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8

山的超验

山高耸顶盖 太过低矮 断了路,别回头 避免被光淹死 晨的希望 是迟到的下午 忘却慰藉种种 同鬼魅称兄道弟 封印时间的沙漏 细数风的脉搏 悲切的喧响 连虚无也那么生动 树叶的选择 跌落尘埃 做天堂的地基 如果此刻同行 给她一枚星星的硬币 我的眼睛就是月亮 下一场比赛 失败毫不卑微 断念触动不周山 上山是一种信仰 切开沉睡 火烧在肩膀之上 太初美的逻各斯 智者和傻瓜 秉持同一种哲学 咏叹神圣自由的缺席 下山的路有待观察 来颗子弹打乌鸦 披上它的翅膀 天空停落处就是回家

虚构的孤独

总有些季节 来不及掩饰影孑遗落 化为的伞骨被眷顾的幻象 浮光掠夺走 等待,到星星变焦糖 近身不语的露珠只呼出一口气 尝试讨价还价把时间撵走 华丽文本穿行在词不达意 逃避可能是无知觉的领悟 雨季有那么多傻瓜在呻吟 歌谣吹得耳朵阵痛 树梢垂挂的满是记忆的玻璃 关于选择的判断 是一场输得起放不下的游戏 透镜托片的折光提议远望稍息 从来高耸的城堡会被沉默瓦解 干嘛不迈步架云 拔掉钥匙在密室中独创公式解密 虚构一个自己 获得一个知己 那刚烈的现身剥脱了冷僻 也拥抱了善的栖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