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年终札记

想想炫富真是某些人的天性—— OG、SB、AG等大型活动系列只见一茬又一茬的烧钱游戏。人们对有钱人多而不少都有些尊敬或敬畏,此间自然是做到了。至于什么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生活水准、房价物价等问题,不好说哈。真实数据总是冷冰冰的,难怪足球喷痰了—— 老子七八十位,比你们丫的都强。 钱不是万能的。不然那些富得流油的阿拉伯政教狂热国家就成为人们推崇的对象。于是你得显得很有文化,很开明才行。据说现在文化有三热:国学热、申遗热和公祭热。远去的士大夫、乡绅和商贾等历史荣耀就地复活、到处开花。曾被打倒再踩上两脚的孔夫子不仅成为“摩登圣人”也是文化输出的“亲善大使”,让人唏嘘不已。儒家思想,或者还有其他神马的思想,愈来愈成为统治思想之外的重要社会润滑剂,这似乎该叫“多元文化”现象。另外,读经教育也要从娃娃抓起了,难道还是之乎者也摇头晃脑吗?我不太清楚。不过,儒家这些玩意儿多有封建糟粕啊,念个《三字经》也得“反三俗”。

不能回头

关于回头,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俗话则言,好马不吃回头草。看来,人尚可进退自如,然,真如此自由吗? 柏拉图有一天问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苏格拉底让他走一趟麦田,在途中摘棵最好的麦穗,且只能摘一次。柏拉图自觉容易,然而最终空手而归。他说,看见一些不错的,却不知是不是最好,因为只可以摘一次,便放弃;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结果已到路之尽头。苏格拉底告诉他,那就是爱情。 一种挥之不去心戚戚的感觉,即便历经多年,仍然历久弥新。可你最多只能回眸,而无法回头。许多理想化的东西,虽如此唯美,却很容易错过。 放眼开来,“不能回头”已成为人类文化中的一条法则了,虽然也可能是潜规则,但誓要回头的代价是惨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