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7

谭谈交通

成都电视台搞了一档法制节目叫”谭谈交通”,一改普法节目的死板与严肃,形式新颖、内容生动,在本地观众中非常有影响,一个字”火”!主角是正儿八经的成都交警谭乔,他和成都电视台的采编人员没事扛着摄像机,出没于大街小巷,”嗖”地一下就给那些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来一个突然”袭击”。可能心想,完蛋了,得挨训又罚款。不过当帅气的谭警官和你交谈起来时,你会发现自己好像上了电视台的一档娱乐节目。您瞧瞧我今天看到的这出。一辆白色奥拓车飞驰而过,逆向行驶,车内坐着黑压压的几个人。谭警官说时迟那时快,驾车尾随其后,终于在一家大型工地的施工现场挡住了这辆拓拓车。他们的对话展开了:

右手与左手

去年研习宗教人类学的时候,自己进入了一个全新、神奇且陌生的领域,在川大Prof. Liu的指导下查阅了一些书籍增长了不少见识,我想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些有趣的知识,算是读书笔记吧。 可能国人小时候都有这种经历:如果你天生喜欢用左手吃饭一定会为长辈所训斥,必须让你纠正这个”坏毛病”。似乎没有人去关注这个问题的背后,不过法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涂尔干的学生赫兹(Robert Hertz) 却长期深入地通过宗教学和人类学的角度去认知这个问题,他于1909年发表论文《右手优先:宗教级的研究》,显示其卓越的原创性研究成果,他很有可能成为比肩其老师的思想家,然而1915年他参加一次世界大战成了炮灰,年仅34岁。这篇论文后为尼达姆年1973译成英文《右与左:论二元象征分类》,从而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关注。

与总统博客过招

首先申明:本人对盘古网络没有任何恩怨,跟我八竿子打不着。我只是在wordrepss中国论坛提出自己的疑问,盘古博客为百度收录的问题。本来这是一件很平常,很小的事情,不过盘古代理商总统博客以一种极度让人反感的方式回应我的疑问,古往今来,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肯定要接招。其他看官你尽可发表自己的看法,畅所欲言。您接着看: 起因:网友online01提出他的看法-(点击看原文链接) 这里有同志也提到了盘古网络,原来也用过他们的空间,不过用了几天就扔掉了,当然钱是交了。 1、空间性能问题,第一次访问网站时很慢,只有当你打开了一个网页后,再访问其它网页才会快一点。2、搜索引擎可能会不收录,估计是一个空间上放了太多站的问题。3、客服你基本上是找不到人的。打电话过去,不接你电话还不算,他偏偏接通了你的电话不说话,把你的电话放在那里不挂,浪费你话费.

沮丧

突然自己很沮丧,难以名状的沮丧,天空的浮云如此飘渺,尘世中的我犹如一只小小的蚂蚁,蹒跚爬行。使劲儿地吼,可声音离身一尺便如一块砖头重重地摔了下来。俯瞰芸芸众生,映入眼帘的总是那躁动的肉体、灵魂和欲望。 一开始学外语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不要和老外谈politics,因为这是西方人的隐私,好像一提到这个老外就很不爽。由于专业的关系平时接触了很多老外,令我差异的是,稍微熟悉一点,他们都要谈论politics, 滔滔不绝。Robert是这样,Johnson 是这样,Mac是这样,Eric还是这样……然而话题末了的时候,他们都会耸耸肩,Politics makes me frustrated. 我清晰地记得Mac摊手,耸肩,撅嘴一气呵成的连贯动作,而后他会说, Let’s change a topic. 因为politics虽然让大家肾上腺素分泌陡然增加,但迅即让人觉着釜底抽薪一般,一切都是P话。好似一种情形:去迪吧热舞,与美女摩肩接踵热血沸腾,舞会散场的时候,买醉的你出门,迎面吹来一阵寒风,才发现与你相伴的唯有影子,虽然它拉得好长。

中国人的办事效率其实很高

国人办事效率如何?想必大家都有自己的评判。想起原来给单位购买一电子设备。先要到省电子厅拿什么批文,冒着火辣的太阳蹬起自行车就去了(打的等自己掏腰包)。到那里被告知管事儿的临时有事,郁闷,只好明天再来。幸好第二天人在,拿到批文。不过还要去省财政厅再办理一个手续。又是汗流浃背地跑过去,办事员很无奈地对我耸耸肩膀,"我们快下班了。" 我靠!不是还有半个小时吗?办公室里吹牛的吹牛,打坐的打坐,那剩下的时间是用来调整的。我象一个孙子似的求通融通融,可别人是ZF公务员啊,懒得理你。第二天又心急火燎地过去(是啊,就一个手续都办不好!?) ,OMG,那人干脆就"消失"了,说是有点感冒。心里很憋火,"她走了,这事儿就办不成"。答案是肯定的,还真办不成。最后公章盖完,手续办妥,都已经是第七天了。您纳闷了,什么宝贝疙瘩啊?就一个双卡带CD的录音机,价值几百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