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re reading...

一地鸡毛

丑角也美学

正如我们多数人对圣诞节一知半解一样,对即来的万圣节更是不明就里。Halloween就是西方的鬼节,妖怪们的节日。10月30日,国内有两位丑角登场,毒舌妇杨二和自恋狂芙蓉姐姐lesbian一般地要相互PK,算是“献身”为大家提供驱邪避祸的假想目标。公众没有用唾沫淹没她们,不少人还纷纷献花。

2005年伴随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一炮走红,草根阶层扬眉吐气,中国也进入娱乐元年。基于互联网技术的论坛、博客、音频、视频、闪客、播客日益成熟,其统称的哄客群体如病毒一般快速复制,他们用互联网、手机、电视各种媒介渠道表达自己狂躁和叛逆的心声。全民皆娱乐的背后必然是审美观念的退化和反偶像的诞生。

芙蓉姐姐成名于“超女”之后,这个女人很“呕像”:唱歌不着调,走路罗圈腿,身体笨拙,长辫的发型很老土,但是她极度疯狂地四处张贴自己随时准备自摸的S身形,眯缝着臃肿的双眼冷不丁给你来一句:“我那张耐看的脸,配上那副火爆得让男人流鼻血的身体,注定了我前半身的悲剧。”梦遗似的表达成就了色情的潜台词。

杨二车娜姆,一位离异过无数次的过气明星,头顶一朵还带着几分牛粪热气的大红花,把评论席变成了秀场。她将多种精神发挥到了极致:毒舌精神,最恶毒的语言看骂不死你;花痴精神,口口声称看不上亚洲男士的她却不停地与男嘉宾保持摸与自摸的二难选择。

我们突然惊异地发现,丑角也开始美学了。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反传统、反价值、反精英、反偶像、反平庸等等(还好,没有反社会)这是一条通往反美学之美学的”康庄”大道。杨二、芙蓉这等货色几年前放到前台,估计会被受众用唾沫星子淹死,但她们就这样奇迹般地“站直了”,并且还银光四溅。曾经由精英阶层(知识阶层)制定的审美价值正遭到史无前例的挑战和颠覆。如同以前大家互相叫“同志”,现在再这么喊,你就准备挨一扳砖吧。

丑角借助多种传媒方式,特别是互联网,一抒情,真个是妖里妖气,满足不少人的低级趣味。成天骂某领导包二奶,养小蜜,自己一扭头还是进了泛着粉光的洗头房。丑角美学的主体其实不是在前台狂扭屁股的杨二和芙蓉们,而是那些渴望将娱乐且什么都无所谓的价值观都发扬到极致的大众。于是乎点击率、收视率、投票率节节攀升,台上台下仿佛进入忘我的狂欢节,其实最狂欢的是商业资本滚雪球似的积累,其运作者们盆钵皆满。丑角也美学,不是什么稀奇事儿;我娱乐,我怕who.

Technorati 标记: , , ,

 

>>声明: 本文采用 BY-NC-SA 协议进行授权 | 来自道天如是觀◎西岸
>>本文链接: http://farbank.net/2007/10/30/vulgar-culture/

Discussion

October 2007
M T W T F S S
« Sep   Nov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Statistics
    • 日志数:276
    • 页面数:5
    • 分类数:6
    • 标签数:388
    • 评论数:3876
    • 总字数:353437
    • 建站时间:2006-12-1
    • 最近更新:2018-10-1 11:14am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