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震

This tag is associated with 4 posts

我在想什么?

那之后,我喜欢发愣,游离的双眼不知道在看什么,虚空的大脑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切都没变吗?重新收拾好的房间,整齐的案头,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该工作就工作? 还是变了,到处都是[地震],收音机、电视机、网络、报纸,铺天盖地,人在此中无处可逃。更为清晰的是,我体会到了鲜活的恐惧和痛苦,彻骨一般。 生死的哲学,人类的宿命,找不到准确的表达,但一切所谓的哲理都在残酷的事实面前显得虚伪和肤浅。 生,好象是从石头缝里蹦出的;死,却是有血有肉的漫长折磨。 那些瞬间就被[豆腐渣]工程摧毁的花一般的笑脸,此前他们是朗朗读书声,捉迷藏的嘻嘻声,逝去的是青春和希望。再看一下他们的脸庞,一柄尖刀生生地在剜我的心。 有太多的人正经历着我无法想象的苦难,甚至无助地走向终点,我还能做什么? 我得麻醉我自己。

那一刻,我以为我会死

Update: 请为灾区人民献出您的一份爱心! 首先感谢几位朋友的关切,抱歉不一一回复你们。我在这里写博客,证明我的脑袋还没有搬家。简要说一下: 2008 年5月12日下午大概2:30左右,我在书房看点书,突然感觉桌子在抖动,我第一反应是地震。不过早先也感受过一些余震,我还有些不以为然。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构成了可能是我一生中最恐怖的回忆。 已经不是桌子颤动的问题,是这个房子在晃动,电视机与电视柜发出摩擦的支呀声,墙壁上的一幅镶着玻璃相框的画突然跌落下来,玻璃碎片散落一地,而天花板上的吊灯几乎是以180度在摇晃。我在看窗外对面的单元楼,它们好像在左右“扇蚊子”,这是一般的地震吗???我记得地震的时候应该立即躲到桌子底下,可我那时竟愣住了,我傻乎乎地扶着门框,这一切疯狂地进行着,我想我可能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