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写主义

忧虑的变奏

上午八点的会议 出门的刹那,抬眼望了望天,远端地平线交接的地方,红晕升起的边缘被黑雾笼罩。看来是阳光明媚,不过总让人不踏实,该不该带伞在瞬间变得如此难以决断。蹭上拥挤不堪的公车,穿...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关于《废都》

大概十多年前读过贾平凹的《废都》,原谅我小,既看不到思想性也读不出艺术性,贾平凹那欲言又止的“□□□□(此处作者删去××字)”成为那时最深刻的记忆。哥儿几个都在偷偷地读这本书,上课...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失去

1. 不是谈恋爱,但此篇却要以恋爱作为引子。我这辈人,当青春期出现第二性征,男的茬拉胡子,女的青春痘(不完全罗列)对于恋爱普遍有纯真的期许:喜欢看到会心的微笑,靠近时呼吸急促双颊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