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天如是觀◎西岸

眼睛是古老的城陴/带着雾的封闭
在天和水的间隙/我为你打开光的藩篱
Powered By WordPress

联系我

RSS

February 24, 2021

入坑《尤利西斯》

花了大概一年时间读完了《魔戒》三部曲英文版,除了部分古英语和托尔金自创语言需要借助词典或者注解以外,感觉阅读难度适中。我需要一个新的英文阅读增长点。Ulysses 纸质版已经购入很久,我慢悠悠地看完了长达100多页英文介绍,然后因为有点其他事就暂时搁置了。本来我想先看Harry Potter,但等我看完第一章以后,我发现对我来说,Harry Potter还是偏简单,于是我马上想到了《尤利西斯》,得,这下直接入坑。因为,一开始我就看不懂。不就是意识流吗,不就是希腊神话奥德修斯,再加点哈姆雷特,我以前不都接触过吗?而且我就做的是神话原型批评。

然而乔伊斯是比较罕有的作家,他就没打算让读者真正看到他的本质。作为读者,我感到自己的智商已经下线,不借助注解我连第一章也无法读下去。我不是一个人,荣格同样感到了侮辱:“这本书的那种以我为中心的特点,那种对有教养的、有知识的读者的蔑视,大大地刺激了我的神经。读者满怀善意,想要理解,想要给它以公正的对待,然而它却嘲弄他们,侮辱他们。” 荣格说自己花了3年的时间才读通《尤利西斯》,我想他应该是谦虚,但这证明了出于知识巅峰的人也会感到无力。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中文译文还是必要的,现在只有两个译本:萧乾和金隄。文人都很在乎名声,其实也都喜欢钱,他们当时正处于一个你追我赶的翻译竞赛中,这场比赛率先撞线的是萧乾,可谓名利双收。双方后来互相不满。金隄也没有落后,翻译《尤利西斯》他倾注了一生的心血,时间证明他的译本非常可靠。我个人观点,两个译本都需要,互相参考。据说刘象愚也在做,而且今年就可能出版。刘象愚是大学者,但不知道他能否有更多的突破。回过头来说,萧乾金隄的开创之功,让人太佩服。

《尤利西斯》出版于1922年,国外的研究可谓汗牛充栋,我看到好多老外说,《尤利西斯》研究已经是夕阳产业。但国内不是如此,论文不少,但专著非常少。我顺便看了一下国内相关的博士论文,随便翻了两个,我感觉有点水,因为他们的英文参考书目不过几十本。这几天我自己在网上就扒下来100部左右。这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Ulysses annotated, 以及The Most Dangerous Book_ The Battle for James Joyce’s Ulysses 第一本是看原著必须的英文注解参考书,第二部是《尤利西斯》背后的故事,第二部虽然算历史介绍,但文学性很强,逻辑论述非常清晰透彻,读起来是行云流水一般。

立下一个flag,我一定将Ulysses 啃下去,啃到自己觉得还不错的程度。

February 13, 2021

超然

因为不常来,所以写什么也不讲究了,比如标题,比如内容。这个无比精致的独立博客其实很少宕机,但打算写点什么的时候宕机不期而至。以前肯定要抓狂,现在,慢慢修吧。主机商酋长处理倒是很及时。每到新的一年,我就会面临一个灵魂拷问:(博客)要不要继续?如果继续,到底打算写点什么?显然,第一个问题更加重要,因为它是第二个问题的前提条件。长期以来,我都很anti-social, 但我居然维持了一个如此开放,如此长久的独立博客,而博客其实也是social media,只不过形式有点过时。Yes or No 的问题,我倒没有深入思考,每到开年,就好像有人通知你什么该续费了,不续费放弃的话,蛮可惜,反正域名+主机也就300来元。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我也是老资格互联网付费用户了。

希腊德尔斐神庙有个铭句:认识你自己。据说,苏格拉底是第一个把哲学从天上拉回到人间的人。认识自己,也就是研究人自身,通过审视人自身的心灵的途径看待自然。祭司传下神谕,没有人比苏格拉底更有智慧。但苏格拉底觉得自己很无知,只能通过对话才能接近真理。他的无知是一种真诚的态度,既不是欲擒故纵的圈套,也不是大智若愚的讥诮。没有真诚的无知,便没有对知识真诚的探索。这几年我的变化太大了,除了身体的变化,由一个胖子炼成了一个瘦子,更重要的是我开始认真地认识自己,认识世界,诚然,读书是一条最重要的途径。大剂量阅读产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一是坐得住,二是心灵世界开始越发丰富。但我深深感到自己的无知:读书多,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形成很好的见地,深入的思考。还有,毕竟人到中年,记忆能力还是有些衰退迹象。

无论记录什么,认识什么,都是一种人生态度,而我想尽可能地选择超然。如果回到古代,我多半是一个宋朝人,因为超然是宋代士人精神最重要的内涵。超然,来自于老子的“超然物外”,这也是后世的道家思想重要来源。苏轼在《超然台记》中写道:凡物皆有可观。苟有可观,皆有可乐,非必怪奇玮丽者也。

又是一些无聊文字,当然,以前也是。我还能做下去,大概是因为超然。

November 13, 2020

如风

有时候我试图捕捉或者记录一瞬间的感觉或者思绪,但一切如风,来得快,去得也快。3周以前,我在野外骑车锻炼,结果爆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愣是走了10多公里上了大道,最后一手共享单车一手山地车回了家。野外爆胎让人抓狂,但不可思议的是我能推车疾走10多公里,我相信这已经超越了很多人的身体极限。一个很好的话题,我以为自己会记录一番,但过了就过了。

双十一的时候,加了不少东西到购物车,结果那天晚上我稍微眯了一下,11.11变成了11.12,价格又反弹了,然后我心安理得地去睡觉了。其实我并没有非常在意的东西要买。购物对我来说,总归就是一阵风。

October 15, 2020

这世界好不了了

2020最后1天,我在郊外骑车锻炼,的确冷,然而我还是扛得起,曾经在寒风中24小时挑战200公里骑行,那种属性已经融入我的血液。因此,我现在冬天穿得很少,最多一件薄毛衣,今年还更为凶猛—— 单裤过冬,连春秋裤都没穿。最后那一天,我在野外顶着寒风,唯一想到的是,我可以继续享受这种短暂的个人时光,但原来的世界真的回不去了。我说的当然不是人的年纪增长,而是新冠彻底改变了世界。

最该抱怨的可能是川普。假设没有新冠,他连任总统几率很高。新冠加速了美国政治的弊端,面对一个超常规的病毒,现代民主治理方式是有缺陷的。天朝方式当然比较有效,集中力量,最大限度地调动资源,并且限制人们的自由。人们似乎也能接受这样的方式。但这种方式最大的问题是,武汉是随机的,下一个就可能随机到你头上,而你要让渡个人巨大的利益甚至是牺牲。按照福山的观点,国家建构并不是越强大越好,而是与法治和问责达成平衡时,一个国家的政治发展才构成“现代政治奇迹”。除了当事人,似乎没人质疑高效基建背后的代价—— 很多个体极大让渡了个人权利,而且这种牺牲是否出于自愿,是否绝对必须,代价如何得到后续补偿,等等。如果缺乏法治和问责,这些问题都是想当然的,其他众人的心态是,反正和我无关—— 那些单方面吹捧高效而忽视代价的人,必然是认为这牺牲没落到自己头上,而且永远也不可能落到自己头上。

一个威权国家抓住了不错的历史机遇,使得经济迅速增长,这多少会刺激西方世界的嫉妒和兴趣。但这种模式却不容易解释清楚,举个例子,为了防疫,把一个居民小区的单元门都焊死,大家都出不来,你觉得这样的模式能在哪个国家推行?哦,是有一个国家,DPRK. 事实上,不但极权主义从地球上消失,连威权政客也往往要打扮成民主人士。民主机制一定程度的失败,与其说是在概念上,倒不如说是在执行中,大家都向往这样的体制:其政府高效又负责,民众需求得到及时响应和满足。当下,即使美国也不能轻易做到。

川普的倒台似乎能说明很多问题。我注意到即使拜登马上要宣誓就职,很多人还是在支持川普,美国呈现的是一种特别撕裂的状态。美国的撕裂势必然会导致世界的无序。佩洛西挖空心思地弹劾川普,其实是要从法理上让川普再也没有机会入驻白宫。我不是川粉,如果非要我说,他的大嘴巴是很有意思,就像相声、脱口秀一样。科技巨头们对他的禁言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河,它们很可能被反噬。

本来想说自己,没想到扯了老半天国际局势。不写了,我也没啥可说的,如果有可能,后半辈子还是修仙更适合自己。新冠疫苗效力尚不能完全确定,而病毒变异又不期而至。哈佛大学有预测是十年都可能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这世界是好不了了。

October 14, 2020

新电脑下手了

自打我开始研究电脑硬件以来,其实换电脑是水到渠成。现有电脑已经没有升级前途,换CPU和主板等于是换新电脑。这两三个月以来我一直在研究AMD 的CPU,因为我不打大型游戏,所以选择会相对更容易,主要就是自带核显的2200G, 3200G还有3400G. 3200G大概是性价比最高的,不打2000就可以拿下。然而最终的结果有点出人意料,我鬼使神差地去看技嘉旗舰店的直播,然后抢到了优惠券,他们的DIY 电脑让人非常满意,全新产品而且附送所有硬件的包装盒(承诺全新,并验证真伪)。得,我就不费那劲了,直接上技嘉全家桶。立刻下单他们还送AOC 的机械键盘,价格就2000左右,不要太划算,自己配做不到这样的价格。

基本配置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