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8

风雪难归路

晶莹剔透的雪花很容易勾起人们浪漫的情怀,但当大雪无情地阻断回家过年的热切时,人们唯一盼望的是太阳快出来。 已经八十五岁高龄的外婆问我,都全球暖化了,怎么还那么大的雪?因为,演化总是向前发展的,一段时间的倒退也是正常的。我承认,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但还是不懂科学。狗日的,专家到哪里去了? 据说,南方的雪和北方的雪不是一个妈生的,于是北方的雪容易清扫,人们轻松地挥舞扫把;而南方的雪落地成坨,形态介于雪、霜、冰之间,人们只好绝望地扛起了铁锹。 雪灾引发了一个多米骨洛牌式的效应,交通运输、电力遭到大面积破坏,人们的基本生活也岌岌可危。中国聊以自慰的飞速发展的基础设施建设就如此不堪一击?不少人惊呼,《后天》来了。《后天》来没来,我不知道。我在想位于北极圈的那些地区,阿拉斯加、俄罗斯、挪威等一定过得是茹毛饮血、伸手不见五指的原始生活,因为风雪一至,电塔、电线就得蹬腿玩完。

赎罪:虚构中给他们一个美好结局

对自己而言,判断一部电影好看与否,最简单的一条标准是是否愿意再看一遍;进而判断一部电影经典与否,则是否愿意去读原著。很显然,《赎罪》完全符合这些特质。 乡间古老的庄园,偌大的草坪,倾泻着绿水的喷泉点缀其间,悠久的实木家具装饰,人物浓重纯正的Queen’s English,有着优雅贵族的做派亦不乏复杂的心理活动,这是喜爱英国文学的我再熟悉不过的故事场景。 电影就是从1935年的一个典型的英国庄园开始的。13岁便能写剧本的文学少女Briony暗恋姐姐Celilia的情人Robbie,出于早熟期特有的嫉妒心理,不可节制的幻想,她没有多加思索地作伪证指责是Robbie所为,Robbie因此入狱,Celilia也与家庭决裂。五年后以从军为代价获得自由的Robbie参加了二战,他与Celilia的邂逅坚定了双方爱的信念:战场中归来再不分开。而Briony成为一名军队护士,她一直活在深深的自责中,期待与姐姐和罗比重逢向他们忏悔,完成自我的赎罪。

Sicko(精神病人)

想必大家听说过Michael Moore 这个人吧。美国友人Mac还在中国的时候就给我推荐过他的作品- 《华氏911》。对,就是那个成天抗着摄像机没事儿”整蛊”人的大胡子大胖子,爱他的人很多,因为他能够以独到、幽默且调侃似的视角在审视着身边的美国,无情地给权贵或制度灌上一盆狗屎;不过他骂别人该死的,很多人也还击他狗日的,反摩尔的网站,书籍比比皆是。最有名的网站当属摩尔观察,书籍则为麦克摩尔是一个又大又肥又蠢的白人 (Michael Moore Is a Big Fat Stupid White Man)。很搞的是,摩尔观察这个网站竟然得到了摩尔的支助。简单地说就是该站长吉姆的老婆身患精神病,他再也没钱维持这个全球点击量最高的anti-michael moore的网站。有一天他收到了一张支票,又过了几天,他收到一则电话留言- 原来暗中帮助他的正是麦克摩尔本人。

有关书皮学

香港才子、凤凰主持梁文道去年12月份于网络发表了一篇杂文《为了炫耀学问的书皮学》,后整理正式刊登在《书城》2008年1期上。书皮学(book cover studies)顾名思义,看书只读封面(目录、前言、简介等),全然不顾里面的实际内容,是一种文化或学术伪装。伪装当然是为了炫耀,表明个人博览群书,学识渊博。开口闭口,引经据典,听者顶礼膜拜。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且普遍的现象,读书之人似乎都跟它有关系,当我们在高谈阔论一本自己只有些许印象,或者转述别人看法的书的时候,就算是自觉实践书皮学了。网络、博客更助长书皮学的壮大,一个书皮学的学徒这样“无耻”地说道,“这本书,我一页都没有看过,就开始写书评了;而且还发表了!”

盖茨在微软的最后一天

轻松一下,暂时忘掉2008年一开始就蔓延的各种稀奇古怪,诸如欲盖弥彰的CCTV,无法无天的县委书记,酷似黑社会的城管执法。国人的生活如此沉重以至于将并不发达的幽默细胞发挥在了一个小女孩身上,还是来欣赏一出典型的美国式幽默,轻松、自然、无害,当然你也可以称之为“恶搞”。 2008年7月比尔-盖茨将辞掉其公司职务,全力经营他与夫人的慈善事业。美国当地时间1月6号晚上,盖茨在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的开幕式上,发表年度演讲,正式向公众告别。他以一段简短视频给大家带来了惊喜: 搞笑的地方比比皆是。比尔-盖茨惊奇地发现居然自己干啥啥不行。在健身房练瑜伽东倒西歪,“比式”饶舌歌曲令Jay-Z暗自叫苦,U2主唱波诺干脆就直接告诉他,“我们乐队满员了!”斯皮尔-伯格大发善心给比尔试镜机会,最后不得叹口气,“比尔,有什么是钱买不到的?”随着电视主播斯图尔特谎称自己在飞机上不便通话婉拒采访,比尔与娱乐圈彻底绝缘。 从政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比尔大言不惭地想成为希拉里的总统竞选伙伴,又与奥巴马套近乎,被奥认为是演《星际迷航》的比尔· 沙特纳,或是比尔-克林顿,最后还与前副总统戈尔通话,傻兮兮的比尔结果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