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8

《功夫熊猫》让中国元素飞舞

Kung Fu Panda几乎让我笑的喷饭,自打5.12以来我几乎忘记什么叫笑。你的明白?在一个生活和心态被搞得七零八落的地方,真正开心一回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影片的主角是阿宝(Po),原产地肯定为中国的大熊猫— 注定是一部让国人无法回避的影片。很震惊的是,影片的中国元素表现的是那样精到,那样亲切,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部没有几个国人参与的美国好莱坞大型动画片。 故事的缘起是类似于在天下武道大会挑选一位龙之武士(Dragon Warrior) 抵御强大的敌人。中国文化中,龙为至尊,意为君临天下,无数君主都自称真龙天子。大熊猫由于珍稀,被视作国宝,世界范围内独一无二。由一支大熊猫来秉承武道至尊,可谓珠联璧合,构思何其巧妙。

你有多宅?

最近发现,比较熟悉的不少博客更新很慢,或者干脆休博,创作伊始的那份热情在慢慢流逝。就拿我来说吧,两年多前第一次接触博客时的那种刘姥姥进大观园式的新奇已渐渐变成心如止水的平静。看到有些人经常炫耀自己的alexa, pr 如何如何,我会淡淡的一笑。博客,拿白净书生却被本地黑心修车匠“摆一道”的Gore的话来说就是: Blog和作者关系真是个脆弱的玩意儿,博客是一个只有宅男或者有闲的人才会玩的东西。其实我一直可以写些什么,但任何一个稍微强大点的现实缘由,例如工作、娱乐、运动什么的就可以割裂我和blog的关系。……blog就是个宅男宅女们情感的出口罢了…… 他说的还是蛮有道理的。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什么都看白了,那很多东西就没意思了,乐趣便更难寻找。 今天倒不是要传道解惑,因为我对网络上教人写博客的博客是不以为然的。大家都有手有脚,有眼睛有大脑,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你完全不需要对某些所谓的知名博客顶礼膜拜。

秋雨式

重庆读书的时候,不喜欢雨天,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重庆的雨具有腐蚀性,撑开伞,唯恐避之不及。 哪怕是浪漫的秋雨,过早谢顶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此秋雨和彼秋雨并不一定划等号。 携几卷经书,好为人师,誓做大师的秋雨在青歌赛上以全能先知的姿态盖过众多参赛选手。其实很纳闷:如果说文学文化还行的话,那么伦理学、心理学、艺术、外语、IT,等等,怎么全懂啊?若说上下五千年就诞生这么一位大师中的大师也不为过吧。 大师不过瘾还要做大仙,云,“有佛学大师告诉我,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很多大腕都有明确的宗教信仰,曾多次发表宗教思辨作品的秋雨是否也是在自我暗示呢? 仿佛看到了秋雨在做法,“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基本上,方生术士玩弄的皆是幻象,民众顶礼膜拜的却是虚无。民间有一法谓之“叫魂”。此法除了可以找回收到过度惊吓的人都魂魄以外,却也被不少心术不正的人滥用,有吸魂的恶念。

为什么凝视动物?

约翰-伯格(John Berger) 在其影像阅读代表作之一的《看》(About Looking)伊始提到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Why Look at Animals? 除了去动物园,似乎我很少会关注动物,凝视它们的眼睛。比如,在街上看到一条德国牧羊犬走进时,通常我会选择脸朝向另外一个方向。不过狗好像可以阅读我在试图掩饰内心的恐惧,往往都会凑上前来,把我打量! 约翰-伯格说道,动物看人时,眼神即专注又警惕。它看其他种类的动物,当然也有可能如此。动物并非在看人时才有这种眼神。但是唯有人类才能在动物的眼神中体会到这种熟悉感。其他动物会被这样的眼神震撼,人类则在回应这眼神时体会到了自身的存在。 在钢筋混凝土构筑的都市森林中我们已经很少见到动物(原始与野性)的影踪。午后,那些被驯化的服服帖帖的家养宠物们都和人一样睡起了午觉,退化的超强的听觉与视觉使它们也对这次8.0级强震毫无警觉。当然,这不是它们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