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7

表弟下岗

表弟下崗了,中國每天都有數不清的人下崗,這不稀奇。表弟供職與成都一家著名影樓,擔任專職司機,有好幾年的光景,算是資深的員工。下崗是不需要理由的,哪怕你遵守了所有規則,與人為善,只因為這是一個私人企業:老板有生殺予奪的大權。(不知道國外企業是否可以隨便裁員?) 老板之前的老板是一個香港人,熟悉內地法律,為所有員工購買了基本社會保險。老板之后的老板是一個大陸人,是土老肥似的爆發戶,從來沒有遵守過國家法律。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明確規定: 基本养老保险费的征缴范围:国有企业、城镇集体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城镇私营企业和其他城镇企业及其职工,实行企业化管理的事业单位及其职工。

耶稣赞同Gay???

無意中在印第安納波利斯星報上看到一則新聞:Signs Spark Biblical Debate about Homsexual, 简单地說就是有一方支持同性戀并且從圣經中引經據典,有不同意者在其廣告涂抹油漆,上寫”Lie, lie”表示強烈抗議。 我又找到了這個叫 http://wouldjesusdiscriminate.com 的網站,很明顯這是同性戀倡導者搞的,他們提出了諸多從圣經上找到的證據。不妨來看兩條: 1) Jesus affirmed a gay couple. Matthew 8:5-13. 此節當中羅馬百夫長使用 pais去描述他的仆人。該詞在古希臘語中指的是同性伴侶。 2) Jesus said some are born gay. Matthew 19:10-12. 耶穌說的是,”因為有生來是閹人” (For there are eunuchs who have been so from birth) Eunuchs 這個術語在古代指的是男性同性戀。耶穌暗示”be a born eunuch”是上帝天賜的禮物。

美是难的

古希腊圣人柏拉图曾冥想:美是什么?他试图给出准确的诠释,无果,以至最后发出慨叹:美是难的。柏氏话语开启整个人类史上关于“美“的千年命题。尽管没有专门阐释美学上的问题和假定而整理出一套完整体系,然而其著作中却几乎论及所有的美学问题。柏拉图的美学思辨和他的其他哲学思考往往交织。其形而上学和伦理学学说,影响了他的美学理论;其理想主义的存在论和先验主义的认识论,都反映其美的概念中;而其精神主义的人类说以及道德主义的人生观也都反映在他的艺术的概念之中。 时至今日美似乎还是难解的。本文试图以断想的方式来窥探一下柏拉图的博大精深的美学论。 1、向理性的生成:理式 “理式“是柏拉图整个美学思想根本支柱,它是一种超时空、非物质、永恒不灭的”本体”。柏拉图提出三种世界:理式-现实-文艺。理式世界是第一性的,是世界之本源,统摄万物的最高存在;现实世界、物质世界是第二性的,是对理式世界的模仿。然而模仿是局部且片面的,真理性普遍性已有缺失;艺术世界是第三性的,是对现实世界的模仿,和真理更遥远。”影子的影子,模仿的模仿”。《理想国》中以床为例来说明他的理论:”理式”的床,永恒不变;木匠的床,个别床,没有普遍性和永恒性;绘画的床,即画家模仿木匠的床而绘成。显然,柏拉图贬低诗人、艺术家,因为他们”和真理隔了三层”。为培养古希腊城邦保卫者并建立理想国的政治理想出发,他对艺术进行批判,除上述指责还有摹仿的艺术以虚构的谎言亵渎神明、贬低英雄;诗人模仿人的低劣品质。他想将诗人驱逐处境,只保留神和英雄的颂歌,为城邦和政治服务。

第11小时-The 11th Hour

如果你浏览好莱坞著名影星Leonardo DiCaprio的个人主页,你可以发现其网站简明地分为左右两栏。左边标识为”Leonardo”,影迷可以看到其电影生涯的最新动态。右边标识为”Eco-Site”,表明他对生态环境问题的关注(绿色运动),链接的也是其专门的环保主题网站。并不是很多明星都会这样做,主页扑面而来的是一些生物的图片,猩猩和蕨类植物,但这恰恰是DiCaprio要展现给世界的面貌:他既是一个电影人也是一个终生的环保主义者。这两种激情的碰撞交融,其结果是2005年秋季与 Tree Media Group联合制作The 11th Hour,定于2007年5月全球公映。该片已经被法国2007嘎那国际电影节(Cannes Film Festival)指定为特别献礼影片。

母亲节快乐

在傳統的中國文化熏陶下,國人是比較內斂的,感情不會輕易外泄。即使是在母親節面對母親,可能我們也難得像西方人那樣直接地說出,”媽媽,我愛你”之類的話。其實話語也不足以表達內心的感受,如果說這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在乎你,愿意為你付出一切,那肯定是你的母親。(對不起,應該還有父親) 西方的文化、價值觀等在大量涌入我國,就連我們的一些生活方式也都發生了改變,比如說過洋節。可能會有其他評價,但我想東西交融,碰撞,這是好事兒,也是進步的前提。語言終究是蒼白的,就讓我們一起祝福天下所有的母親吧,哪怕這種祝福未表露,但我們都知道,它深深地,深深地扎根在心底…… 在此貼出幾幅小朋友們的畫,他們更會表達 🙂 (這些都是寶島臺灣的小朋友,想起幼年時的那部著名電影了,媽媽,再愛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