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9

非一般的主旋律

编剧兰晓龙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的团长我的团》是一部主旋律电视剧。这位两杠两星的我军中校似乎忘记了主旋律之定义。从抗日战争这个层面上讲,那应该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或微观之身体多处血窟窿,还不忘摸索出一小匝钱,叮嘱自己的战友,“这是我下个月的党费。” 别看《士兵突击》中的许三多成天傻乎乎的,可他最终还是从一个绝对草根做到了士兵的极致— 即便在特种兵中他仍然是佼佼者。将个人奋斗,信念无限放大,于是成就了许三多。剧中虽然没有什么说教,但我党我军一贯正确的培养和引导,战友无私的帮助,也不能不说是许三多成功的因素。从一开始播出时代悄无声息到最后成为年度风云人物,难道还不是主旋律?

大腿诗歌的色语谱系

在推上很偶然地看到有人推荐这位“大腿先锋女诗人qq1287598176”,我一股脑地阅读了她近一半的诗歌,然后突然想到了这篇日志的标题——大腿诗歌的色语谱系。以下阐述可能谬以千里,但至少这个题目挺牛B的,嘿嘿。 现代社会的发展,必然伴随着市场化和消费主义大行其道,而倡导解放的“色语”终究会引起极大的关注。上世纪80年代左右,国家主义对“欲望”(情欲、物欲等)进行了严酷地压制,以期建立一种所谓的纯洁精神制度,但是从港台刮过来的“色语”轻而易举地让一个巨人轰然倒地,人们开始通过各种渠道阅读琼瑶小说、三毛散文以及欣赏邓丽君“甜蜜而俗气”的小资产阶级情歌。这三位女人的作品或表演让人们获得了某种灵魂和(更重要的是)肉体上的慰藉。女性主义以其温柔一刀的方式融入了社会发展进程,不可小觑。而现在,大腿也举起了一把锋利的匕首……