邀请著名影星葛优主演,就成了一部很后现代的电影《卡拉是条狗》,不过谭校长没有收取他们的版权费。

《卡拉永远OKAY》加速了KTV进入千家万户的进程。一开始,没有包厢也没有光碟,更别提电脑点歌。就是自个儿家里面的21寸彩电搬到一间小房子,弄一个日产的录像机,再配两个城隍庙打批发的话筒,得,猪插根葱成了大象,鸡圈垒了三层就叫“帝国大厦”。这么一个草台班子,年轻人们还是乐此不疲,妈的,终于让世界听到我喉咙里灌水的声音了!有一年暑假,哥儿几个不辞辛劳,骑单车20余公里从市中心来到了郊县,就为了唱一回卡拉OKAY,原因好理解,更便宜呗。

草台班子实在是土得掉渣,部分商家看准了商机,于是比较像样的KTV终于出现了。不过受制于场地和资金,绝大多数还是没有包厢,这就出现了一个现实且棘手的问题:唱歌得轮着来,你方唱罢我登场。大师马季曾经在相声中搞笑到,“咱们伦敦吧”(about toilet)

在大庭广众下,飙歌水平如何一到台前都得现形,如果你的嗓子是“莎士比亚加佐罗”,那你还是乘早歇菜吧。你无所谓,一帮朋友还丢不起这个人。唱得好了,一脸褶皱的老板娘很有可能送上一束价值1毛钱的塑料花,外加一个大红厚唇印(在其他唱客的哄笑下),别提都恶心了。能飙歌的在同伴中间地位极高,且特别受女生欢迎。像老柯这样就很自卑了,唱歌老不在拍子上,音色跟破鼓似的,一个人囧在那里恨不得钻地洞。看着老熙和几个漂亮女生眉来眼去,那憋气啊。后来,在歌神老七的指点下,老柯开始了忘我的练声。教室、走廊、厕所、操场、浴室,普通话、广东话、客家话,中文歌、英文歌、日文歌、大陆、港台、欧美,他能听到的统统模仿,他就像点唱机一样,不带歇息的。

歌神老七悔死了,原先就双星闪耀,眼见着成了三足鼎立。一见麦克风,就像狗见了骨头似的,“叼”着一刻都不撒手。据有关“史料”记载,歌霸是哥儿几个发明的,另外还有一个相关表达麦霸

再后来,KTV鸟枪换大炮了,不过飙歌也不再单纯了。每次都会出现一些稀奇古怪的人,搞得连麦克风都不敢抢了,动作也不敢做大了。故作优雅地来一两首舒缓的曲子,然后又故作大度地把麦克风传递那些陌生的面孔前面。等到那些陌生面孔准备当歌霸的时候,就溜到洗手间或走廊,清静耳根去了。有一次,老熙很神秘地对老七说,“等一等,呆会儿给你(介绍)一个知性美女。”很期待地端坐下来,等。她来了。幽暗的灯光下,她着一身黑色大衣,貌似楚楚动人。 哦,卡拉OKAY也能带来爱情。老七卖力地演唱着,动情处眼泪都快眨巴眨巴地落下。私下里悄悄对老熙说,“你真够哥们。”第二天,大白天相约喝茶的时候才发现,卡拉OKAY魔幻的灯光PS了对方还青春痘的脸,黑色大衣把身材缩小了一半。没别的意思,不过老七真不来电啊。老七心里骂道,下次一定叫服务生把灯光开亮一点!

如今,K歌很奢侈了,哥儿几个各有自己的事业和人生,聚首一次得撞日。正如开始说的那样,这一次就咱几个,特单纯。手握贵宾卡,不必记得电脑吐出的条码纸的入场时间,因为这是包场。抖落一下身上的风霜,将诸如烦恼等统统卸载,推开那扇门,在能穿透耳膜的音乐里,在那些熟悉的目光中,一切都像回到了从前,这里仍然是他们的舞台!

就让泪融化在风雨中
漂留在无尽的长空哦~
把梦想绽放在黑夜离开以后
我要抓住时间的手~
我型我show (这里是英雄的舞台默默的人走开)
我型我show (这里是智者的舞台犹豫的人走开)
我型我show (这里是未来的舞台羞羞的人走开)
我型我show (这里是生命的舞台脆弱的人走开)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8/11/01/incomplete-chronology-of-karaoke/

admin

Hello, the Matrix.

53 Comments

  • 留一个记号。结尾那首歌时髦了一点。

  • 收尾时,突然想起成都歌手苟伟的这首歌曲,就加了上去。反正都是一种心情。

  • 草台班子的KTV,还没见过呢,呵呵。

  • 亲眼所见,你一定以为那是古董。

  • 同LS 没见过….
    现在的还有量贩式的.汗

  • 我吧blog关闭了。麻烦删除链接。
    以后这里还是会继续光顾的哈。已经添加订阅到google reader。

  • 想想生活的乐子确实不多。K歌,我五音不全,去了也很少唱

  • @liby:如果你去唱过那才有感觉呢。

    @小写:哦,很遗憾看到你这样做。不过还是祝福你能做自己喜欢和有意义的事情。blogging从来都是点缀,或者某个时候,它真的什么都不是。

    @ifender: K歌时,完全只当观众是一件特困难的事情。大家聚在一起,是交流也是宣泄。

  • K歌我找不到任何的快感啊,呵,泡吧多点

  • 有趣,哪一位是博主你?

  • @shamas:泡吧就是闹了一点。清吧基本上就是茶坊。

    @tiger:棘手的提问。其实和我不完全对应。

  • 在97年那会儿,夏天晚上,街头开始出现,摆着一台彩电,两音响的草台班子,一般也没座,就是围一圈人站着

  • 卡拉未必OK,也不見得是條狗。
    但至少,卡拉可以讓我們假裝OK,讓我們暫時不用活得像條狗。

  • @deamer:我感觉城市中出现卡拉okay似乎还要早一点,大概是92/93年吧。那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浮黑:说得好。在那方天地中,即便是鬼哭狼嚎,也悠然自得。自己的舞台,唱响心中的歌声,让烦恼、压抑见鬼去吧。

  • “有一年暑假,哥儿几个不辞辛劳,骑单车20余公里从市中心来到了郊县,就为了唱一回卡拉OKAY”

    看来你们还引领了到农家乐耍的潮流……

    P.S. 20公里太少,成都2环一圈也才30公里。

  • @Kahn:主要是 干劲 大。因为当时郊县的卡拉okay比城里便宜大概一半左右,帐不可不细算。

    想起都搞笑,那天只有我们在唱,老板说想唱多久就唱多久。好像电费、茶水都不花钱似的。

    农家乐是我们的前辈,上一代“操哥”开始的,他们响应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下乡,发现这玩意儿原来很生活,很阳光。

  • KTV里多少风流往事,,,哈哈

  • 我也想去K哥,不过五音不全,得好好练习一下了

  • 现在还能在路旁看到所谓的卡拉ok,与其说是唱歌,不如说是吼,可能是一种宣泄吧。

  • 呵呵,我都N久没有去K过歌了,唱不动了~~~看你文章,看似应该也组织这么一场K歌活动~~~

  • 我基本不进KTV,进去了也坚决不唱,哈哈。
    “别提都恶心了”,貌似有点小小的错误?

  • @时:没那么多趣闻了。就是一帮人乱吼,不过也蛮开心。

    @半角苹果:你很谦虚吧

    @打篮球的手:现在都还能看到吗?一定很复古。

    @禾草唐楷:K歌一番,老友间温习一下友情。

    @牧狼羊:不唱,去KTV就比较闷。电脑打字,不时有点小错误,也懒去修改了。

  • 前天K了,一年就这么两三回。一般人,不跟他们进去~
    朋友说我K歌特发泄,特有趣,特带感情。虽然不咋跟拍~
    (拉着嗓子大家一起唱《真的爱你》和《水手》感觉特好!)

  • 对了,yo2的blog关闭访问了,没心思打理了,链接就删了吧~(早被你说中了,这就是博客的一过程)

  • @馨灵:能一起K歌的基本上都是很要好的同学或朋友。那个时候,可以无顾虑地释放自己。

    可能你同时维持两个博客也有些耗神吧。

    在经济萧条期,互联网所受的冲击很大。国内不少网站都无明确的利益点,其中一些会倒闭的。我不一定说的是YO2

    新链接已添加。

  • KTV真是个宣泄的好地方,可惜俺每次去都是引起公愤的主,实在太不着调了,但是不跟着吆喝又不行,于是只能放低了嗓门,憋屈啊!

  • 测试留言。

  • 我从来不去KTV 感觉是在浪费青春

  • 很长的文章 ,博主怎么不把 你的歌声录下来呢 让我我们感受下气氛。。。

  • 怎么把模板给换了?

  • @雅丹地貌:哦,也许只有少数事情才算不上浪费青春吧。娱乐而已。

    @晓镜:你唱歌的时候会不会带录音设备呢? 🙂

    @GooMoo: 一言难尽。博客出了较大问题,TMA使得整个日志全部按顺序排列,换一个模板就不会那样。我也不太明白为何。

    zeus的这款模板我一直都觉得很棒,乘此尝试一下了。

  • 不去kyv
    妈妈从小就告诉我 所以至今也没有去过

  • 还是习惯于老留言在前面的,而且现在的留言框字体太小了。。。。

  • 关于TMA的问题:TMA说是那个版本的mysql有问题,tma论坛上有解决办法,不过我觉得现在的也很好看。

  • @雪深:不明白哦。KTV很恐怖吗?

    @康:多谢。我看了一下,很有可能是服务器的问题,但部分插件或主题都有很能引发。解决服务器版本是关键。

    我现在使用ZEUS的这个主题,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当然TMA很难说再见的,其实也没什么,大家是写点东西,而不是成天研究主题代码什么的。

  • 这个模板很清爽哦:)最近也在考虑这种版式的界面,思考中!

  • 😯 模板换成zeus的了?不过觉得你原来的模板比较有特色~

  • @evacuee: 好啊,期待你的新设计。 🙂

    @JoBru: 原来那个主题出现了较严重的问题。不过换主题也太平常了,况且zEUS的这款设计也很棒。

  • 西岸换主题了?杂志型的主题。

  • 很久没去了,大家都比较忙。

    新主题不错。

  • @莫良:嗯。不少朋友都关心我换主题,呵呵。

    @查克:其实我也差不多一两年没有去过KTV了。能和自己K歌的人是少数。

  • 呵呵,这里很火爆啊

  • 😎 留下我的第一个脚印

  • 不知道能不能申请友情连接 😀

  • @leo:感谢光临!十分抱歉,友情链接目前已经饱和。不过交流不需要为“友情链接”所困扰。

  • 新主题很不错 🙄

  • 确实 k歌现在可奢侈了 我都忘记歌房里是什么样子了

    说到校长, 我很喜欢他的难舍难分和水中花 永远难以忘怀~

    有些日子没来了 还好 你更新慢 哈哈

  • @Centeur: okay. @zera: 校长的歌很难唱,国语发音比较怪异,又极富磁性。看来更新慢不是什么优点,不过那是因为没有就业失业的压力啊。 😎

  • :mrgreen: 卡拉永远ok. 什么都不说了,都在歌儿里.

  • 英国人喜欢卡拉okay吗?

  • 呵呵,昨天刚去K歌,很久不去了,有些觉得索然无味。

  • 支持下

  • 😯 一进KTV就容易忘我。 忘我是可怕的 😳 😛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