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鸡毛

Hope for Christmas

“圣诞记录可以简单,也可以复杂”这是我在2007年的圣诞节写的一句话。今年,内心经历了一次极度的失落,以至于觉得整个世界完全是漆黑一片。而后开始默默的祈祷,每日晚间虔诚地阅读《圣经...
阅读更多
一地鸡毛

年终总结

要码字了,有些茫然,非无话可说,而是小小的日志承载不了太多的情绪。2008像一剂过期的春药,在试图证明“我能”未果以后,留下“重症肌无力”的后遗症,并一直怀疑DNA出错的心理缺失。...
阅读更多
相对无语

靠边站

要不是印度孟买转瞬成为人间地狱,估计我很难打开电视收看CCAV。虽然有无数个新闻渠道了解此事,但至少家里的大屏幕彩电画质比较有保障。不过还是发现了那个已颇为熟悉的掌故:所有的视频都...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