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8

苍蝇馆子

大抵从古至今的儿歌都有这么一句,“小手洗得干又净,吃了东西不生病。”不过等心智基本成熟了才发现:这事儿放在国内就得打折扣。因为手洗得再白,吃的不净,却又意欲何为?说几个笔者的亲身经历,不倒各位的胃口,就两件,多乎哉?希望您不要接下句,不多也。 几年前到重庆市石柱县公干,长途颠簸没有抑制住“犯上作乱”的口水,一到当地赶快和同事找家普通馆子(饭钱是有标准的,多余部分自担)找座位坐下。虽说和成都相聚甚远,可基本上还属于川菜序列,大家忙不迭地点菜只等大快朵颐。菜上得很快,可准备使筷动嘴的时候才发现这筷子不一般:油腻腻,黑秋秋,就像从来没有洗过。质问老板筷子脏了,老板振振有词:我们洗过的,但不用洗洁精,化学对身体不好;况且这店里油气重,时间长了筷子就这样。我等自然不满意此种说辞,非要老板换卫生筷。老板不乐意了,各位打听打听,本地馆子从来都不用一次性筷子,你们真的以为那玩意儿干净吗?城里人就是瞎讲究。得,忧郁的神经自然敌不过肆虐的馋虫,总不能用手扒饭吧,只能以最古老的开水洁净法浸泡筷子聊以自慰。后来我才知道,石柱县是全国知名的贫困县之一,文明的春风刮得稍微慢一点。

迷幻列车

观影《猜火车》,得出一个安全且靠谱的结论:该片是一部文艺片。别向我扔板砖,一部融合多种主题、真实展现瘾君子们吊诡人生的黑色幽默喜剧简直有点不可思议,同类题材很难望其项背。文艺青年们乐此不疲地发表各种议论,却发现连标题都不易理解,如果再去看原版苏格兰语,很多人都不得不乖乖地闭嘴。 十多年来,《猜火车》成了那些处在青春转型期,煎熬于理想与现实碰撞而带来阵痛的青年们十分推崇的反主流的“心灵鸡汤”。如果一部作品被大多数人翻来覆去地谈论,好比一庭院的花花草草都被人翻了个底朝天,已经没有多余的空间。我好奇地闯入,只好“散打”一番并开溜。 上世纪90年代,当英国电影还沉浸在慢条斯理的情色小说和理查德-柯蒂斯变着花样的“口吃”类影片中的时候,一部融合杰出原著、创意剧本、个性出演、独特叙事角度、震撼的音画效果以及成功的市场营销的影片《猜火车》横空出世,观众们被搞得头晕目眩、瞠目结舌。

约翰逊的个人秀

无意中,小巨人抢了老谋子的好戏,而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却好像有意要在OG会旗移交仪式上唱一回独角戏。他踱步入场的时候,总感觉他晃晃悠悠,一条腿长一条腿短,要么就是刚刚小酌二两。头顶老母鸡般的杂乱发型,身着一副乡镇企业老总似的西装,手不时地伸进兜里,也许是在找打火机之类的东西— OG规则不知道能不能在场上吸烟?不过他还是不忘挥手示意,东找找西看看— 亲爱的伦敦老乡你在哪儿?看台上的英国首相布朗如坐针毡,这个二愣子又要出什么“糗”呢?{注:以上叙述基本符合事实}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他到台上后和罗格主席寒暄几句,握了一下手,而他忽略了与北京市长握手致意;会旗舞动几下后,他凭手劲单手把会旗传递给了一位工作人员。 在一个极端重视细节,恨不得将误差缩小到毫米的中国的场合,约翰逊是一个十足的粗人,他几乎彻底颠覆了英伦绅士的他者形象。国内互联网上骂声一片,英国本土如英国广播公司、泰晤士报、每日邮报、观察家等各大媒体也竞相报道。这其中您一定得看约翰逊自己的说明Beijing Notebook. 我简直有点大开眼界,国内估计没有这样的市长级专栏作家,其文笔功力何其了得,行文流畅、叙述生动,俏皮中不乏尖酸与讽刺,再者他“国际玩笑”也敢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