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速写主义

忧虑的变奏

上午八点的会议

出门的刹那,抬眼望了望天,远端地平线交接的地方,红晕升起的边缘被黑雾笼罩。看来是阳光明媚,不过总让人不踏实,该不该带伞在瞬间变得如此难以决断。蹭上拥挤不堪的公车,穿越火线般喧嚣的闹市,奔赴早上八点的会议。

不知道是否是从一种窒息陷落进另外一种窒息?人们习惯与将所有的所谓的“真知灼见”苦口婆心地倒出,把那些在座诸位的智商视为学龄前淘气的儿童,一手握着鸡毛掸子,一手捏住快要融化的糖果……

听说上级的上级要来视察,部署得无懈可击:小到洗手间的卫生纸,大到未来十年的辉煌展望,尤其要像百科全书似的提供支撑素材,它们会垒得像山高,这其实是最重要的当下。之后,它们可以当柴烧。

上午八点,被驱使着和“恐龙”“约会”。

 

电话铃响起的中午

中午,急促的电话铃赶走了清幽。电话那头是曾经叱咤风云的阿庆—— 被誉为最后一个钻石王老五,跑车、美女,生活像耗子打洞一样忙碌,黑白颠倒。然而他落寞了,挪用公款赌球,原以为只在小说和电视出现的那种欠一屁股债,亡命天涯的情形在现实中出现了。

可,又能帮他什么呢?

贪欲像伊甸园里唤醒的性意识一样,要了,还要。神的宣判:“直到你归了土”。

下一次电话响起,他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

下午突然停电

无意中得到了她的电邮,其实要搞到手机号码也一点不是难事儿,但电邮显然更有情感“缓冲区”的意味,太直接了不好。

想起过去给她写诗的情形:充分调动每一个可以活动,或者休眠的脑细胞,细扣每一个字,让灵魂精华跃然纸上,最后把自己都感动哭了。

就意淫吧!其实她有BF,我有准GF,张三李四既有BF又有GF,这世界全乱套了。

很激情澎湃地敲击着键盘,详陈着分手十年以来抹之不去的挂念,或者说喜欢,字数突破5000。

当准备再点一下鼠标发送的时候,整个城市由于夏日炎炎拉闸限电,这一片儿也跟着完蛋。天哪,忘记存盘!只依稀记得其中几句:

大雨倾盆/ 水气氤氲了整个世界/

一个人开着车/ 来回摇晃的防雨刷/像不断挥手道别的你

我漫无目的地轰着油门/却不知不觉/ 驾向记忆中干燥的/你

但,命运如此公平。

迷途的小孩

晚上觥筹交错,几个大男人耳鬓厮磨,卡拉OKAY,恨不得搂搂抱抱,足见朋友情,兄弟情—— 其实,谁跟你是兄弟啊!不为了应酬,关系,猪猡才和你一起。

吹了红的又干了白的,舌苔就像棕垫一样,割裂着嘴和意识。

且得回家了。

感觉已经有些飘忽,哪里是回家的路,我是谁呢?

然而一转眼,好像看见姐姐坐在堂屋那张八仙桌前,抚摸着我的头,说,外面很乱,放学后乖乖地回家。

姐姐,我想回家,

牵着我的手,我有些困了。

尾声

以上非诗歌,非散文,非小说,但它有可能是某些人的人生。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9/08/29/rhythm-of-anxiety/

Discussion

August 2009
M T W T F S S
« Jul   Nov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55
    • 页面数:7
    • 分类数:5
    • 标签数:361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45889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7-12-8 4:09p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