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诗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夜夜夜

1. 夜的去留 带着轻呷一杯咖啡的随意 电话那头是占线的盲音 佯装的忙碌丈量着彼此的距离 昨天依然急促而真实,但经历的可能是 被算计的白昼 趟过灯火阑珊的呼吸 已经渐渐影影绰绰 你的眼神在我身上 挖下了一座记忆的坟 2. 在沉睡的钢筋森林 负重的眼眸躲开了微光的荆棘 星芒下的松影 给了黑夜爱因斯坦研究相对论的发型 走在时间前面的永远是 纹丝不动的迷 有一个国度在尽头 被束缚的双手 会解开你的上衣 3. 大厦倾覆成灰 以为能进入亚特兰蒂斯 和丧尸一起同行,观看 大洪水拓下上帝震怒的身影 毁灭之后的万籁俱寂 来自于飘动的黑发 有了夜的掩护,梦才会变为金色的瓦砾 谦卑地在废墟中重构过去

地铁种种

猫狗失踪那晚 酒馆已经打烊 时间的对面是奥斯维辛集中营 辛德勒的名单上 一个人,十三种情绪 总有一个忘带面具 周遭重金属散发的寒气 撩拨尘封的麻木 在这个海拔,快要忘记呼吸 人是瓷器,碎了一地 每隔2分40秒,心脏就会骤停 看见轰隆隆的声响,如狂风 带走四季 径直扑过来的是结魄的黑洞 曾经将尽头纳入影子的观照 它们纤长的自我许出 不知如何升空和落地的沉念 停坐下来完成轮回的仪式,直到把 所有的陌生变为 更加的陌生 此际相遇 他站远离

时间的礼物

感知时间的重量 犹如把自己关进一间小黑屋 体验空间的焦灼 世界的浑然可能是虚构的,听见潜水断续将时间 击沉了,但在久违的期待中落英飞絮 我成为时间的囚徒,因为回忆已是 迷离的艺术,一旦坠入彀中 感怀跌宕成一种忘我的辽阔 记得城市深处,有过一个草原 分明看见你在飞奔 唯恐和你的目光相接 这强大的气流将卷走比黑海更弥散的愿望 但从此,沉淀的,回味的,才会达到安静的深度 时间最好的馈赠,就是想起记下读出 朝钟暮鼓的玄外之音,大千婆娑的嫣然回眸 那些被遗忘的,会绷紧号钟 弹性饱满得像巨大的浮力,能托起 岁月所有的沉沦 抚摸它,就像抚摸遥远而又咫尺的白云 你是神奇的,因为你叫静静

火盆

朔风野大 残枝黄叶被卷落,刮成一场 飘飘洒洒的雨,为夜归人带来 欲言又止的忧郁洗礼 于是,暮色必然是阴谋 时钟被冻住,白天成了 光与影的受难者 渴望火,来破解 这希区柯克式的迷局 一个火盆突兀地出现 在人迹罕至路灯昏暗的后巷 那个商贩粗暴地将劈柴扔进火堆 升腾的烟雾直熏双眼 黑夜注定有缝隙 那是光和热进来的地方 身不由己地前倾 手指仍旧不停地哆嗦,不关心 周围的人在聊着什么 突然想和你说话,那不过 是瞬间的愿望,闪念就像飞蛾扑火 猛地扎进去,一下子失去影踪 火盆外的世界渐渐冰冻 只有一个例外,手里的烟还活着 此刻远方的你是不是冷得不想睡 如果火中有栗子,取两个吧 大的赠予你,小的还是留给你 剩下的凄冷与我只是习惯性地将寒意做成了寒衣 有一个疯狂的梦想:将这个火盆打包快递给你 不担心是否有人承运,而是唯恐 这团火到你面前已经化为了灰烬 明早的太阳永似隔得很远 将随风逝去的灰烬,带不走一小片  

我想静静

举头望月 除了雾霾就是心乱 你说你的家乡此刻星光灿烂 就在地图一路向北 那定是敞亮的所在 昨晚莫名十字路口 挥手跟你道别 你的名字快被我遗忘 我想一个人静静 一个不寻常的入眠注定要苏醒在 一个寻常的翌晨 从熟悉到陌生 再从陌生到远离 愿景是钢筋森林里的老邻居 我们相逢在狭窄的电梯 目光交织但确飘逸而过 来不及整理思绪 电钮指向各自的楼道 我们有的只是大千世界小住的一瞥 我想静静一个人 就在昨天 载着希望的列车开往我们的原点 一场大雨阻断了你的归期 虽然我们的距离只有九站 别等了 那些无谓的站立 那些固执地翘首春暖花开 必然会经历下一场暴雨 思念有种种 窖藏在忧郁中 若心太浓 孤独便将星空埋葬 让我光鲜地离去 带着几多最后虚空的满足 我珍惜寒风送给我的一身寂寥 但我知道 我想你,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