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诗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下雨了

下雨了 她找我借伞 我说:不借,但可以一起打 她说:你有病 下雨了 她找我借伞 我说:可以借,但我想和你一起打 她说:我有男朋友 下雨了 她找我借伞 我说:借与不借,是个问题,你看着办 她说:我再也不理你,除非你送我100支千纸鹤 下雨了 我拿着装满千纸鹤的玻璃盒等她 手机传来她的短信: 谢谢你的等待,抱歉,我已经离去 我好希望第一次遇见你时 就和你共撑一把伞 不管你信不信 下雨了 虽然我已经全身淋湿 但我没这么伤心 等我痊愈了 我就恢复成 那种没爱过你的样子 除了,种在我心底的千纸鹤还在永远地飞腾

冰雪尘封 我们拥成团 唯一期盼的是瑟缩的太阳 那是希望的讯息 意念裹包着游离的身影 怅惘若失中 光景也是如此的单薄 抬起双眸 一向陌生的世界 突然间又有了全新的架构 血肉与呼啸寒风互博的世界 有一个歇斯底里的怪兽 它吸吮着血肉之外还攫取灵魂 然而你并不痛楚 因为一切原本就在交织 不想做无谓的抵抗 即便身躯腐烂以后 不灭的是化石般的骨骸 当耳廓传来机车的轰鸣 当布谷鸟衔来第一丝春意 绝望的生灵重又欢欣鼓舞/觥筹交错 其实 依然充满幻想 从来没有“末”的感觉 Technorati 标签: 末 , 遐想

旅人

还是要走,不过是灿烂夜空中一次错误而华美的交错 当时间的天枰倾斜,光阴定格在玉门关外的残阳,朔风卷走飞雪沉醉枝头的梦想 风霜似刀铭刻额头的纹路,停步只能仰望苍穹 指南针趋向的是简单的两级 在苍茫大地中踽踽独行的旅人并不需要刻意的方向 希望,无所谓有,无所谓无 即令在冻土深层中悄悄地萌发 踏雪过后的印迹在下一场暴雪中藏匿 黎明走出驿站,路牌孤零零地指向未知的远方 西边的火烧云攒劲地酝酿着黄昏,来证明白天是一种苍白的病患 下一个路口,迎接你的仍然是梅雨季那犹豫的脸 天地交界的尽头,风景在万籁中燃烧,心在流浪中彷徨 明白了,人生原来是一场漂泊 剪影成春夏秋冬的多个瞬间 飞羽坠落的一次匆匆相会 明河,川上没 芳草,露中衰 总想留下什么? 谁料在畏惧生死之前,畏惧白头

寫詩否?

偶然翻开一本诗集,属于现代诗,散文诗那种,颇有韵味,清新自然;突然勾起自己写诗的冲动。不过心动不等于行动,半天都不知道到底想抒发什么样的感情。"写不出来就不要硬写",我是该至理名言的忠实信徒,作罢。翻开曾经写过的一些诗,非常亲切,回味悠长,但又怅然若失。才情好像已随风而去,只留下自己蓦然回首,凭吊! 其实也不必深究自己为什么没有灵感,处在一个时时刻刻都现实的社会当中,还能怎样?虽不必過多考虑衣食住行,但人很多时候不可能为自己而活,要思量其他很多问题。中国人活得很沉重这是我学习英语多年最大的体会,我们很难轻松地,没有更多社会压力地按照自己的意愿去作出更多的选择。我认识的很多外国友人,感觉他们都過得挺自然輕松地,即使他们并不富有。西蒙,一个穷困的法国留学生,在中国游山玩水,好不自在。MAC50岁的人了还在继续他的硕士学习,一副活到老學到老的架勢,这样的例子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