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雪域求法记

迈克-胡特(Michael Hutt)在评价戈尔斯坦的学术名著《喇嘛王国的覆灭》时说,”如果你一生只愿读一本关于西藏的书,那么你就读戈尔斯坦这本吧。”厚达800多页的该书我已经阅读了两遍,不过我发现它还是不容易为大众接受,因为其过于专业化、学术化。如果读者不是对西藏怀有非常浓烈的兴趣,估计很难坚持下去。那在翻阅《雪域求法记— 一个人汉人喇嘛的口述史》之后,我想说,这可以是一本关于西藏(宗教、文化、历史等)的首选之书。 看看口述者的来历,邢肃芝-碧松法师-洛桑珍珠格西仁波切,这样复杂的身份很难被厘清。邢肃芝,来自江南水乡的富庶家庭,自小身体欠佳,算命先生断言非得送进寺庙才可存活。九岁便出家为僧,法号“碧松”,而后机缘巧合对藏传佛教产生浓厚兴趣,历经磨难进藏成为一名汉人喇嘛。仅仅如此似乎还不足以证明他有多神奇,其实早在汉地佛教界他就已经是当时佛教学会会长太虚法师的秘书,他在西藏三大寺(哲蚌寺、甘丹寺、色拉寺)考取的是藏传佛教最高学位“拉然巴格西”(至少相当于佛学博士后),有史以来只有两位汉人有此成就,也怕是后无来者。真神奇得无以复加了。

从活佛的封号说起

一直以来,我都对西藏很感兴趣。还记得郑钧那首《回到拉萨》吗,曾有多少人为他炫目的音符而感动;读大学的时候阅读的第一本书是《喇嘛王国的覆灭》,以后还陆续看过《DL喇嘛传》,《班禅喇嘛传》和《藏传佛教》等书籍,说实在,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西藏那博大且神秘的胸怀在吸引着每一个探寻而又好奇的心灵。不过和很多人要去西藏游历观光不同,我对其宗教文化和历史更感兴趣。经常和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研究生的同学”师爷”提起一件事儿:那年大学毕业他接到了西藏大学的教职录用通知书,如果他去的话,现在肯定是那里的权威了。很遗憾,由于种种原因他放弃了,此事还差点被系部书记上升到”破坏民族团结”的高度。如果他真去的话,无论如何我都要到西藏去拜访他,顺带旅旅游 🙂 其实,西藏,终究有一天我是要去的,不是旅游,是朝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