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7

千军万马走“秀”场

知道大學生找工作和超級女生選秀節目有什么相同之處嗎?我的答案是海選。這個五一期間,近5000人應聘成都第九中學(國家級重點中學)教師崗位,人聲鼎沸,大浪淘沙,哪里才是這些莘莘學子的歸宿?港版”射雕英雄傳”唱到:人海之中找到了你。最后59人為幸運女神眷顧。算一下比例吧,1/85! 這則新聞我是聽一位親戚擺起的,她作為考官全程參與了這次面試工作。大體來說和選秀節目的海選過程是一樣的。該中學的多位老師分作N個面試小組,擺攤設點,每個候選者只有3-5分鐘的時間”秀”自己。很難想像這些大學生能有什么樣的作為,估計等你一張嘴,就有可能不耐煩地讓你cut or stop.絕大多數人都是”炮灰”或”墊背”的,走走過場,活像選秀臺上那些獻寶賣乖的小可憐。據悉這是一次帶國家指標的招聘,拿俗話來說,就是正式工而非臨時工。成都九中又名樹德中學,乃國家級重點中學,位列成都三甲,難怪大家趨之若鶩。

沃尔马扒手挂牌示众

當下,抓住小偷,只能扭送公安機關,批評教育,治安拘留直至量罪定刑,未見得暴打一頓或游街示眾。所以國人感嘆:小偷抓了放,放了抓,惡性循環。美國應該是特尊重人權的國度,不每年都要發表其他國家的人權調查記錄的白皮書嗎?然而凡事都有例外,瞧以下這位: 該女子(共有倆小偷)胸掛告示牌,上寫:我是扒手,我在沃爾瑪順手牽羊。有趣的是這是當地法官Kenneth Robertson Jr. 發出的命令,倆扒手連續兩個周六各示眾四個小時。以此可以免除60天的牢獄之災。商場經理Neil Hawkins一本正經對媒體說,”目前為止反饋的意見是肯定的,大多數人認為這是好事”,為保全顏面,扒手得三思而後行。這位名叫Lisa的女子確信自己是清白的,只不過一個小物件沒有在收銀臺掃描通過。她說,人們看到她掛著這種三明治式的示眾牌,懲罰很cruel. 估計老美逮到小偷也是頭痛不已,才想出了這個”損招”,看來還行之有效。我們的相關機構是否也可以考慮學習一下呢?Lisa 肯定出名了,開博客,接受媒體專訪,打官司,組織小偷維權協會……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唯一可惜的是,她長得有點對不起市容。 英語原文鏈接 Technorati : America, Wal-mart, thief

about taking a bus and more

If China were the poorest, under-developed and uncivilized country in the earth, it would, at least, enjoy a widely-known reputation to the outside world- it has the largest population, outnumbering any single country! Several decades ago, Chairman Mao called upon his fellows to give as many births as possible to this newly-born country coz so-called […]

还是再翻一页-乱想这事儿怪谁

不經意地卷入網上某個爭執,發出to sb 的"戰斗"檄文,有點快意"恩仇"的味道。一貫不羈的我,不為"真理掌握在少數人手中",只為"也聽聽另外一種聲音"。然而這不是一個非此即彼的二元對立命題,恰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復雜的兼容關系,幾乎我們每個人都在其中瞬間扮演著天使與魔鬼的角色,說白了,我們都有點人格分裂。 工作幾年後買了一臺聯想電腦,近9000大洋,愛它如同自己的眼睛。發誓要支持正版,維護知識產權。為上網安全,安裝了正版諾頓;為做兼職翻譯,購了金山詞霸;為娛樂游戲,又買了魔獸爭霸。就這樣幾大百維持了所謂的道德水準。然而,菜鳥的我遭到了身邊所有電腦用戶的嘲笑,第一次覺得正版只屬于白癡的烏托邦選擇。更沮喪的是,幾乎所有的必須的應用軟件都需續費(以得到注冊碼),顯然,我不是提款機。

To Yskin

是的,我已经注意到了dupola转发的readme的文件,说明老外遵守了相关协议。我当然对此协议是不太熟悉的,我不知道是否在修改别人wp theme的时候,需要事先向原作者说明此事,(至少老外没有事先通知HOOFEI)看来得留给法律界的朋友斟酌。 Yskin你像一个不能遭受半点委屈的小男孩,就因为众星捧月,你是wp的先驱?让我以戏谑化的语气来描述一下整个事件。 中国的wp users好比在一个大学里学习,我们大多数人当然都是学生。yskin是学长,有时也以老师的身份出现。写论文的时候,班上某位同学发现国外一同学的论文不错,模仿一下,抄袭了,并且转发给其他需要的同学。国外同学不高兴了,告状过来,身为学长兼师长的yskin很重视,怒斥这种抄袭行为,并责令其道歉。该同学觉着理亏,道歉了,不过还是有人不依不饶。 我呢,算一个有点和大家思维模式不相一致的人,因为我不觉得这个事情是孤立的,于是我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后果是冒犯了yskin,他一再的告诫我抄袭和盗版是两个概念,虽然都属于知识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