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7

从活佛的封号说起

一直以来,我都对西藏很感兴趣。还记得郑钧那首《回到拉萨》吗,曾有多少人为他炫目的音符而感动;读大学的时候阅读的第一本书是《喇嘛王国的覆灭》,以后还陆续看过《DL喇嘛传》,《班禅喇嘛传》和《藏传佛教》等书籍,说实在,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西藏那博大且神秘的胸怀在吸引着每一个探寻而又好奇的心灵。不过和很多人要去西藏游历观光不同,我对其宗教文化和历史更感兴趣。经常和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研究生的同学”师爷”提起一件事儿:那年大学毕业他接到了西藏大学的教职录用通知书,如果他去的话,现在肯定是那里的权威了。很遗憾,由于种种原因他放弃了,此事还差点被系部书记上升到”破坏民族团结”的高度。如果他真去的话,无论如何我都要到西藏去拜访他,顺带旅旅游 🙂 其实,西藏,终究有一天我是要去的,不是旅游,是朝圣!

习惯性“垮死”

一把刀,一杯鹤顶红亦或一颗子弹,送给中国足球的有关人士 记住这两张让亿万中国人蒙受奇耻大辱的脸,一个是猪头,一个是狗头 中国球员是优秀的球员,只不过千里马遇上了屠夫 中国球迷是痴心的球迷,只不过脆弱的心再一次被打成了筛子 阳光总在风雨后?风雨过后是冰雹 天堂总无路,地狱之门却敞开着,听见阴森恐怖的笑,身体已经被钉死在第十八层…… [垮死:成都话,就是洗白的意思] 瘟酒吧: 傻逼在菜市场颠倒众生,我在默默无闻的织毛衣。 白一刀: 白日依山尽,傻逼织毛衣。 白一刀: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你他妈这叫物以类聚,傻逼还给傻逼织毛衣。 North: 银笺别梦当时句,我比傻逼还傻逼。书生薄命宜将息,还给傻逼织毛衣。 North: 我在人世间默默无闻地当傻逼,你在菜市场颠倒众生地织毛衣。 猪蹄蹄: 恒源祥,羊羊羊,还给傻逼织毛衣。 瘟酒吧: 你比世博还世博,你还给世博织毛衣。

心属阿根廷

毫无疑问,我是铁杆阿根廷球迷。由于世界杯中国永远没戏(2002韩日世界杯是一个阴谋,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所以我的主队只有阿根廷。晨6点半,不顾早上8点就有要事,打开电视,阿根廷0:2落后巴西,透心凉,凌波微步难破铁桶阵,浪漫主义到底比不上实用主义;视网膜迷糊的是电影般重现的迭戈1998年的抱头痛哭,巴蒂2002年恸碎山河的如烟画面,耳边再次回响起那首痛彻心肺却又厌恶至极的麦当娜的Don’t Cry for Me, Agentina! 如同2006年被德国”点杀”,希望的田野再次变得满目疮痍,热切的心再次被极冰冷封。终场哨响,潘帕斯雄鹰折翼安第斯山脉,而巴西猩猩们开始拙劣地扭起了屁股,我的阿根廷,我绝美却又脆弱的阿根廷…… 技术分析还是交给球评家吧,我只记得绰号足球王国的桑巴军团在阿根廷旋风面前玩起了功利足球,他们一贯自诩的出神入化的控球全场落后阿根廷15个百分点- 很自然,这个星球上没有一只球队敢和阿根廷玩对攻,控球率可以超过阿根廷,巴西也不例外。

总会有那道坎

120天,100篇日志,不是猛男的我其实很疯狂。在日志到达第90篇以后,我憋着一股劲,象一个注射了兴奋剂的运动员发起了最后冲刺,很快地撞线- 完成了第100篇。然而药力消退后,后遗症并发:疲惫,厌倦,恍惚……突然找不到博客发展的方向,像一支迷途羔羊。也许还有很多可以谈论的话题,但是已无付诸笔端的热情。以为自己会休息很长时间,但即使在不敲击键盘的那段时间,又何曾离开过博客?在彭雷的帮助下,我学会了用抓虾订阅多位博友的日志。当我登录抓虾浏览的时候,不是很期待博友又有新作问世吗?如果长时间看不到更新,至少那一瞬间不是怅然若失吗? 从事电影工作的高山以其唯美的文字令我陶醉,他似乎也遇到这样的坎儿- 到底该怎样对待博客?他在《无奈的遗忘》中提到:博客是一个怪物,博客扭曲了人生的态度。于是他许久未更新。

No.100

终于来到一个梦寐以求的数字:100- 这是我第100篇日志。100意味着什么?它不是学业中的满分,但这是一个里程碑,踽踽独行的我,一路上-播撒汗水,记录人生,观自在天,俯瞰大地,而感动和希望,好似不屈的种子,在冻土深层悄悄地萌发。此刻万籁俱寂,窗外杨柳的枝叶随风摇曳,身姿婀娜,那蟋蟀使劲地配合着,淘气地吟唱,这是我的世界,我的景致。对面好像有一个人在问我什么,都是关于博客的,她似乎很好奇…… 博客到底是什么?博客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座无尽的宝藏,是一个契机。博友们闪烁的思想火花辉耀与我的双目,真知灼见于我心有戚戚焉,日常琐碎、鸡毛蒜皮也能产生共鸣。这是深层次的精神交流与渴望。有时你会自我陶醉,不在乎是否有观众,小桥/流水/人家,今夜你只想随着感伤的音乐,一个人舞动。是的,打一个响指,come some mus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