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0

很火车

火车似乎能传递一种难以名状的审美符号,身在其中,整个人不由自主地会被吞噬…… 未名小站,套着红袖箍的列车员忙不迭地让喧闹的人群退离黄色警戒线,人们终于迎来在污浊空气中彼此的告别。 推开窗户,向熟悉的人群挥手告别,道一声珍重,此一去海角天涯。 汽笛响起,列车缓缓驶发,有一个人默默地站在角落,焦急地摩挲着衣领,嘴里似有千言万语。 他突然迸发出一种想要挣脱的力量,接着准备穿越警戒线,可是被拦了下来。 最后他绝望地伸出一支手,试图抓住空气中残留的某种味道…… 这是我的大学同学,一个沉默、内敛的人,后来他追着火车又跑了一里多,只为一个心爱女孩的远去。 第一次感觉月台/火车会让人发疯,离别的滋味贯通五脏六腑。 也经历过离别,可遗憾地是没有一次发生在火车站,人生的残缺大抵如此。 我在思忖:为什么“很火车”?也许有以下几点:

祭神如神在

手腕一串佛珠,寺院里求的,注意不能说买的,哪怕是明码实价。求的,沾佛气,遇事才灵验。脖子上又挂了一个十字架,据说基督很时髦。一场麻将下来,捞牌的时候说“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快胡牌的时候说“阿弥陀佛”;不小心放炮了又说,“Oh, MY GOD!” 这不是信仰错乱,因为对不少国人来说兼信几种宗教,或应景意思意思,司空见惯;信仰本来就像做买卖,搞押宝。有点迷信,但又不执著,进一座山就拜一座神,此态度可衍生为对多种宗教的不排斥,万一神明真的存在当如何?似信非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可不信,又不可全信。国人太牛了,反正怎么都不吃亏! 鲁迅的剖析很深刻:中国人自然有迷信,也有信,但好像很少坚信。我们先前最尊皇帝,但一面想玩弄他,也尊后妃,但一面又有些吊她的膀子;畏神明,又烧纸钱作贿赂,拜服豪杰,却不肯为他作牺牲。尊孔的名儒,一面拜佛,信甲的战士,明天信丁。宗教战争是向来没有的,从北魏到唐末的佛道二教的此仆彼起,是只靠几个人在在皇帝耳朵边的甘言蜜语。

“垃圾”的合理性

平时忙起来连轴转,第一个忽视的是博客;睡到自然醒投奔特悠闲阶级时,第一个想把玩的还是博客。区别的是,忙与悠闲不成正比,自然更新忒慢,这个就是我和博客之间矛盾关系的真实写照。 当下网络文化(Youtube, Wikipedia, Facebook, Twitter,etc)催生的一大批无责任感的业余人士,乐此不疲地生产大量缺乏实质内容,甚至错误信息的网络垃圾。作为一个blogger,更是一个独立的WP User,我时常感觉自己被各种各样的垃圾信息包围,甚至透不过气来,不可否认的是,我也在制作垃圾。 不过,现在有一些新的感觉。中文独立博客圈的式微除了技术上的门槛以外,还和本朝无休止地各种苛刻的管理条例密切相关,什么备案、拍照,动不动就威胁拔网线之类,能活到现在,博主们已经非常不易了,也许再苛责其创作内容有点要求过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